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首 頁 > 旅遊 > 李中與家人們的馬祖散步
李中與家人們的馬祖散步
瀏覽數 / 1,150+

李中與家人們的馬祖散步

遠見雜誌整合傳播部企劃製作

四月的末尾,剛剛殺青了一部電影,滿懷期待的恢復假性失業狀態,早起七點送大小隻去幼稚園,感覺無比珍貴。

一停好車,我還來不及說再見,三歲十個月的女兒頭也不回的走進教室,趕緊轉頭眼巴巴的跟著五歲半的兒子上樓梯,結果兒子很酷的抬手阻止我,他說,爸爸你送到這裡就好,我自己會上去。

就這樣拍完片的我不但失業,還變空巢鳥。自從當爸媽之後,有一種比幸福感更縈繞心頭的感覺,就是無時無刻離不開心頭的愧疚感。我滿懷愧疚訂下了一家四口飛往馬祖的機票,相信祭出沙灘餵鹿藍眼淚才能一洗四個月沒好好陪他們的罪。

芹壁聚落遛小孩  放空就是幸福

飛機在北竿島落地,原本想要直奔傳說的梅花鹿之島大坵,沒想到預訂的船臨時要換機油,第一天就給了芹壁聚落,聚落有著馬祖特有的風光,岩壁上的小村,眺望著大海的彼端,「消滅朱毛漢奸」就刻在石壁上,但在這裡能消滅的只剩時間而已。看著兒子和女兒在石地板上玩得高興,對我們來說就是最好的行程。兩小最近常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爸爸,我好無聊喔」,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出現,我和老婆決定就這樣坐著喝咖啡吹海風,看長得像烏龜的大岩石,沒有人喊,絕不移動我們的屁股一吋。希望我的兒女有一天也會覺得,人生可以無憂無慮覺得無聊,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等兒子拆穿「你不喊我不動」的詭計時,已經太陽西下。一回民宿,熱心的老闆娘就興沖沖的問我們要不要出海看藍眼淚,馬祖最有名的世界奇觀。但我和太太擔心兩隻小的沒上過船,等一下暈船暈到我們只能看小鬼的眼淚。

暈醉在藍色透明的夢裡滑行

幸好一上船就發現兒子女兒興奮的很,夜晚的海面一經擾動可以看見瑩光點點,等到船遠離光害駛至海中央時,船邊泛起的水花全都是瑩光藍,濺出去的水花落到海面上,繼續激起下一陣藍色的浪花向遠方推去,難怪叫做藍眼淚,墨黑的夜裡只有海面上的藍色淚珠點點。

當船在藍色透明的夢裡滑行,哥哥在甲板上舀水玩,女兒兩眼發直看著海面的藍色瑩光,暈倒在我懷裡,滿心歡喜以為下船就是父母自由時間,結果腳一落地又用跑的回民宿,一路跟民宿的孩子玩個不睡覺。

大坵梅花鹿  公母各異其趣

第二天一早就前往無人島大坵看梅花鹿,發現梅花鹿比我們還急著見到遊客,跟遊客手上三把一百的桑椹葉,剛下船就被三四隻公鹿包圍。來之前心裡想的梅花鹿是像小鹿斑比這種,來了才發現其實更像壽山的野公猴,每一隻都深怕沒搶到葉子,頂著頭上的角往前衝,葉子還挑嫩的,有細枝的也不吃。

昨晚神勇的哥哥,當場變俗辣,只能抱緊媽媽的大腿;倒是昨夜暈船的妹妹又是一條活龍。年紀相仿的兄妹們是永遠的對手,當中若有人開始鬧脾氣,另一個就會把握機會在父母前賣乖,藉此在父母心中取得較好的地位。我趕緊機會教育女兒,你看公鹿多沒出息,只會等在岸邊撿別人手上的吃,搶不到還會打架,就跟男人一樣,母鹿都在海邊懸岸帶著一群小鹿找野草吃,跟女人一樣,務實又有衝勁不用靠男人,你以後千萬不要結婚,自己賺大錢再來養我。女兒點點頭,接受我在她幼小的心靈完成暗示,結果我老婆提醒我要是她將來喜歡女生怎麼辦?

迷彩、碉堡、阿兵哥

回程的時候問孩子們覺得梅花鹿、藍眼淚還是津沙村的的沙灘最好玩,兒子很大聲的說:「軍人最好玩」,他最喜歡路上走來走去的阿兵哥,還有漆著迷彩的舊軍舍和碉堡機關槍,離開前兄妹還堅持一人買一件國軍福利社的迷彩服跟軍帽,然後一路穿著上飛機回台北,真是愛國最佳典範,這就是帶學齡前幼童出來的下場,他們五歲的回憶早已丟在馬祖的沙子裡被浪沖走,以後只會記得爸媽給他們買軍服。

剩下的就由我們做父母的替他們記著。

李中,是作家、編劇、導演,以《青田街一號》入圍第52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提名,日前新片殺青,攜妻子兒女,一家四口遊覽馬祖風光。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5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