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首 頁 > 閱讀 > 古人瘋旅遊,竟還有炫耀文、套裝行程?
古人瘋旅遊,竟還有炫耀文、套裝行程?
瀏覽數 / 3,950+

古人瘋旅遊,竟還有炫耀文、套裝行程?

一流人

從歷史看旅遊發展

當今人們出遊前,往往會靠閱讀朋友的心得文安排景點,或看看部落客推薦哪裡有美食;出遊後會在熱門景點拍照、打卡,分享到社群網路,再期待別人來按讚留言。這些旅遊行為,其實跟晚明的古人有異曲同工之妙,本文藉由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的巫仁恕研究員當導遊,一探晚明有趣的旅遊風氣。

江南──晚明的熱門「打卡」景點

若穿越回明代,除了看到幽雅的園林、風流的江南才子,你還會發現許多熱衷旅遊的古人。巫仁恕在蒐集史料時發現,晚明時期旅遊書的數量達到巔峰,旅遊活動從上層階級普及到庶民,甚至發展出商業化的住宿、遊船、套裝行程。而回顧歷史,「交通發展」是促進旅遊的關鍵要素。

中國古代的詩詞中,常可見大量關於山水的描述,在晚明遊記中亦然。例如明代楊爾曾的旅遊書《新鐫海內奇觀》,不只透過文字描繪遊覽心得,也畫出具象的風景,筆法有別於強調意象的文人山水畫,更加引人嚮往。

晚明文人們的遊歷地點,大多按照過去文人所推薦的景點來決定。只要某位文人曾寫下關於某地的山水,那地方便像歷史文化遺產般,成為後代文人拜訪的景點。

大多數文人會選擇方便抵達,或是受到多數人歌詠的景點旅遊。若交通不便,就算是名山大澤,因為有所費不貲與風險高的問題,能夠前往旅遊的人自然就少。例如明代文人費元祿,曾解釋他的家鄉鉛山縣雖有美景,卻沒人知道:「要以地僻,故未經驗雅之士品題耳,不當以目論也。」因此,容易到達的地點自然會成為眾人遊歷的地方,像是江南一帶。

晚明作家李日華的旅遊路線中,即顯示身為嘉興人的他,經常到附近景點遊歷。旅遊行程若跨越他省,當時便稱之為「壯遊」;在近處可一日來回的地點,則稱為「淺遊」。

晚明時期雖有某些山水景點是大家所一致推崇的,例如五嶽,但當時的文人仍多只在江南遊歷。例如明代的江南文人黃省曾,喜好遊歷的他,曾經在應京赴考途中因為聽聞西湖之美,便激動著裝前往,遊玩數日而不應考。黃省曾還自號為「五嶽山人」,然而他卻未曾到過五嶽,其遊歷大多仍侷限於江南地區的景點。不過,這並不表示明代就沒有真正會到各地遊歷的文人,像徐霞客就頗具冒險犯難精神,遊歷的地方也相當多,但像他這樣的例子畢竟是少數。

漸漸地,「江南山水之美」成為描繪各地風景的比較基準、美好景緻的代名詞。例如,清代才子紀曉嵐被流放到烏魯木齊時,曾說烏魯木齊當地風景就跟江南風景一般美好,顯示出文人無論是去山東、北京,還是烏魯木齊,都會以江南的視角來套入這些地方。

關於江南山水美感的塑造,還有另一個例子可以佐證。清初《桃花扇》的作者孔尚任曾說,人生中必遊的五個地方,分別是北京、揚州、蘇州、杭州與南京。除了政治中心北京之外,其他四個地方都是位在廣義的江南地區,象徵文化重鎮非江南莫屬。

旅遊在晚明雖蔚為風潮,但地大物博,仍有許多地點未曾被拜訪過。而那些初次被書寫的山水,就成為新開發的景點,被文人書寫後,便成為其他文人爭相拜訪的地點——愈多關於該地的記載與題詠,那個地方便會愈出名。

所以,有許多熱門景點是被文人塑造出來的,透過文人的題詠歌頌,美感隨之建構而成。但這些地方是不是真的很美,就見仁見智了。舉例來說,飛來峰是杭州著名的景點,關於飛來峰的歌詠,不僅明代文學家,好幾個朝代的文人都曾為它撰寫文章。但巫仁恕親自到訪飛來峰後,卻發現實際看到的,和閱讀而來的感受存在很大的差異。

本文節錄自:《研之有物》一書,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編輯群著,寶瓶文化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5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