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林洋港競選總統?

文 / 凌 方    
1988-12-15
瀏覽數 11,100+
林洋港競選總統?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司法院長林洋港十一月二十六日在遠見雜誌主辦的演講會上,講「我對司法革新的看法」。當前的台灣,社會失控,公權力幾淪喪殆盡。司法大廈門前經常響起在野政治人物挑戰的吼聲,此時此地由林洋港來談「司法革新」,是一個極吸引人的題目。更戲劇性的是,林洋港在答覆聽眾詢問時,第一次公開對競選總統一事表示意見:如果長官、選民決定,他也不推卸責任。

「不推卸責任」 

這段談話,不僅是吸引人,簡直是大轟動,難怪第二天各報都以極顯著的地位報導了這則「新聞」。

政府遷台以來,消除省籍隔閡是最大努力目標之一。但是在用人時,為了求得省籍的平衡,卻又處處顯露了地域分配的痕跡。很多職位,如內政部長、行政院長等等,一旦由省籍人士擔任,即成了「慣例」,以後也非由省籍人士出任不可。

現在總統是台灣人,所以李登輝總統在補足蔣經國總統的任期於後年屆滿後,下一任總統似乎已注定了是台灣人。在台籍人士中,經歷、才能以及在社會上的聲望,能和李登輝競爭的,寥寥可數,而林洋港毫無疑問的是極少數中的一個。

那麼在什麼情況下他才「不推卸責任」呢?根據報紙記載,林洋港是這樣說的:「黨員參加總統選舉,先要經過中央委員會提名,獲得國民大會一定的票數支持才行,不是我自己能夠作主的。我是國民黨黨員,不會違背黨的決定。我一向對自已的職務絕不強求,不過如果是長官、選民決定,我也不推卸責任。」

分析全文,有兩項要素可使林氏「不推卸責任」:

其一、長官提拔--林洋港在政府是司法院長,長官是總統李登輝;在黨是中常委,長官是主席李登輝。所謂提拔,是向中央委員會推薦他作黨的總統候選人。李登輝若這樣做,必須基於一個前提:他自己不願再競選總統。目前從種種跡象來看,李登輝似乎沒有放棄競選的意思,那麼「提拔」林洋港就不可能了。

可是黨的中央委員會在提名總統候選人時,是不是黨員可自由競選呢?如果是,則林洋港就可參加競選,而無需長官「提拔」。一旦得到提名,必須服從黨的決議從事競選,以完成黨交付的任務,不僅「不便推卸」,而且是「不能推卸」。

其二、選民付託--此處的選民,自是指代表選民的國大代表而言。如果有一定數目的國代連署支持,任何合格的公民都可競選總統。在林洋港來說,國民黨若提名他,國代連署自屬必要,如果未獲黨提名,林洋港脫黨或違紀競選的可能性不大。他說:「我是國民黨黨員,不會違背黨的決定。」這話大體可信。

勢必有番競爭 

根據以上分析,黨是否提名,對林洋港能否競選關係重要。衡情察勢,李登輝非競選不可,如果林洋港也對總統職位有興趣,那麼兩個人在黨內提名上就要有一番競爭。

黨提名總統候選人,由中央委員會投票決定。十三全大會選出的中央委員,有一百八十人。全會選中委時,半數由主席提名,所以中央委員中有很多人是李登輝提名當選的,飲水思源,自應在適當時機投桃報李。

再說,李登輝在主席而兼總統的職位上,綜攬全國政治資源,分配運用,自有其方便。但是當政者在其位謀其政,未有可使人人滿意者,所以有友人處亦有敵人。而位高權重,往往亦啟他人覬覦之心。

再看林洋港,從政數十年,從縣政府科員做到院長,政治資本雄厚,人緣亦佳,十三全會中委選舉得票之高,證明他有實力和李登輝一搏。

一顆籌碼 

將來提名若李、林相持不下,另一變數就關係重要,那就是中央黨部秘書長李煥這顆籌碼。李煥半生搞組織,門生故舊滿天下,在一八0名中央委員中,他有相當大的左右力量。他傾向那一邊,另一邊就會感受重大的壓力。十三全大會後,據說李煥做事頗不順手,他的心情也許會影響他未來的政治態度。

黨政領導階層人士相處不盡和睦,雖有關當事人「照例否認」,但外界瞭解的卻確鑿有據。未來總統選舉這一仗,將是政壇恩怨總清結,各方必「全力以赴」,是可以斷言的。

政治雖然不能沒有理想,但現實的一面也不容迴避。在任何一個國家,從政的人,若說完全不涉及派系對立和權力徵逐,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其間還是有些原則:不能不擇手段,不可妨害國家的利益。 

根據平常一般人的談論,他出來競選,贊成和反對的人都有。

反對的人,主要著眼點在政局的安定。認為國家解嚴了,強人走了,社會開四十年未有之變局,此時特別需要祥和與團結。李登輝主政,可在安定中求進步,愈多的挑戰,將製造愈多的不安。

贊成的人,主要的觀點是從民主政治出發。認為中國數千年歷史中,今天的台灣才算萌生了民主政治。只要總統能依循民主程序,在真正的民意下產生,那麼中華民國的民主政治架構就算大體完成。要達到這個目標申執政黨首先要開創黨內民主,容許黨員能自由競選,自由投票,推出黨的候選人。在邁向民主國家的歷史目標之下,什麼人當選,就顯得並不重要了。

茲事體大 

林洋港是有政治智慧和政治經驗的人,他的「競選演說」,其影響和發展,必將受到國人的注意。此事關係國家政局匪淺,我們期盼大家以嚴肅的心情觀察、判斷和必要時之評論,不可以政壇熱鬧視之。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