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最後的貴族-上海

文 / 尹萍    
1988-11-15
瀏覽數 6,900+
最後的貴族-上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阿拉上海人!」近百年來,說這話的人語氣裡常帶著幾分自喜。

的確,上海憑恃著黃浦江的優良港口,和水運暢通的廣大腹地,自清末以來即為中國對外最大的通商口岸,「十里洋場」的繁華與富庶,是令全國人民稱羨的。

今天的上海,仍然是鄰近鄉鎮人民心目中的好地方。川流不息的外來人潮,每天把上海南京東路擠得水洩不通。他們來買東西、來謀生路,也來看熱鬧。「外地人買上海貨,就像上海人買外國貨一樣。」上海人說。

上海老了 

只不過,那些街道、那些房屋、那些商家,大都還是四十年前的舊觀。「一九四幾年的時侯,香港沒有一座建築超過上海的國際飯店;紐約的曼哈坦,也不過就是外灘的放大!」老上海追憶昔日的光輝。

上海的確曾經是遠東的經濟中心、金融中心、文化中心。一九四九年以後,中共閉關鎖國,它在國際間的地位迅速沒落。但在中國大陸,它仍然是一副「老大哥」的姿態。就是今天,大陸的商業中心仍是上海。

「中央」把上海看得很緊。一直到前年,每年的產價七0%都要上繳「中央」。上海人因此又妒又傲地說:「你別看北京的新樓多,十幢裡面至少有一幢是花我們上海人的錢蓋的!」

有人形容上海像一頭乳牛,也有人形容它是四九年遺留下來的一架大機器。光壓榨、不維修、不更新,上海老了、舊了、累了。它的產值開始落於江蘇省之後,眼看著山東、廣東也快要超前了。驕傲的上海開始羨慕那充滿活力的南方城市 --廣州。

活在歷史裡的人 

與新興的廣州相比,上海舊市區裡的人們的確像是生活在歷史之中。每天,天才濛濛亮,他們便起來瀏馬桶、生煤球爐,或到「老虎灶」上去灌熱水瓶。馬桶是木製的,老太太們拿著長柄刷子,就在大馬路邊洗刷。煤球爐也在路邊生,篾片繞的扇子把煤煙搧成一團一團。老虎灶是以米糠為燃料的灶房,專門提供熱水給不開伙或不願一早生起煤球爐的人家。

上海人愛面子,住房再簡陋,出門總穿得齊齊整整。但是,「你別看他穿得體面,說不定他就那麼一套!而且他口袋裡沒有錢。」一位計程車司機毫不留情地戳破。

電影導演謝晉稱一九四九年隨國民政府南遷的一群為「最後的貴族」。這批「貴族」和他們子女最近紛紛返回闊別多年的老家去探看。其中一位老太太一下飛機,看到上海虹橋機場的破舊、工作人員的懶散無禮,不禁老淚縱橫。她懷疑:「這就是我的上海嗎?」

在她看來,原本在全中國地位有如貴族的上海,如今才真的是淪落了。

本文出自 1988 / 12 月號

第03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