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馬英九:希望120年後還有人記得我

文 / 楊瑪利、林美姿    
2006-07-24
瀏覽數 10,850+
馬英九:希望120年後還有人記得我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馬不停蹄,是馬英九擔任台北市長以來的寫照。

每天工作長達19個小時。6點起床晨跑,7點前出發到市府,常常連早餐都在車上解決。做完市長的工作,晚上繼續到國民黨黨部辦公,回家通常都是10點半以後了。在家裡,依然要批公文,常常熬到凌晨1點,才能上床睡個5小時。

一年365天,全年無休的日子,已經邁入第8年。因為常睡眠不足,馬英九已練就一上車馬上就可入睡的功夫。

每天他總是被媒體團團圍住,粉絲也爭相目睹他的風采。他的高人氣,來自於他是2008年熱門的總統候選人、國民黨黨主席、藍營的超級政治明星,所以在市長辦公室門外,他總是談論國家大事。相形之下,台北市長的職位似乎只是個配角。

在市長辦公室裡,他努力批閱繁瑣的市政公文,公園改建、騎樓整平、毒品犯防治等等,但這些往往在鎂光燈之外。他覺得有些委屈,在採訪過程中,他手勢豐富,口氣急切地說明許多市政,談廁所管理20分鐘,再花10分鐘談流浪狗,流浪貓,還欲罷不能地說,如果有時間,都市更新可以再講兩個鐘頭。他其實很在乎市長這個工作,而且做事巨細靡遺,「可是媒體對這些都不會感動,」他淡淡地說。

七年半以來,有些是顯而可見的政績,例如無線網路城市、悠遊卡、捷運、垃圾費隨袋徵收,垃圾分類減量,到內湖和南港科技園區的發展等;有些市民不見得感受得到,像是污水下水道的接管率翻一倍、平均市民的壽命延長、城市外交、國際性的論壇和體育賽事比以前增加等等。

馬英九認為自己的政績不一定「華麗」,但絕對「實在」。

兩任的市長任期內,馬英九也歷經考驗,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風暴中的和平醫院封院、邱小妹人球事件、納莉風災、捷運意外掀頭皮等事件,讓許多人可從中觀察他未來更上層樓的能力。

從《遠見》的調查顯示,有五成六的台北市民認為馬英九足堪大任,未來可以成為一位好總統。但完美主義的馬英九還是覺得「比例怎麼這麼低?應該更高才對。」

眼角的笑紋加深了,頭髮也少了一些,帥氣的馬英九覺得自己老了不少。但只要醒著,他努力地用著每一分、每一秒。在僅剩半年的市長任期裡,他說:「我在做最後的衝刺。」

現階段的光環和掌聲對馬英九來說,是不夠的。因為他的目標是「名留青史」,標竿是120年前台灣首任巡撫劉銘傳。因此他會繼續以過人的體力和毅力,跑向未來的政治之路。

累!市長黨主席兩頭燒

《遠見》問(以下簡稱Q):你要忙市政,還擔任黨主席,時間怎麼分配?

馬英九答(以下簡稱A):所以很累啊,我都不知道老了多少!

我回家都很晚了,每天只睡四、五個小時。所以我是絕對沒有對不起台北市民,我當黨主席,都是用自己的時間做事,所以現在比以前更晚回家。但是市政品質也沒有下降啊。當選黨主席之後,我又開始基層拜訪,辦了25場跟里長的座談會;我還是一樣樣檢查各局處的業務,昨天原住民委員會的報告有英文拼錯了,還被我發現。我不是當主席之後就不管市政了。

Q:你覺得自己變老了嗎?還是太太發現的?

A:我太太比較關心我們家的狗,哈哈!我對馬小九(小狗的暱稱)吃醋得要命!

Q:市長任期只剩最後半年,你會選擇哪些市政做最後的衝刺?

A:每一個都要做!市政建設是每個項目都不能差,一差人家都會批評,我們都已經做到這樣了,有時候還是會出紕漏。

Q:所以是樣樣衝刺,沒有抓幾個大項?

