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首 頁 > 生活 > 溝通心理學:我們都有「多重人格」
溝通心理學:我們都有「多重人格」
瀏覽數 / 9,000+

溝通心理學:我們都有「多重人格」

一流人

治療多重人格的目標是促使隔離的部分本質統合在首要人格的主權下,或者至少達到「意識並存」的初步階段。

這個簡短概述的結論是:我們都有「多重人格」;但是能讓我們免於出現多重人格障礙的是「意識並存」,這是一種能力,能在發展得很好的領導人指揮下組織團隊。當然,我們跟鄰居之間沒有確定的界線。意識並存的混沌不明、缺乏內在的團隊意識、組成團隊失敗,以及領導人偶爾或是經常性領導無方:這些都是健康人常見的正常現象,還包括有時候會出現「類似內戰的狀況」!

此外,路易斯.林瑟(Luise Rinser)提到一個正常的「青少年精神分裂症」:「有時候我有一種需要,想做一些壞事,放火燒一棟房子或是類似的事情。但這只是我內心裡的一個人,另外一個人卻想當個乖孩子幫助別人。」馬特(Matt)在一個犯罪青少年的科學研究裡調查發現,有些年輕人過著雙面人的生活:平日在工作上是個很符合要求的模範生,過著中產階級的生活;但是一到周末撒野起來無法無天。這個年輕人可能在長大成人期間曾有個亟欲有所作為的英雄氣質,但是在按部就班的生活裡(再也)沒有用武之地。

這種類型的分裂不能跟真正的精神分裂搞混,那是一種疾病,領導人和團隊合作在另一個形式上失敗了。精神分裂有一個主要症狀是會聽到聲音(見Bock),但不是這裡所說的「內心聲音」(我們為內心的感情波動草擬一段文字,讓我們比較能進入它們的世界),而是一種真實的聽覺感受。它們似乎從外面傳入病人的耳朵,說話內容(部分是命令)並不會被病人當成自己說的話,而且這些聲音高興來就來,高興走就走,還強迫病人接受命令,常使病人心生恐懼。如果用這裡提出的看法來解釋,我們可以假設,那是內心團隊的成員,以前被趕出內心團隊(被分裂出去),不再屬於這個團隊,現在以這種方式從流放地回來報到,並被當成具有威脅的外來物。

有報導指出,即使沒有罹患精神分裂的病人也會出現幻聽(見Stratenwerth),甚至人數眾多(根據美國來的研究,占所有人類的百分之二到四),而且常常跟有創傷經驗有密切關係,例如意外事件、性暴力,或是親屬突然死亡。有如此經驗的人也不用擔心會「發狂」。人類可以學習跟這種經驗一起生活,而且我們也有理由希望,領導人能再度成為這些被逐出團隊或是自己逃走的本性的「主人」。

之所以提到這個或多或少病態的現象,是因為我的課堂上或是進修課程裡不斷有人對內心團隊的模型介紹帶有憂慮的抗拒反應。他們似乎擔心,研討這些主題也有可能會讓自己陷入錯誤的多重或是精神分裂的人格。雖然我相信正好完全相反,意識到內心的多重性和訓練自己處理這個現象,在正常情形下會協助防止這種病理性分裂出現。可是我現在還不能排除一件事:個案中出現充滿恐懼的抗拒反應,可能正是對懼怕的發展缺乏抵抗力。那就應該先保持距離,不要繼續研究這個主題比較合適。

但是我在分析評估超過一百份的經驗報導後得到一個結論。一般而言,研究內心團隊模型對個人發展有非常正面的效果,而且可以從三個方面看出來:

1.把自己從一致統一的硬性規定中解放出來:「我一直要求自己有一個一致、堅強、篤定的人格,因此也把內心中矛盾的多重性詮釋為自己的弱點,甚至當成病理上的障礙。現在我允許所有多重性存在,並將它們視為自己的一部分,讓它們成為內心的財富。」

2.幫助自己建立秩序和澄清:「這個模型可以幫我在內心的紛亂中找到頭緒。接著,我可以看得比較清楚,哪些人說了些什麼,哪些人往前擠,哪些人持保留態度,而哪裡是爭執的焦點。」

3.更容易接受自己:「我現在比較能(在自己和別人面前)接受內心出現不為社會所樂見的心情波動,因為它們現在不再代表我完完全全是不好的,或是次等的,而是我完全承認這個部分(跟其他許多部分)都屬於我。」

本文節錄自:《我與內心團隊的溝通心理學》一書,費德曼.舒茲.馮.圖恩(Friedemann Schulz von Thun),商周出版。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5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