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陳定南/這年頭不流行守法

文 / 李慧菊    
1988-12-15
瀏覽數 9,500+
陳定南/這年頭不流行守法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民國七十七年我會變成新聞人物,實裡很意外。造成這種現象,全因為政府過去沒有依法辦事。

兩年前戲院業者反映,能不能不播國歌林,後來我找相關法令,竟然沒有規定。所以我只是告訴業者,他們沒有義務播出,沒想到會讓新聞局這麼緊張。

稅捐處不聽縣政府

縣政府也不是不給稅務人員薪水,是縣議會刪掉了預算。這跟稅捐處一直不把縣政府看在眼裡有關。

實施電宰制度,又取消屠宰稅後,原來在屠宰場蓋稅印的人,本來是要遣散,但他們到省政府施壓,才把這些臨時人員編入稅捐處的臨時編制內。

同時,屠宰場又有新增業務,衛生局人手不夠,財政廳不肯讓我們增加,又不讓我們調用那些臨編人員。稅捐處處長說,對不起,我們聽財政廳,不聽縣政府的。

很簡單,他們既然不聽縣政府,我就請他們去跟財政廳要錢。你看,地方政府連臨時人員都指揮不動。

處理宜蘭客運罷工案,我們也比較特殊,全省沒有一家像宜蘭客運這麼順利,員工拿到勞基法規定的加班費。

親自抓違規車

我們說要收回路權,直蘭客運有恃無恐,認為縣政府只能建議,權在省政府。但我們不只如此,我還親自帶隊去抓違規車。

因為宜蘭路線不多,旅客不多,一定要靠變相遊覽車--以買公共汽車名義買遊覽車做生意。我們緊迫釘人幾天,就抓到二十九部違規車,如果採累進罰款,一部要罰九萬塊,很要命耶!他沒那麼好賺。 苗栗客運事件,法律規定客運不准越區行駛,政府竟然允許資方派其他地方的客運支援。

省府大錢在握

為什麼不依法辦事?像台塑的六輕不能在宜蘭設廠,就是因為已違反「綜合開發計畫」。

別以為我的權很大,有一些人事案,例如有關說阻撓國中校長輪調制度,省教育廳就是不能貫徹。

其實地方政府的行政權、立法權都被省府剝奪,因為他們「大錢在握」,我們的預算卻在他們手裡。宜蘭縣一年的經建交通經費才兩億,能做什麼事?

選舉債不是藉口

宜蘭爭取經費比較多,靠完善的計畫,爭取上級支持。像觀光,觀光局每年補助各縣市觀光建設費兩億,宜蘭縣一年就拿五千萬;省旅遊局的經費,我們也拿四分之一。這完全是事在人為,因為我們不但計畫好,執行得也好。

大家常說地方首長容易受人情關說困擾,但誰沒有選舉債?有些事還是可以堅持的。

你可能也喜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