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

【時事話題】

台大資工畢業生,為何鬱鬱寡歡?

作者 / 遠見編輯部 攝影 / 蘇義傑 發表日期 / 2015/6/15 瀏覽數 / 99,250+

字級:

編按:正值畢業季,許多學生即將步出校園,邁入職場。但仍有不少學生感到徬徨,為前途憂心忡忡。台大資工系副教授洪士灝在臉書撰文,鼓勵學子應該把眼界放廣,「世界之大、機會之多,只要你有本事,可以不必受到地區環境的侷限。」《遠見》獲得洪教授授權轉載,全文如下:

寫給資工系的畢業生

文/洪士灝

昨天參加系上的畢業典禮,Google Taiwan總經理簡立峰到場致詞,幫畢業生加油打氣,他說資工系畢業生的前景之好,是前所未有的,鼓勵學生勇於以coding改變世界,只要振翅高飛,從高處看台灣與世界的連結,會發現有很多的機會。我會後謝謝他,說這是當前學生最需要聽到的訊息。

如此說的原因的是,一週前我與系上大學部導生聚餐時,邀請一位社會福利領域的專家擔任神祕嘉賓來與學生們互動,嘉賓很困惑,她原本以為台大的學生應該是意氣風發、充滿自信、懷抱理想,卻意外發現,眾多學子的心情是困頓不安、充滿疑問、鬱鬱寡歡。她覺得很奇怪,為什麼這一群台灣資訊界最優秀的學生,對於他們自己的未來如此徬徨?

對於嘉賓的困惑,我苦笑說,資工系的學生是出名的「宅」,很多人喜歡在電腦前面接收資訊,電腦世界中的PTT、臉書、各類討論版上網友的言論,是他們最重要的精神食糧;在實體世界中,很多學生只與三五好友互動,有時覺得教授的立場和看法與他們相去太遠,寧可相信狀況類似的學長和同學的意見。

坦白說,除非學生來問,或是萬不得已,我不喜歡對人說教,所以我除了鼓勵他們跳出個人的宅領域多去接收資訊之外,分享一些個人經驗之外,在這樣的場合,我情願多聽少說。

這是個複雜的問題。在過去,很多頂尖的電機、資訊界的宅男、宅女,可以不理會實體世界發生的種種瑣事,反正在台灣工作的前途一片光明,只要拿到學位,就有大公司搶著要;而且很多大公司只看學歷和基本能力,在學校修過什麼進階課程、會不會實作、有沒有人脈、懂不懂人情世故、會不會與人溝通,似乎一點都不重要。

為什麼呢?

因為在過去有很多的大公司吸收這些頂尖的電機資訊系畢業的宅男、宅女之後,只讓他們做一些三個月就能夠上手的工作,然後重複這些所謂的「專業」工作,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因此,只要確定他們的基本能力、資質、品性足以擔任這樣的工作就行了 -- 名校畢業的學生,自然容易符合這些條件,連身家調查、詢問指導老師都不必了。常見的想法如下:

(1) 資方觀點:這些年台灣很擅長靠代工賺錢,靠分紅吸引最優秀的畢業生上門,利用這些價廉物美的人才跟對手競爭低門檻的高科技代工業,等於「以上駟對中駟」,當然無往不利,自然會賺錢。看在高額的分紅的份上,優秀員工自然源源不斷。

(2) 勞方觀點:國內大多數公司都靠代工,這家公司不賺錢,換另一家,不必想太多。反正印象中有很多賺錢的公司,有兩下子就能去上班。只要能賺到錢,年輕時辛苦賣肝拼一下也值得,之後就找比較穩定輕鬆的工作待著,比起那些「不切實際」的搞研發、拼創業,這才是王道。

這樣「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狀況,壟斷了台灣的電子資訊業多年。資方力保現有的地盤,勞方想要穩定的小確幸。但,現在呢?

以前台灣「以上駟對中駟」的策略,這幾年開始行不通了,因為韓國和中國都是大手筆投入研發,韓國從高階產品壓縮台灣的產品的利潤空間,中國則蠶食鯨吞低階產品市場,所以台灣電子業的利、量都逐漸降低,如果不提昇技術層次的話。

幾年前我還得費盡口舌勸說高科技業者轉型圖存,現在用不著我多說,看看HTC這幾年的狀況就知道了。我在2012年中就說過(註一)(註二):「這些年來HTC研發部門還是一副代工廠的心態,談過了幾次,我始終幫不了他們。眼看著他樓起了,眼看他樓塌了一半。」

或許,這些在全盛時期賺得飽飽的老鳥,不在乎樓塌了,但看到樓一間一間塌下來的年輕學子要去哪裡?換句話說,如果你只是擁有名校學歷,修過基本課程,但是沒有拿得出去的專業知識、沒有人脈、不會實作、不通人情、沒有熱情,你想去哪裡?你能去哪裡?

的確,如果你的眼中只有台灣、只有金錢觀的話,應該會很悶。

台灣的教育、業界、社會在這些年變動如此之大,很多上述的宅男宅女們可能還不知不覺,在心中納悶大環境不佳、和人一起在PTT上咒罵台灣是鬼島之餘,可能還覺得紛紛不平,認為自己按著「前人的故事模式」過關斬將,怎麼淪落到今天還得要自謀生路的地步?

但是,如果你的眼中能看到世界、能看到多元價值的話,那應該時時會因為我們正處在一個充滿各種可能性的資訊化世界而感到興奮無比!

我這週在舊金山灣區,就親身感受到這些興奮。

- 在DAC 2015會議,我聽到Google X的計畫主持人談如何把嵌入式系統放進隱形眼鏡,讓廣大的使用者戴在眼睛上測量血糖以及各類的生理資訊。

- 在DAC 2015的廠商展場,看到包括無人駕駛車在內的許多IoT的應用和系統,許多公司都積極搶人才來開發。

- 在DAC會議隔壁,Apple正在舉辦WWDC 2015,我看到許多自信滿滿的開發者,興高采烈地談論他們正在從事的研發和創作。

- 到Facebook參訪,我看到許多大學實習生湧入這個多采多姿的Hacker Company,希望一起來改變世界。公司為了吸納更多人才,幾個月前在總部旁邊啟用一棟可容4000人以上的新大樓。

- 看到「康乃爾(Cornell)大學2013年的資工系大學部的畢業後狀況報告」(註三)中,因為景氣太好,有高達81%的2013年資工系大學畢業生選擇就業,年薪的中位數逐年攀升,$80,000 (2010) -> $84,900 (2010) -> $91,000 (2012) -> $100,000 (2013)。越漲越快,最近一年的成長率是10%。

所以,看到這些的我,看到資工系的學子們為前途徬徨憂慮,實在是啼笑皆非。台灣的業界和社會積弊已深,能否轉型改善,端視有識之士能否殫精竭慮、為國為民,但優秀的年輕學子大可不必以此自苦,要知道世界之大、機會之多,只要你有本事,可以不必受到地區環境的侷限。台灣的學生資質很好,國際聞名;要學本事,台灣的師資不比國外差,全看個人是否努力。

最後還是要祝福已經和即將畢業的校友,找到發揮長才的機會;但願在校的學生,都能及早找到努力的方向,脫離苦悶。

註一:hTC 來台大 call for research proposal

註二:不見黃河心不死嗎?聯發科 vs 宏達電

註三:康乃爾(Cornell)大學2013年的資工系大學部的畢業後狀況報告

 

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請幫我們按個讚

其他人正在看/



遠見CSR

遠見社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