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越南新娘不敢說 我的老公是台灣人

文 / 宋秉忠    
2005-11-01
瀏覽數 71,950+
越南新娘不敢說 我的老公是台灣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7月,越南新娘段氏日玲在台灣遭到丈夫凌虐的新聞傳到越南後,越南各大媒體連續三、四天大幅報導這一消息,引起越南人普遍的反感,台灣駐胡志明市辦事處甚至接到匿名的恐嚇信。

越南新娘問題已經造成越南人對台灣的普遍反感,段氏日玲事件只是把越南人的舊恨再度挑起罷了。

越南電視台正在上演一齣諷刺戲:一位梳著貓王頭的台灣帥哥到越南迎娶新娘,越南新娘高興地跟著這位帥哥回到台灣。可是,一到台灣,迎接越南新娘的真正老公是一個白痴;第二天晚上,一個男人來敲新娘的門,是白痴老公的哥哥;第三天晚上,一個老頭來敲新娘的門,是老公的爸爸……。

在胡志明市南方的隆安省,即使包括中興紡織在內的台灣紡織業為當地提供成千上萬的工作機會,9月份,當地劇院仍然上演一齣諷刺台灣新郎的話劇,吸引大批民眾觀賞。

即使慈濟功德會經常到偏遠山區為越南貧民義診;即使不久前,身兼慈濟義工的中興紡織越南代表姜立家,才協助一位罹患白血病的越南醫生到台灣換骨髓成功,但只要再有類似段氏日玲的事件發生,姜立家表示,「台灣人為越南所做貢獻,都會被抹殺。」

從1995到1999年,台灣駐胡志明市辦事處曾針對將結婚的台越配偶進行過面談,但是從中獲取暴利的台灣婚姻仲介業者透過立委施壓。

婚姻是人權?

因此,1999到2004年底,面談機制暫停,改採集體說明會。批准前,官員只是在會上宣講一下政令。結果這段時間,台越通婚人數每年平均超過一萬對,越南新娘迅速成為台灣涉外婚姻的「主力」,甚至連與台灣沒有官方窗口的柬埔寨新娘都聞風而來。

近十萬越勞,加上近十萬的越南新娘,駐胡志明市辦事處代表陳杉林擔心,再不加以制度化管理,台灣的國家安全都要受到影響。

因此,今年初陳杉林到任後,立即恢復面談機制。過去,幾乎一個月就批准一千一百件的台越婚姻申請,現在已經降到三百多件,面談機制再度發揮作用。

不過,台灣法規目前對於涉外婚姻,還是從「婚姻是人權」的角度思考,並未從「移民」的角度防範。因此,至今沒有移民署的專責機構負責審查涉外婚姻,外交部、入出境管理局、各縣市警局、戶政單位、教育單位,大家都可以管,結果大家都不管。

法規上對於涉外婚姻的規範也不嚴謹。像美國處理國民與越南的婚姻申請一定要求三個程序:首先,男女雙方要交往半年;第二,要提出交往報告書,而由美國移民署審核;第三,面談以英語進行。

台越婚姻則是完全脫離常軌。一位越南教授所著的《速食婚姻》就提到,台灣男人到越南,兩、三天就跟越南女子上床,然後就結婚。其次,台灣外館的面談也無法以中文進行,因為法律並沒有授權。

婚姻是政經?

在這種法律不健全的情況下,外館承受面談所有的責任和壓力。一位負責面談的台灣外交官表示,他才到越南幾個月,就已經接到至少一百位立委的關說電話或信函。

雖然,駐台北的越南代表黃如理表示,越南已經開始取締婚姻仲介,而且,部分省市在審查台越婚姻時,還規定男女雙方年齡不能差距太大。但是,與台灣相較,越南政府在處理越南新娘的問題上,態度並不積極。

首先,讓人詬病的「養媽」仍然存在。這些越南婚姻仲介業者從越南鄉下找來越南女子,以前是光明正大地在胡志明市,讓來相親的台灣男人在上百名越南女子中「選妃」,最近因為風頭較緊,選妃的場面沒有以前那麼盛大。越南地方官目前批准台越婚姻的紅包行情仍在600美元左右。

台越婚姻對於越南經濟也有助益。因為重視家庭觀念的越南人即使身在異鄉,也不忘給家鄉的父母親友寄錢。根據統計,越南目前在海外的僑民有兩百八十萬人,這還不包括在台灣的越工和越南新娘,他們每人每年平均給越南匯回2000美元。

每年超過40億美元的僑匯,對於外匯短缺的越南來說,已經與外人直接投資同等重要。

台灣方面也曾經發現,越南早在幾年前就有計畫地向外移民,除了僑匯的資助外,也企望透過越南移民在當地國發揮影響力。

幾位對外館施壓特別「兇」的立委,正是來自南部幾個越南新娘特別集中的縣市。

在台灣,一些有心人士正在努力挽回台灣人的形象。

經營台越旅遊的鴻毅旅行社董事長蔡家煌,利用越南當紅歌手丹長到台灣拍MTV的機會,發動越南新娘及眷屬到中正機場接機,讓越南新娘在異鄉也能感受到家鄉的溫暖。

10月11日當天,有六百多名越南新娘和家屬自動到達中正機場歡迎丹長,讓蔡家煌大為意外。他表示,一直到第二天凌晨兩點,還有越南新娘打電話希望能和丹長說說話。

蔡家煌表示,希望丹長能親眼見到他的越南同胞在台灣大多數是過著幸福的日子,然後把這個訊息帶回越南去。

本文出自 2005 / 11 月號

再見中國 前進越南,另闢新藍海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