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日本皇室御用瓷器 大倉陶園 88年前就是經典

文 / 藍麗娟    
2007-07-01
瀏覽數 48,200+
日本皇室御用瓷器 大倉陶園 88年前就是經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你可能聽說過,奇美實業創辦人許文龍、廣達集團創辦人林百里愛用的日本瓷器品牌是Noritake。但是,你知道日本皇室招待各國政要的迎賓館、皇室御用的餐具瓷器、或黛安娜王妃生前最喜歡的高級瓷器是什麼?

答案是:大倉陶園(Okura Art China)。

1919年,在東京蒲田,大倉孫兵衛與大倉和親,父子兩人共同創辦了大倉陶園。大倉父子創辦大倉陶園,其實是一段極富日本民族精神的故事。

矢志創造/日本的怡情養性藝術陶瓷

早在1876年,森村市左衛門就是日本在美國紐約第五大道設店銷售日本瓷器、娃娃等商品的第一人。堪稱是日本第一批國際化的品牌。

但是,美國人使用日本食器畢竟不就手。該如何呈現日本瓷器的美,並吸引西方人使用日本瓷器?

於是,森村市左衛門與大倉孫兵衛一起在名古屋創辦了Noritake,並派人到西方學習洋食具的製造技術,此後,便開始大量生產洋食具,生意興隆,賺了很多錢。

儘管如此,大倉孫兵衛卻不以為滿足。

因為,日本現代化之父福澤諭吉(1834~1901)生前時常強調日本應提升美的涵養、從事美的創作,才能讓日本人生活更豐富。大倉孫兵衛深深認同。

此外,由於大倉孫兵衛曾周遊列國,見識過高級的歐洲骨瓷,「我希望日本也能做出比英國、法國更高級的瓷器,」他76歲時,醞釀成立大倉陶園,還手書「美術陶藝工場」訓詞,大意是說:「這不是為了銷售的利益,而是為了藝術、性情的陶冶,是美的創造。」

隔年,大倉孫兵衛自掏腰包,創立大倉陶園,由兒子大倉和親擔任社長,並任命日本第一位工業設計師日野厚擔任支配人(相當於社長)。

為了讓美的涵養進入工藝精神中,大倉陶園第一個工廠足足有1萬3000坪大,重視園藝與造景。

為圓夢,赴歐不惜裝病學技術

然而,直到大倉孫兵衛過世20年後,大倉陶園的高級品質,才終於獲得日本皇室肯定。

1943年,日本昭和天皇第一皇女東久彌成子成婚的食具,就是來自大倉陶園。1959年,當時皇太子明仁婚宴的食器,也是向大倉陶園訂製。1974年開始,皇室先後指定大倉陶園成為東京與京都兩個迎賓館的食具廠商。

現在,不僅日本皇室御用,許多世界頂級飯店的餐具也都是大倉陶園特別設計、燒製、限量生產的。而且,大倉陶園早已經名列世界頂級藝術陶瓷之列,完成大倉孫兵衛當年的遺願。

大倉陶園堅持追求藝術性,創立的第1年到第40年之間,不僅不賺錢,大倉和親還自掏腰包補貼。

到底大倉是怎麼成功的?

從東京來到車程一個小時外的橫濱,由於二次世界大戰時的空襲摧毀了原設於東京的廠址,於是,1959年之後,大倉便搬遷到橫濱現址。

大倉陶園的工場地處僻靜,現任常務取締役(社長)今井和夫身穿與工藝師父相同、陶胚色的工作服,站在整排平房前,首度接見來自台灣的媒體《遠見》採訪團。

今井和夫拿出一大疊史料,與88年來的瓷器圖錄,一一解說大倉的演進與大倉父子當年的事跡。

當時,大倉父子雖然忙於事業,為了追求西洋高級骨瓷的製作技術,煞費苦心。後來,兩人甚至連袂到歐洲參觀工廠卻不得窺其技術堂奧。結果,在奧地利時,父親竟然裝病裝窮,乞求工廠人員,「讓我兒子到你們工廠工作吧!我們太窮了,沒錢看醫生!」沒想到這個伎倆居然成功,父子因此學習了不少歐洲洋食器製作的技術與素材。

獨門工藝,燒出黛安娜王妃喜歡的大倉白

大倉父子回國之後,與支配人日野厚潛心研發,調製開發出一種基底材質,並且在全世界最高溫1460度的爐火中燒製,形成了顏色極白、質地極堅硬、觸感卻柔滑無比的瓷器,自此得到「大倉白」(Okura White)的美稱。

拿任何一個大倉瓷器與其他瓷器比對,可以發現,大倉的白色,就是比其他瓷器更加潔白與圓潤。「白、堅硬、柔和」正是黛安娜王妃喜愛大倉瓷器的緣故。而今日,使用「大倉白」也已經被視為最高的等級。

