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首 頁 > 生活品味 > 到異鄉展開新生活 文化衝擊的「魅力」
到異鄉展開新生活 文化衝擊的「魅力」
瀏覽數 / 1,400+

到異鄉展開新生活 文化衝擊的「魅力」

一流人

以做事規矩著稱的德國家庭,第一個面對的文化驚嚇就是台灣都市的交通。車子還沒開出台北市,容易受驚的蜜莉便沿路不斷驚叫......

手機傳來叮咚一聲,原來是婆婆蜜莉傳來的訊息:

「我想問一下,台灣的婚宴需要穿很正式嗎?」

「我該帶些什麼衣服?聽說台灣很溫暖,意思是冬天的大衣也不用帶嗎?」

「那個叫日月潭的地方看起來好漂亮!你們會常去那裡度假嗎?」

「聽說台灣的山上看得到猴子!真的嗎?德國沒有猴子耶,我們真的在野外就能看到嗎?」

蜜莉連發了幾個問題,雖然猴子的問題讓我傻眼了一陣,我當然還是認真地一一回覆:「台灣的猴子很常見啊,但我也不能保證能不能看到就是了。」

才傳完訊息,電子郵件又顯示了新信件的通知,這回寄件人是保羅的貝亞阿姨。

「哈囉我想問妳,我在旅遊書上看到,台灣的自來水不能生飲?那要怎麼喝水呢?」

「書上還寫著,在台灣,廁所用過的衛生紙不會丟在馬桶裡,而是丟垃圾桶。不會吧!這樣廁所不是很臭嗎......」

好不容易回完所有的問題,我和未婚夫保羅在視訊通話時順口提到這件事,沒想到卻引來更多問題:

「對了我正好也有問題要問妳!聽說去台灣人家裡做客,不把食物吃完才是禮貌?」保羅說道,「還有,臭豆腐真的很可怕嗎?妳不會要帶我們去吃那個吧?」

為了參加保羅和我的訂婚式,保羅的家人搭上飛機,開始了生平第一次的台灣之行。在決定日期的當下我便意識到,這絕不是趟單純的拜訪親家之行而已。

德國家人遠道而來,我當然也義不容辭地安排觀光計劃,太魯閣、日月潭、阿里山這類外國觀光客經常造訪的景點全都一網打盡。在熱鬧的婚宴結束之後,我立刻搖身變成這個迷你觀光旅遊團的導遊,同時也成了引介台灣文化的親善大使。在熱烈介紹各項景點小吃和風俗民情之外,還要隨時面對每位團員意想不到的提問,並且不斷試圖為我原先習以為常的現象加以合理解釋。

「啊啊啊啊!」

蜜莉在汽車後座上忽然大叫一聲,開車的保羅嚇得立即緊急剎車,車上所有人也跟著尖叫起來。「剛才有摩托車差點從旁邊撞上來啦!幾乎就在我的臉旁邊而已!」蜜莉驚魂未定地解釋。

「沒事的,他沒有要撞上來,」我尷尬地回答,「他只是要從車縫間鑽過去,所以才會貼得近一點,摩托車騎士常會這樣。」

「台北的摩托車未免多到嚇人,而且怎麼都這麼兇啊⋯⋯」心有餘悸的蜜莉繼續碎念起來,我也只得假裝沒聽見。

顯然,以做事規矩著稱的德國家庭,第一個面對的文化驚嚇就是台灣都市的交通。我們出發前往中部山區的第一天,車子還沒開出台北市,容易受驚的蜜莉便沿路不斷驚叫。

「小心啊!」蜜莉又是一聲大喊,原來又一輛機車忽然從後方冒出,呼嘯著從兩台轎車間鑽了過去。

「妳別一直大呼小叫,我還沒被那些機車嚇到,就先被妳嚇死了啦。」保羅先安撫蜜莉後,接著忍不住問我:「說真的,台灣的機車和汽車都開在同樣的車道,機車又都這樣兇猛地鑽來鑽去,開起車來真的覺得壓力很大啊!為何機車不是騎在旁邊的專用道呢?」

「呃,有些地方是有機車專用道,但大部分的路段都只有分慢車道和快車道,」我試圖解釋,「如果沒有特別標示禁行機車的話,機車通常就會騎在任何一條車道上。」

「好吧,我沒想到在台灣開車這麼艱難。」保羅說,「那我再問妳,在台灣不用照速限行車嗎?」

「當然要啊!你看旁邊的速限標誌不就寫著大大的四十?」我說。

「那為何我明明開在時速四十,後面的車卻一輛接一輛超我的車,而且速度比我快這麼多?」

「欸,因為這裡沒有測速照相啊。」我從後視鏡裡看到蜜莉露出一副「妳在開玩笑嗎」的神情,只得紅著臉說:「我承認,台灣人開車確實不像德國人那麼守規矩啦。」

所幸,城市交通所帶來的驚嚇,不久就在東海岸壯麗景色的撫慰下平息了。尤其當我們的車子行駛在蜿蜒峭壁上的蘇花公路時,波光粼粼的湛藍太平洋一望無際,全車的人都屏息欣賞眼前的美景,沿路上只聽到愛好攝影的德國公公不斷按下快門的聲音。

