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首 頁 > 生活 > 旅外台灣媽媽分享:法國的中文課
旅外台灣媽媽分享:法國的中文課
瀏覽數 / 4,500+

旅外台灣媽媽分享:法國的中文課

蔡筱穎

農曆春節在巴黎是以通紅一片的張燈結綵來宣告,和女兒經過中國城區,看著路燈桿旗幟上的大字就玩起認字遊戲,這是我們常在台灣和日本大街上玩的遊戲,不過,對簡體字不熟悉的她,在法國大街上能認得的字不多,她還是要強調,簡體字太難了,想像不出字的根源,記都很難記。

她很幸運,小三開始學校就有中文課,還碰到台灣來的老師,老師知道她媽媽是台灣人後,課堂上的練習就要她寫繁體字,一行十個字的練習,寫了兩個簡體字,要寫八個繁體字,所以全班都知道,她寫的字和大家不一樣,也因此了解簡體字和繁體字是有區別的。她也很習慣這些從小認到大的字,媽媽教她畫象形字的演變,對她而言寫字就像在畫圖,六歲時,她寫出烏龜的龜字,只因象形字的圖形很好記。

儼然中文課的小老師,她將老師講的話立即翻譯給同學聽,寫完作業,還可以幫著老師去指導其他同學寫字。我們家也常接到同學家長的電話,詢問字詞意思或是希望錄一段句子傳給家長,結束對話前,他們會不好意思地說,抱歉,c'est du chinois,法國人對於複雜難懂令人頭痛的事務,通常會說c'est du chinois,意謂這像中文一樣難懂。

家長們自我解嘲,什麼課都可以跟孩子一起複習,就是中文幫不了忙,中文如同天書,孩子念對念錯都無從判斷,只能聽著孩子背誦不知所以然的字詞,看著孩子有模有樣的手勢,就像一場荒謬劇。

小學五年級,開始學拼音,女兒直說注音簡單多了,找來了注音拼音對照表,她才勉強接受要去記繁瑣的拼音規則。為免她讀台灣的課本總是依賴注音,特別訂購30年代葉聖陶和豐子愷合編的書,要她直接記國字,看書法看圖畫,她記不起來的字就用法文標註,有一天,她忘記了法文字的中文要怎麼說,尷尬地笑說此法不通,還要再發明其他記憶法。

上了中學,必須在拉丁文和中文之間做選擇,而中文也是近十年取代日文,成為這個學校第二外語的選項。全班27個學生,只有5人選擇拉丁文,女兒選擇拉丁文的理由是學校教的中文太簡單了,上課很無聊。她的好友們都選了中文,大部分都是家長引導,他們看到經濟與交流全球化、通訊及資訊科技的發展下,中文已是全球最多人使用的語言這個事實,如同英語當今的地位將會成為未來語言,相對拉丁文已是一個近乎死亡的語言,中文是有用且前途無量的外語。

全球化和高流動性的架構,強烈衝擊著世界地圖與語言生態,中文在國際間的興起是21世紀初影響全球語言環境的最主要變動。延續了60年代的俄文熱,80和90年代的日文熱,21世紀初在法國開始的中文熱,可由2018年有150所大學、700所中學開設中文課,近6萬名學生學中文看出,中文是近十年來學習人數增加最多的語言,而且學習中文的學生中90%母語為法語。

歐洲國家如荷蘭、芬蘭、德國等都參照了法國模式,在中學建立常設的中文課程,並引進法國教學技術。畢竟,法國是重要的漢學研究之地,與漢學的淵源已有200年歷史。1814年法蘭西學院成立了全球第一個中文講座。1840年,國立東方語言學院首開中文課。1958年,蒙傑宏(Montgeron)高中提供中文課程。1985年,小學開始有中文課程。

80年代,中文主要是作為第三外語或課程外選修語言,如今,選擇中文為第一或第二外語的比例高達50%,中等教育階段,中文已從外語教學的第九位上升至第五位。除學生數量激增外,近三分之一的學校與中文世界訂有交流計畫,或是以配對方式進行雙向交流、接待家庭...等。女兒班學中文的同學在去年十月底兩星期的假期裡,就由學校安排到北京進行語言交流,並住宿中國家庭,了解民風習俗。

農曆春節也是法國民眾一探中華文化的機會,元宵節前的兩個周末,春節大遊行分別在華人群居的幾個地區熱鬧進行。23多年前華人最多的13區,僑社會長率領親朋好友舉行小規模的慶祝會,今天則有多個區政府推出春節系列活動,連法國小學都共襄盛,越來越多說著簡單中文的法國人到13區參與大遊行。不過,女兒一點都不想去湊熱鬧,在台灣看過精彩且有水準的舞龍舞獅等節目,「我還是在家讀中文吧」。

(內容僅反映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社立場。)

專欄介紹
蔡筱穎

蔡筱穎

曾任中國時報、中央社駐法國記者、文化部駐法國巴黎文化中心主任。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5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