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首 頁 > 閱讀 > 不讓悲劇重演!喪女父親在她臨終前許下諾言
不讓悲劇重演!喪女父親在她臨終前許下諾言
瀏覽數 / 10,000+

不讓悲劇重演!喪女父親在她臨終前許下諾言

一流人

面對暴力與強權的侵害,我們是否應該以牙還牙,加倍奉還?同樣面臨喪女之痛的父母,一對選擇運用公投制定嚴刑峻法懲戒暴徒,另一對則捨棄權力制裁而選擇寬恕,不同的做法,讓他們的人生大不同。以惡治惡、以暴治暴的力量有限,甚至有可能造成反效果。其實,寬恕也是以弱抗強、以小搏大的一種策略,選擇原諒才能獲得內心最終的寧靜與平安。

不讓女兒的悲劇重演 

一九九二年六月的一個週末,麥克.雷諾茲(Mike Reynolds)的女兒從學校返家參加一場婚禮,她十八歲,留著一頭金色長髮,名叫金柏(Kimber),就讀於洛杉磯時尚設計商學院(Fashion Institute of Design and Merchandising),家住往北幾個小時車程、位於加州中央谷地的弗雷斯諾市(Fresno)。婚禮結束後,她留下來和老友葛瑞格.凱爾德隆(Greg Calderon)共進晚餐,那晚,她穿著短褲、短靴,加上她老爸的紅黑格子運動外套。

雷諾茲和凱爾德隆在弗雷斯諾市塔樓區的每日星球餐廳(Daily Planet)用餐,喝完咖啡後,兩人漫步走回她的五十鈴(Isuzu)轎車,當時是晚上十點四十一分,雷諾茲為凱爾德隆打開前座右門,然後走回駕駛座。此時,兩個頭戴前罩式安全帽的年輕人騎乘一台偷來的川崎(Kawasaki)機車,從一處停車場慢速出來至街上。騎士喬伊.戴維斯(Joe Davis)是前科累累的毒品和槍擊犯,因偷竊汽車在華斯科州立監獄(Wasco Stae rision)服刑,剛假釋出獄,後座的年輕人是道格拉斯.沃克(Douglas Walker),出入監獄七次,兩人都是甲基安非他命的毒癮者。那晚稍早,他們在弗雷斯諾的主幹道蕭氏大道(Shaw Street)企圖劫車,「我其實沒多想什麼,」沃克在幾個月後被問到他那天晚上的心理狀態時說:「事情就這樣發生了,就是突然間發生了,我們只是出去做我們所做的事,我能告訴你的就是這些了。」

沃克和戴維斯在雷諾茲的五十鈴轎車旁停下來,用機車的重量把雷諾茲逼向她的車身,凱爾德隆立刻下車,跑向汽車後面,沃克擋住他,戴維斯抓住雷諾茲的皮包,同時掏出一支.357麥格農(Magnum)手槍,抵著她的右耳,雷諾茲反抗,他開槍,接著,戴維斯和沃克跳上機車,闖紅燈加速逃逸。人們從每日星球餐廳跑出來,有人試圖為雷諾茲止血,凱爾德隆開車回去雷諾茲父母住處,但叫不醒他們,電話也都轉接至答錄機。終於,在凌晨兩點半,電話通了,麥克.雷諾茲聽到他太太哭喊:「頭部!她被槍擊中頭部!」一天後,金柏不治。

「父女關係是很特殊的東西。」不久前,麥克.雷諾茲回憶那晚時說。如今,他老了許多,走起路來步履蹣跚,大部分頭髮都掉光了。他位於弗雷斯諾的家是一棟佈道院風格的房子,距離女兒中槍的那條街開車不到五分鐘的路程。他坐在他的書桌前,身後牆上掛著一張金柏的相片,隔壁廚房有一幅金柏長了一對天使翅膀飛向天堂的油畫。「你也許會和你的太太吵架,」他繼續說道,聲音裡充滿回憶的感傷:「但是,你的女兒就像公主一般,你對她百依百順,她的爸爸是能夠修補一切東西的人,不論是壞掉的三輪腳踏車,還是一顆破碎的心,爹地什麼都能修好。可是,當我們的女兒發生這事時,我卻無法把它修好,我握著她的手,看著她性命垂危,感覺非常無助。」那一刻,他發了一個誓。「從那時起,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在金柏臨終床前對她許下的承諾,」雷諾茲說:「我無法救回妳的命,但我將盡我所能地努力去防止這種事發生在其他人身上。」

本文節錄自:以小勝大:弱者如何找到優勢,反敗為勝?一書,麥爾坎.葛拉威爾著,時報出版。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5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