「你開慢點啊,這條路是有名的曲折路段,又是這些大砂石車的必經路線,一不小心就會造成事故啊。」見保羅開心地在公路上馳騁,我不禁擔心地提出警告。

「這還好啦,就像開業餘賽車一樣,這比台北市的交通容易多啦。」不愧是來自高速公路上動輒開到兩百公里的國家,保羅這回是一副優哉游哉的模樣。

我們在太魯閣停留了兩晚,沿著陡峭峽谷邊的步道前進,欣賞河水鑿出的大理石岩壁雕刻。婆家一行人流連再三,久久不忍離去。

「我想問,這裡的樹一直都這麼綠嗎?」德國公公忽然發問。

「呃?」我一時還沒反應過來,但我旋即想起現在正是聖誕佳節將近的時刻,於是笑著回答:「是呀,台灣氣候就是這麼溫暖潮濕,除非是某些有楓樹的山區,才會在入秋時節看到樹葉轉紅,其餘地區就算在隆冬十二月,樹木也都一直維持茂盛的綠葉呢。」

「真好,現在柏林早已降到零度以下啦。」

看到大家臉上露出明顯欣羨的神情,瞬間勾起了我在冰封的柏林街頭凍得腳板直打顫的回憶:早已光禿的成排路樹淒涼地站在街頭,秋日落盡的乾黃落葉也無言地凝結在人行道邊的積雪裡。

「妳幫我們安排的天氣真是太完美啦,真沒想到十二月底竟然連外套都不用穿呢。」公公微笑著對我眨眨眼。

忽然,走在前方的貝亞阿姨率先叫了起來:

「猴子!!」

順著貝亞手指的方向,果然看到兩隻小猴子從容坐在公路的護欄上,彷彿早已見慣遊客似地,四隻眼睛朝我們骨溜溜地轉。所有人全都興奮地擠了過來,舉起相機替連續擺好幾種逗趣姿勢的猴子拍起寫真集。

「真的是猴子耶!天啊牠們都不怕人,好可愛喔!」

「太好了!」身為在地導遊,我幾乎是欣慰地說,「大家總算可以了卻一樁心願了。這下你們相信台灣真的能看到野生猴子了吧!」

台灣真的是很美麗的地方呢。

「其實在台灣生活也不錯嘛。」

旅行的半路上,我們在附有露天雅座的咖啡店稍事歇息。保羅一邊觀察著屋外的建築結構,一邊忽然冒出這句話。

「真的嗎?」我又驚又喜地說,莫非未婚夫終於改變心意,決定未來在台灣定居了?「怎麼會忽然這麼說?」

「因為妳看,」保羅指向捲曲在屋頂角落的纜線,「在這裡,房屋管線都可以這樣隨便露在外面,都沒人會管耶。這樣不需要請專業工人,我自己也有可能DIY蓋房子了。」

「你說什麼?」我差點把口裡的茶噴出,「你這是稱讚嗎?我實在聽不出你到底是在褒還是在貶啊。」

確實,真的要比的話,德國的建築法規較為嚴格,房屋的管線外露可是會吃上罰單的。也難怪,儘管我熱愛台灣的土地,但不得不承認在市容整體方面,德國城市看來幾乎總是乾淨美觀許多,對於建築物外觀的注重與否顯然是其中主因。

「欸,台灣人講求實用,或許有時不那麼注重美感啦。」我乾咳一聲,「就像你們已經注意到的,許多住家都偏愛在天花板中央裝上可以清楚照亮室內的日光燈,而不是像德國家庭大多使用講求氣氛的投射燈泡一樣。我們通常不太在意建築外觀如何,只要內部適合居住就好囉。」

「不光是實用或美感的問題吧,」保羅說,「感覺上台灣人似乎生活得很隨興,我們去墾丁的路上不是還看到核電廠嗎?但是大家對於觀光勝地附近建造核電廠這件事,好像完全不在意,而且還相安無事沒有任何抗爭哪。這在德國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一開始就會被居民抗議推翻。所以我才說,在台灣生活好像很容易,大家全都與世無爭似的。」

「我們當然也會有抗議啦,」我也不知該如何回應這個問題,「只是人民的力量往往不夠,加上時間久了沒出什麼事,大家也就淡忘了。人畢竟是健忘的嘛⋯⋯」

德國家人在台灣兩個禮拜的時間,在我和娘家家人的大力引薦下,吃了各式美食,看了各地風光。旅途間也幾次碰到對這群德國家庭感到好奇的台灣鄉親,大方地直接上前打招呼:

「嗨!你們是從哪裡來的啊?」

中南部的熱情似乎感染了人際關係相對拘謹的德國家人,在經歷不少文化衝擊之後,大家也深深感受到這個小島的特殊魅力。

「謝謝你們!這真的是趟很棒、很特別的旅行啊。」貝亞阿姨臨別時盛讚我們的旅遊安排,真摯的語調中聽不出客套的成分。而蜜莉更是熱烈地擁抱我的娘家媽媽:「謝謝妳!認識妳真好!」

而我也隨著德國家人一同揮別我所生長的家園,準備到異鄉展開另一段新生活。就像德國首都柏林曾被形容為「貧窮但性感」的城市,在我心目中,我也將一直懷念著這個「隨意但歡樂」的小島。

本文節錄自:《紅豆湯配黑麵包,異國戀曲大不同》一書,郭書瑄著,時報出版。

圖片來源:pixabay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5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