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金改風暴3〉大難不死 台企銀證明官股銀行有春天

文 / 陳中興    
2006-12-01
瀏覽數 43,300+
金改風暴3〉大難不死 台企銀證明官股銀行有春天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深秋的台北市塔城街,暖中帶涼的微風吹來,捲起幾片落葉,走在台灣區中小企業銀行總部大樓前的紅磚道上,顯得格外優閒,但就在一年多前,這裡卻曾是一觸即發的火藥庫。

2005年9月,數百名台企銀員工占據總部大門口,舉白布條、呼口號,甚至因為阻止銀行員入內上班,與警方爆發數波肢體衝突。員工惟恐台企銀因「二次金改」變賣給財團而導致失業,怨憤、躁動的情緒,在9月的大太陽照耀下被催化到一個臨界點。

這是金融史上第一樁銀行罷工事件,央行、金管會等主管機關,都擔心台企銀一旦全面罷工,會擾亂整個支付系統,造成跳票等糾紛,一發將不可收拾。

在抗爭當時,消費者怨聲載道、主管機關口出威脅,台企銀工會背負極大壓力,即使內部員工對於是否要「開風氣之先」搞罷工,都有不同看法。

但因為這次抗爭,「再也沒有人敢賤賣台企銀了,」領導這次罷工的台企銀工會理事長林萬福說。

官股撤守,中小企業少個奶媽

本土財團購併台企銀似已漸行漸遠,取而代之的是仲介台企銀與外商銀行策略聯盟的財務顧問,他們能提供台企銀最需要的財富管理經營技術,以及豐富的金融商品,可以彌補台企銀在財富管理業務上的空缺。

這意味著台企銀可能依循日盛金控、玉山金控的路線,引進外資,如此一來,台企銀的格局就更加不同了。

去年台企銀石破天驚的一役,搶救下台企銀的經營權,但也有投資界痛批,「台灣的銀行價值不高,就是有一群不懂職業倫理的驕縱工會。」「為何台企銀淨值明明有10.38元,但股價偏偏不到10塊錢,都是台企銀拒絕與民間金控合併所造成。」

畢竟投資家的眼光總是鎖定在投資利益,台企銀保持官股主導的社會價值,似乎並未關照。

對於投資家們的批評,台企銀董事長蘇金豐說,「台企銀創立91年以來,一直堅守對中小企業融資的政策使命,台企銀是銀行體系中,對中小企業的『放款旗艦』,一旦台企銀官股撤守,台灣中小企業將少了一個最大的奶媽。」

逾放比高,獲利用來打呆帳

幾十年來台企銀造就包括三陽工業、千興鋼鐵、永信藥品、南仁湖集團等知名企業,甚至包括宏碁、鴻海、廣達電腦等世界級的企業,都是從創業階段,就獲得台企銀的資金挹注,才得以壯大。

「如果不是銀行法限制過嚴,台企銀即可大舉投資這些當年的新創事業,成了大富翁,如今,大家反而忘了台企銀的貢獻,」蘇金豐說。

但是,做中小企業的奶媽可必須付出代價,截至目前為止,台企銀仍有80%獲利來自放款利差,堅守企金放款的領域,讓台企銀在亞洲金融風暴期飽嚐呆帳之苦。

過去六年,台企銀過著臥薪嚐膽的日子,自2001年起,台企銀每個月用賺來的錢,提列轉銷呆帳,等於將原本應該是股東的獲利,轉回銀行帳上,彌補因放款倒帳造成的損失,以保護大眾的存款安全。

經過六年整頓,台企銀共打銷呆帳617.49億,出售不良債權469.4億,這些壞帳經打折出售以後,所產生的損失,到明年底止,將全部彌補完畢。

台企銀目前逾放降至2.58%,備抵呆帳覆蓋率37.18%,資本適足率10.07%,基本上符合金管會的起碼要求,在今年12月完成增資100億後,資產品質可望進一步改善。

「接著,台企銀每年約80億的獲利,將可陸續反映在帳上,股價也不會只是現在這樣了,」蘇金豐說。

「在亞洲金融風暴那段最苦的日子,台企銀逾放比曾一度高達15%,但大家仍然咬著牙,通力合作,苦中有樂,感覺日起有功,」蘇金豐表示。

購併風波,股價跌員工認購

但當去年傳出台企銀要賣給財團,員工開始浮躁,工會理事長林萬福說,「如果告訴你明天就要丟工作,今天你還會打拚嗎?」

「幾次台企銀股價跌到5塊多,都是因為二次金改的消息面,造成市場波動,」一位台企銀高層主管抱怨。

最近兆豐金傳出要出脫手上高達14%台企銀持股,讓重整後的台企銀股價又從11塊跌到9塊半,前一次台企銀跌到5塊多,也是市場傳出兆豐金要賣台企銀持股。

但兆豐金當初會大買台企銀,也只不過是「配合」金改政策,合併台企銀,銀行就會少一家,但兆豐金其實無意要併台企銀,依法必須全數出脫。

所謂「寧靜致遠」,經過一年的休養生息,兆豐金出脫台企銀持股,大概是「二次金改」所造成的最後一次利空。

台企銀增資100億元,在12月可望順利到位,其中15億是由員工全數認購,平均每名員工要出30萬來買公司股票。

「這次增資,員工認股部分全部都認完了,大家向心力又回來了,」工會理事長林萬福說。

歷經「二次金改」這次劫數,大難不死的台企銀,難得展現大團結,向社會證明,官股銀行也有春天。

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