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當呆伯特摃上島耕作

文 / 宋漢崴、張經義    
2005-03-01
瀏覽數 12,650+
當呆伯特摃上島耕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衝撞體制的島耕作:

「我也不知道這樣是對是錯,不過我認為,人活著不只是為了忍耐!」

憑著優異條件以及滿腔熱血,初入社會的島耕作勇於挑戰僵化的組織思惟;堅信「上班不是人家說什麼就做什麼,你要自己去發現問題!」

組織整合的島耕作:

「與其官大權大,卻做討厭的工作,我倒喜歡像狗一樣開心拚命。」

1980年代日本企業蓬勃發展,職場競爭激烈,島耕作遭遇外放,甚至停職,儘管身不由己,但因態度秉持正直、樂觀,令他終能逢凶化吉,重返工作崗位。

身體力行的島耕作:

「站在高處的人,該扮黑臉時就扮黑臉,好好先生是無法擔任經營者的。」

1990年代日本產經環境開始走下坡,企業裁員改組,深受打擊的島耕作決心檢視自己,改變以往「說得多、聽得少」的態度,回歸原點踏實做起。

國際視野的島耕作:

「現實本來不是道理可以說得通,就算社會再不公平,你也只能接受現實!」

千禧年之後的世界,是屬於中國的世界,年近耳順的島耕作在上海外灘,為工作打拚,也為自己的晚年找方向。

鄙視同事的呆伯特:

「慢著……除了我,個個笨。」

呆伯特總認為,所有的同事都是笨蛋,所以得多同情,多擔待些。

耳不聰目不明的呆伯特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05 / 03 月號

第22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