alexa
置頂

改寫經濟犯罪偵辦紀錄 台中地檢署 內線交易的剋星

文 / 范榮靖    
2007-07-01
瀏覽數 22,550+
改寫經濟犯罪偵辦紀錄 台中地檢署 內線交易的剋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短短時間,台中地檢署動作頻頻,知名度大增。

去年10月30日早上,台中地檢署檢調人員突然現身前金管會委員林忠正位於汐止住處,進行搜索;同時,另批人馬也已趕到台北板橋金管會,突擊林忠正及一名檢查局官員辦公室。

過沒多久,林忠正便因涉嫌接受金融業者賄賂關說等罪,被檢調人員帶回偵訊;接著,該案移轉台北地檢署續辦,林忠正被裁定收押禁見。

今年5月,金管會舉辦兩場「企業內線交易防範暨法律遵循座談會」,兩位主講人之一王捷拓也正是台中地檢署檢察官,辦案經驗豐富。

時間再往前推,過去兩年來,王捷拓和他所屬的台中地檢署已經偵結的內線交易和不當操作股價案件就有20件,其中起訴超過10件,判刑一件;目前也仍有多起相關案件正在調查之中。

台中地檢署已今非昔比。過去,提起相關案件,第一個想到的都是台北地檢署;但近兩年來,台中地檢署打破現況,屢有斬獲。

關鍵〉前檢察長設專案小組

改變並非一夕之間,「前台中地檢署檢察長,現為法務部檢察司長江惠民扮演關鍵角色,」多位台中地檢署同仁不約而同指出原因所在。

在司法界,江惠民對自己要求高標準。多年前,他擔任高雄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承辦前高雄巿議會議長朱安雄涉及安鋒鋼鐵一案,遭受巨大壓力,仍決定起訴朱安雄。

對待同仁,治軍嚴明則是他個人領導風格。他做事沉穩、很有原則,對檢察官要求嚴格,若表現不好,考績被打成丙等,時有所聞。

2005年4月,他升任台中地檢署檢察長;5月1日開始,嚴格執行「立案審查制度」,成立專組單位,統一審查標準,提升辦案品質,避免檢察官個人見解差異而有不同結果。

之後,江惠民又因重視經濟犯罪,集結具有財經專業背景的檢察事務官,成立券證分析小組,協助檢察官偵辦重大經濟、貪瀆等弊案,使得辦案更有效率。

這點,身材魁梧壯碩,一向給人精力旺盛、思緒敏捷印象的王捷拓感受很深。

運作〉監聽跟蹤行蒐樣樣來

2005年農曆年前,王捷拓承辦一樁詐欺案件,原以為案情單純,沒想到進一步追查發現,原告身分大有來頭。

原來,這位原告是一名金主,和作手約定炒作特定股票,後來卻因作手無法拉抬股價至約定價格,原告竟以「詐欺」罪名提出控告。

出人意料的是,金主和作手兩人的協議,竟有書面約定,從如何見面、金錢如何往來、到股票要拉抬到多少價格等,全都記載在內。

「這顯示他們從來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但事實上這就是鐵證如山的內線交易,」一位熟悉內線交易的學者說。

承辦此案的王捷拓也感到事情並不單純,背後應有一個炒手集團。

但礙於人力、專業,他並沒把握可以完成任務。「如果追查下去,沒有斬獲,將會浪費許多資源,」他回想當時情境。

王捷拓,現年42歲,畢業於輔大法律系。以往,他在南投地檢署時,辦過多起重大刑案,例如前南投縣長彭百顯涉嫌透過基金會侵占921震災捐款一案,便是由他負責。但在這次詐欺案件之前,從未辦過內線交易案件。

所幸,除了調查局之外,券證分析小組的成立,更提供了他強大後援。

他繼續抽絲剝繭向下追查,如同滾雪球般,一家一家涉嫌內線交易、炒作股價的公司逐一現形,陸續偵破太萊、天馳、科橋、夆典等案。

過程中,前年8、9月間,他發現涉案者正與林忠正密切連繫,藉由券證分析小組協助,從電話監聽、閱卷分析、到跟監行蒐,全都一手包辦,進而查出林忠正透過祕書的安排,與金控、證券公司經營階層不當接觸,接受業者招待。