A:大項是當然要抓,可是平均水準要有。

我在市長任內,沒有停過的就是治安會報和交通會報,每兩個禮拜開一次。現在行政院長蘇貞昌說要拚治安,我已經拚八年了。我一上台最重視的就是這兩件事。我每天都要看犯罪統計數字,所以警察很難騙我。

以前我在當行政院研考會主委時,發現一個理論:資源都是有限的,其中一項非常稀有的資源是「首長的注意力」,就是「關愛的眼神」。當首長把時間擺在某個地方,那個地方就會做得比較好。但是我不管,我就是地毯式的,每個地方都要好。

傲!任內有100多項第1

Q:總結七年多來的市政,哪些是你最引以為傲的政績?

A:我們做過統計,我任內有100多項的市政,都是第1,有的是全國首創,有的是世界第1。像是無線網路城市領先國際,台北市有全台第1條捷運,2004年在Nova及CoMET會員中,臺北捷運系統可靠度名列世界第1。

悠遊卡是我們施政滿意度最高的項目,已經發行到700萬張,年底前會跟學生證結合,將來小學生到校門口時刷一下,父母就會收到簡訊知道小孩有沒有到校,這樣也可以防止詐騙。

台北市的無線寬頻網路建設採用BOT(營建、運作、移轉),只花了新台幣900萬元,到7月底,整個台北市九成人口都可涵蓋在「hot zone」(熱區)內,美國很多城市都落後我們。舊金山是請Google幫它做,已經花了將近10億美元。我們自己默默就做出來了。

大家都想得到的是垃圾減量、資源回收第1。另外我們也是全國第1個推出「公廁年」政策的縣市,從2001年一直做到現在。最近內政部在強調男女廁所的比例問題,我們很早就在做了。

細!超重視廁所管理

Q:市長認為廁所管理得好,也是你的重要政績之一嗎?

A:也許大家會覺得怎麼市長會重視這種東西,但是市政不分大小,我覺得文明社會裡,廁所文化應該要好。我和我姊姊從小都深受廁所文化之苦,我姊姊在念二女中時,每天放學都用跑百米的速度衝回家上廁所。

所以我上任後,就請消費者來對廁所評分,然後頒獎表揚。總共10次頒獎,我親自頒了九次,而且是給基層掃廁所的人。我跟他們說:「這個行業為很多人服務,值得尊敬,我愛你們。」很多老媽媽,還有男性員工,一聽都當場哭起來了。

Q:《遠見》的調查顯示,民眾認為你的施政很有創意。你可以舉些例子嗎?

A:我們有一些創意連自己都覺得很不錯。

像是台北市現在停車,時間快到了,停車管理處會發簡訊通知你繳錢,而你收到通知後,可以用手機直接按鍵,打到銀行繳錢,這是全國首創。這個服務很受歡迎,各縣市都來取經。技術不難,但一個創意,可以節省市民很多時間。

Q:你對每項市政的數字和細節,怎麼都能如數家珍?

A:因為我真的花很多時間在市政上,但是一般媒體沒有太多時間可以讓我這樣慢慢談,他們都只有關心政治議題,所以人家會以為我整天都在搞政治。我第2任內,把早餐會報從每週一次增加到兩次,現在快卸任了,我還在做最後的衝刺。

Q:在推動市政時,你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A:我們這五年來,預算連年負成長。2006年的預算比1996年還少,市府員工人數少了一萬人,但是該有的建設一項沒有少。我們想辦法節省,像我現在開會都用筆記型電腦,不用紙張,市政會議無紙化也是領先全國,這樣省錢也省時間。

盼!繼任者完成騎樓整平

Q:你覺得做一個好市長的竅門在哪裡?

