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整飭官箴比「唱國歌」重要

文 / 黃碧端    
2006-06-22
瀏覽數 17,550+
整飭官箴比「唱國歌」重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弊案連連之際,聽到出訪歸來的陳總統疾呼國人要大聲唱國歌,「以提升國家競爭力」,大眾的驚呼聲,一時之間,大概蓋過了全國各角落還聽得見的國歌歌聲了。

唱與不唱之間

台灣曾經是到處唱國歌的國家,也曾經是半世紀間,從蹇困貧窮提升到「錢淹腳目」的地方。倘若總統是因為回顧歷史,有感於因為不唱國歌而有今天的景況,因而幡然有悟,我們當然也深覺理解。可是總統的感悟卻是因訪問巴拉圭時,看到巴國人都大聲唱國歌,有些人「一天唱六次之多」而來,這就不免使我們要想到兩個問題:

第一,一天唱六次國歌和「國家競爭力」究竟是什麼關係,總統在發言呼籲前,真想過了嗎?總統固然可以有感而發,卻不宜當成真理對全國宣示。這種一「有感」就宣講的習慣,恐怕也正是陳總統所以不斷被詬病政策朝令夕改,言詞反覆失去誠信的根由之一。唱不唱國歌事小,但修憲、兩岸政策這些大問題,國人看到的也是一個不斷反覆的總統!做為國家主政者,我們有理由期望他深思而遠矚,他的思考和言語之間,應是一個更睿智嚴謹的關係。

其次,台灣從到處唱國歌,到今天變成需要元首出來鼓吹國人大聲唱國歌,總統的話,剛好提醒我們問,到底孰令致之?難道不正是因為陳總統執政以來,其團隊對國歌國旗這些國家象徵符號的長期衝撞質疑,甚至下令在特定場合取消,才使國歌逐步消音的嗎?

歷史上,唱國歌無關競爭力

我並不相信人民大聲唱國歌,國家就會有競爭力;如果出於領導者的指示,那就更加不會。

中國大陸在開放以前,鐵幕內30、40年間一窮二白、生民塗炭,但那也是它的《義勇軍進行曲》國歌最日夜傳唱的時候;而舉世公認最有「競爭力」的美國,則正好是難得聽見人民唱國歌的地方。美國幾乎只有在足球賽前慣例的國歌演奏,才讓我們看到現場球迷情緒高昂地「大聲唱國歌」。但那可不是總統呼籲出來的。

事實上,今天的美國國歌——〝The Star-Spangled Banner〞(星條旗之歌),是在1918年世界足球賽時主辦單位拿來演奏的曲子,當時美國並沒有國歌。1931年美國徵求國歌,這首歌才因為大眾的熟悉度而入選。它的「大聲唱」的傳統是早在它成為國歌前就存在的。而在還沒國歌之時,美國早已邁向富強國家之林。至於巴拉圭,到底還是一個殷切盼望我們「金援」的國家,儘管一天到晚唱國歌,我們並看不出它的「競爭力」有何高超之處。

我們當然樂見自己的元首對國歌有高度認同,但更希望他把「國家競爭力」的期待,建立在整肅官箴、杜絕貪腐上。如果繼續弊案連連,且牽連直至宮中府中,那麼就算小百姓每個人一天唱20遍國歌,也是救不了「國家競爭力」的。

(作者為國立台南藝術大學校長;本專欄由洪蘭、黃達夫、黃碧端共同主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