除了「大倉白」之外,另一個大倉的經典,就是大倉藍玫瑰。

今井和夫指出,在胚上繪製藍色玫瑰,並在100度的高溫下燒製,一般而言,只要燒第二次就會失敗;但是,大倉開發出一套獨特的燒法,不僅可以多次燒製,而且燒出來的色澤美麗飽滿,「是別人怎麼樣都模仿不來的,全世界獨一無二的藍色,」今井和夫自豪地說。

金子的處理也是世界少有的。比如灑金粉時,「別的瓷器品牌灑的只是K金,但是,大倉灑的卻是純金,成品呈現出來的金色,就是跟人家不同,」今井和夫強調。

至今,大倉仍完整保存當初日野厚不斷開發的新技法,或揉和日本傳統陶瓷的技法,比如:吳須、琉璃、漆蒔、金色陰影的浮雕、金蝕、上繪付與岡染等。每一種技法都是藝術精髓,也已經成為日本的國寶級工藝。

走進大倉的彩繪室工廠,坐在桌前的十幾名畫師,在桌燈下低頭專注地在白胚上,一筆一畫地上色。室內極為安靜,彷彿連一根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聽得見。來到製瓷廠與烘爐工廠,成排的品管人員素手抹淨白胚,挑出不良品,再將過關者送到浮雕、金蝕等工藝師父手上。「請務必輕聲細語,如果師父的手不小心移動了,破壞了整座瓷器上的手工浮雕,那就必須整具作廢,重頭再來,」在前面帶隊的今井和夫不時提醒訪客。

經過烘爐,1460度的高溫,令人望而生畏,一列剛出爐的瓷器靜立著,等待降溫後,進入下一道程序,邁向成為日本最高級瓷器的生命歷程。

日體西用,不變的和風、多元的洋食具

做洋食器,日本的大倉陶園儘管技法超英趕法,但是,外觀跟歐洲頂級品牌有何不同?「我們不學西方怎麼做,我們只做自己,」今井和夫指出大倉從創辦之初就設定的基本設計理念,堅定不移。

所謂的自己,就是「和風」。「雖然是西方的餐具,卻是日本的精神,」今井和夫強調。

展示室裡陳列著迎賓館使用的瓷器、與近年開發,針對1到12月而特別設計的瓷盤等。今井和夫手指著一些瓷盤的彩繪,仔細一看,圖樣有蒲公英、櫻花、松樹與梅花,都是日本人日常生活再熟悉不過的植物;這些在大倉的設計師眼裡,都是表現和風的元素。在顏色上也是如此,比如設計師擷取日本常見的楓葉顏色,成為瓷器上的色澤,「顏色也許一下子看不出是和風,但是,用色卻是非常日本的,」今井和夫解釋。

88個年頭過去了,時代改變,部分設計都會因應時代潮流的美感而有所創新。比如20世紀初期,便推出適應裝飾藝術的潮流;現在則是每年在日本食具博覽會中進行1萬人以上的問卷調查,以分析消費者對大倉設計的看法,做為新商品開發的方針。

不論設計或技法,大倉陶園一方面維持經典,一方面不斷創新。但堅持和風的基本原則是絕對不會改變。

堅守極致工藝,六成營業額來自訂製

大倉陶園所堅持的,還有其手工打造、限量生產的態度。

當英國、法國等百年頂級瓷器大廠紛紛強打品牌,走上量產路線,大倉陶園卻不為所動。

「公司不是大就好,我們要做的,就是比好還要更好,」今井和夫分析,大倉陶園的原料價格較貴,控制技法的成本也高於其他廠商,真要量產,一定會損害品質。另一個重要關鍵是,他觀察,現代人的生活型態巨變,許多人根本不在家用餐,瓷器的用量減少,所以,「在這個業界,一直擴大規模的廠商,其實一直在虧損。」

因此,大倉陶園寧願維持金字塔頂級定位,也不走大量生產的路。

大倉陶園的年營業額10億日圓,六成是客戶找上門,量身訂製。大倉的設計師會親自聽取客戶的需求、與客戶溝通,畫出獨一無二的設計圖,而且絕不外洩圖樣,最後燒製完成。萬一客戶將來有損壞,甚至會為客戶重新開窯燒製。至於非訂製的商品,有四成在四家直營店面售出,六成透過遍布全世界的關係企業Noritake通路售出。

限量的彩繪手工與頂級的定位,價格也不同凡響,以最長銷的「日本系列」來說,六人份的餐具定價350萬日圓。由於彩繪全憑手工,每月只能生產兩套,所以,不少顧客下了訂單,甘願等一年以上才能拿到商品。

大倉陶園屬於森村集團(Morimura)。集團內其他公司,如Noritake是全球最大的瓷器廠、東陶(TOTO)是全世界最大的衛浴設備廠,營業額都動輒上千億日圓。大倉陶園以10億日圓的營業額,「一起開集團會議,會不會覺得矮人一截,很不好意思?」今井連忙搖頭說:「不會、不會、一點都不會,大家不會用規模來評價我們。」

甚至,「大倉陶園就是集團的精神象徵,是事業的原點,也是精神上的原點,」今井和夫驕傲地說,因為大倉的品質、品味與品牌力是最出眾的。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