A:以前我在大學念書時,想到從政都是想去中央,從來沒想過要當市長。如果我在八年前,曾經擔任過副市長或是接觸過市政,那我現在會做得更多。

因為我會知道要做什麼,如果有套好計畫,就會做得比較「快」,會不會做得比較「好」要看個人,不一定。但就我自己來說,一定會做得比較快。

像人行道翻修就是我上任前已經知道的事,因為那時我還拿這個攻擊過陳水扁。我一上任就做,所以現在已經完成75%,只剩一些巷道還沒做完。現在走在台北市的人行道上是很舒服的,有人甚至說:「有點像歐洲,」我就說:「你應該下次去歐洲的時候說:『怎麼這麼像台北?』」

還有市民運動中心,如果我早知道,可以提早兩年做,任內就可以統統完成了。

Q:你會希望下任市長繼續完成你哪些重要的市政?

A:我希望讓台北市每個區都能有市民運動中心,還有大巨蛋一定要完成。另外是「騎樓整平」,希望下任市長在一任內就可以做完全市17萬多公尺的騎樓整平工作。像整平後的北門照相機街,現在看過去很賞心悅目。

夢!創造一種新生活形態

Q:在《遠見》這次的民調中,有五成六的台北市民認為以你市長任內的成績,足以擔任一位很好的總統,你怎麼回應?

A:怎麼這麼低!

Q:你覺得很低?有兩成市民表示不知道。

A:真的有很多市民不知道。因為很多人以為我每天就是游泳、跑步,這是我一般比較少做的事,但比較有新聞性。但這也是我推廣的項目,就算有人罵我,我也要做,因為我覺得這是對的事情。

我希望台北市成為健康城市。我上任時,全市性的體育活動共有35項,只有五萬多人參加,但今年共有1100多項,有150萬以上的人參加。

我們已經蓋了兩座市民運動中心,你們有去過嗎?我真的拜託你們要去看一下。我有時會去中山市民運動中心游泳,有一位60幾歲的老媽媽天天在那邊泡SPA,她買年票,平均一天只要30元,老人家跟我說,她好喜歡這裡。

我要創造的是一個新的生活形態、方式,讓每個市民,在下班後或是假日,都可以用平價取得五星級的運動中心、體適能中心的服務。可是我講這些市政,你們可能不會很感動。

憂!全面自由化才有競爭力

Q:《遠見》的調查也顯示,五成六的台北市民擔心,未來台北市的競爭力會輸給香港、上海、北京?

A:所以2008年的總統大選國民黨一定要贏才行!

因為要做到真正的自由化,無論人才、資金、資訊、商品、勞務,讓兩岸都可以通,這不是一個奢求,也不是某種恩惠,要不然我們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幹什麼?WTO這個組織就是在促進貿易自由化,現在兩岸都是成員,可是雙方還在間接貿易,這是什麼世界?

不要說別的,光開放大陸觀光客來台,賣檳榔都會賺錢,擺小麵攤的也會賺錢,也許到時色情業會跟以前一樣,我先不管,到時再來抓,但先把人潮弄來。

我說國民黨要執政,不是為了權,而是要趕快讓台灣脫離困境,把台灣的活力重新找回來。

Q:你希望將來民眾會記得你是怎樣的一位市長?

A:我是劉銘傳的大粉絲,一天到晚宣揚劉銘傳。這人長得不怎麼帥,滿臉大麻子,但是詩寫得極好,有杜甫的味道,我讀了很感動。

劉銘傳1884年來台灣,只做了六年,但是他做到第3年時,美國駐北京的公使來台,發了份報告給國務院,說台灣是全中國最進步的省份。當時的海關總稅務司都是英國人,他們也把劉銘傳稱為「the great governor(偉大的巡撫)」。

對台灣來說,劉銘傳可說是「現代化之父」,他盡一切可能推動建設。全亞洲第一盞電燈,是劉銘傳時代在台北點亮的。那時他在台北建鐵路,已經運用BOT,而且沒弊案。他也訂了一個「台灣產業現代化計畫」,日本人可以說是照著做。

前年台北慶祝建城120周年時,我們紀念劉銘傳;我別無所求,希望120年後,還有人記得有個馬英九!(陳怡貝整理)

本文出自 2006 / 06 月號

全球必學杜拜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