組成〉事務官背景具各專業

台中地檢署券證分析小組的組成分子來自檢察事務官,因應時代變遷,已經不全然是學法律出身,來自其他專業背景的也愈來愈多。

台中地檢署主任檢察官林豐文就指出,在中檢檢察事務官裡,具有土木專業3人、資訊專業2人、財經專業7人、司法專業則有39人。

由於檢查事務官月薪8萬多、具備公務人員資格,修完相關法律學分,將來可考司法官特考,成為檢察官或法官,因此近幾年來已經吸引各種專業人才加入。

這些財經專業檢察事務官的背景不差。以張佳燉為例,他畢業於政治大學國貿系,曾在台灣松下工作,於2002年進入台中地檢署服務。

再以尤開民為例,他畢業於成功大學企管研究所,曾在國稅局、公營銀行工作過,也同樣於2002年進入台中地檢署服務。「和以往相較,檢察事務官的工作更有意義,」兩人異口同聲地說。

目前,他們兩人為了加強自己法律專業,也分別於雲林科技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東海大學法律研究所攻讀碩士學位,期使自己更上層樓。

辦案〉追查資金流向最麻煩

在辦案上,這些具有財經專業的檢察事務官,「在與企業接觸時,可以很快抓到重點,」從警官轉任,現為台中地檢署檢察事務官組長張堯星觀察。

皮膚黝黑、注重細節的台中地檢署檢察事務官李俊毅是最明顯的例子。他擁有會計師執照,曾在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服務,後來又轉到台中一家小型銀行擔任財務長工作。

也因此,當他辦案時,總能迅速掌握關鍵。三年多前,他追查一筆資金流向,銀行告訴他電子檔案已經消除,但他憑以往經驗瞭解,書面資料仍會留存,不會那麼快銷毀。他便帶著憲兵前往銀行擺放資料的倉庫,一筆一筆去找,終於找到這筆資金交易往來紀錄。

又有一次,他向銀行調閱資金往來紀錄,銀行告訴他,這是一筆現金交易,無法追查來源,但他不死心,前往銀行,將當天匯款單據全都調查,終於找到那筆交易單據載明款項來自同一個人,在同家銀行的另個帳戶,因而得以繼續往前追溯資金來源。

李俊毅有感而發地說,經濟犯罪最麻煩的就是追查資金流向,這也是為何一樁案件,總要花費許多時間的緣故,但只要追查出來,案件距離水落石出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擴展〉種子部隊開枝散葉

政府監理全面資訊化也使得監理更有效率。證基會董事長丁克華解釋,從1994年起,證交所便將內部人持股明細及相關資料輸入電腦,每季檢視一次,查看是否異常交易。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王捷拓語重心長地說,在資訊化的現代,任何交易都會留下紀錄,企業千萬別以為犯罪能夠做到天衣無縫。

於是,台中地檢署就在長官支持、檢察官認真辦案、以及檢察事務官、調查局協助下,加上政府監理全面資訊化等多重因素下,改寫經濟犯罪偵辦紀錄。

然而,偵辦過程中,台中地檢署也常被批評手法太過粗糙、過於搶功、態度強勢等。

為此,台中地檢署正不斷修正。例如台中地檢署林豐文轄下檢察官準備發動搜索時,他總會召開行前會集思廣益,確認相關證據都已充足,也不時耳提面命偵辦行程不能外洩。「在無罪推定原則下,檢方動作必須更加小心謹慎才行,」林豐文說。

現在,台中地檢署為了讓力量更加發揚光大,券證分析小組功能已經擴大為兩個專案小組,更以王捷拓做為種子部隊,訓練七位檢察官如何偵辦經濟犯罪案件,使得台中地檢署出外搜索企業,這些檢察官總能互相照應,發揮團隊精神。「未來,再由我這裡分出去,讓他們能夠獨立辦案,」王捷拓期許。

此刻,台中地檢署正以實際行動,改寫台灣經濟犯罪歷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