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首 頁 > 電影 >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生命該如何找到出路?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生命該如何找到出路?
瀏覽數 / 10,600+

《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生命該如何找到出路?

魯皓平

自從1993年,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創造《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開始,他便以獨特的世界觀和嶄新的故事情節,創造了深刻撼動世人的極致,那些曾經活躍於地球上的霸主,再一次的生活於現代,無論在流行文化的衝擊和探索人性議題之省思下,有著你我餘韻無窮的迴盪。

從那年開始之後的1997年和2001年,包含睽違14年後的2015年,終於再誕生全新紀元的《侏羅紀世界》(Jurassic World),在克里斯普瑞特(Chris Pratt)和布萊絲霍華(Bryce Howard)的精湛演繹下,觀眾深深被拉近引人入勝的視覺饗宴中,更在那張狂且迷人的物種輪廓下,綻放且陶冶無數精彩。

接續三年前的故事後續話題,《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Fallen Kingdom)描述在「侏儸紀世界」毀滅後,努布拉島上自在生活的恐龍如今面臨火山即將爆發的問題,在恐龍物種可能即將再度滅絕的危急存亡之際,主角們究竟該如何力挽狂瀾,化解令人痛心疾首的無助?

在《侏羅紀世界》首集中,導演利用恐龍商業化的寫實教訓,映照人類予取予求的狂妄,更在自私的蠻橫嘴臉下,讓華麗包裝的舞台成了崩解之沉痛;而新的一集不僅更放大這樣的現實,也從基因改造、人性卑鄙、物種共存、環保意識的思考下,勾勒久久不能自己的心頭蕩漾。

首先,熱愛這系列的影迷,最具吸引力的關鍵之一絕對是那多樣化恐龍面貌,而導演JA巴亞納(JA Bayona)則是徹底讓觀眾一飽眼福,舉凡暴龍、異特龍、棘龍、腕龍、雷龍、迅猛龍、翼龍、鯊齒龍、三角龍、劍龍、甲龍等活靈活現般跳脫在觀眾眼前,那大場面的磅礡震撼,是讓人大呼過癮的享受。

而回到劇情的本質,導演讓電影不單單只是過目就忘的爽片,反而是在毫無冷場的劇情、峰迴路轉的架構下,襯托故事主軸強調的信念和真理,你無法輕易地猜出劇情,進而能陶醉在劇本扣人心弦的轉折和運鏡間,反思每一句台詞醍醐灌頂覺悟。

而更一絕的是,在1993年的《侏羅紀公園》中,最令人大起雞皮疙瘩的巧思,其實在於音效的營造、水杯水位的晃動、被分屍的山羊等設定。

而這回在全新的殞落國度上,除了每一隻肉食性恐龍所帶來的威脅,導演還深刻加入了恐怖和驚悚的元素,像是指甲敲打地面聲響的迴盪、尖牙利齒的惶恐、殘暴無比的嘶吼,超級成功地營造出了窒息感,那氛圍和緊湊氣息的煎熬,是種徹底使人恐懼但又享受的衝擊。

故事的舞台,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是大家所熟悉的努布拉島,雖然歷經一次次的毀滅、意外,它似乎總是能再度崛起,不斷上演觀眾期待的「恐龍秀」,然而在這次,我們從預告中就能瞥見,這座島嶼即將面臨毀滅的命運,這是種告別、是個謝幕,更是象徵時代落寞的寂寥。

曾幾何時,恐龍是地球上的霸主,然而牠們卻在人類的科技發達後,成了人們「把玩」的對象──除了成為觀賞的對象,被不肖商人武器化,甚至變成寵物、醫療用途、農事之用──曾幾何時,人類憑什麼如此恣意妄為,「玩弄」不同的生命?

而努力活下去,成了恐龍們在面對自我時,一種對生命追尋、努力活下去的堅持。

迅猛龍小藍,則是這片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小藍是世上獨一無二的恐龍,但是對人類來說,她也是個謎團,她可以同時展現出凶猛殘暴和溫柔體貼的一面,只可惜,在後侏羅紀世界的年代,她也是碩果僅存的一隻迅猛龍,而要把全球觀眾都愛上的這隻迅猛龍再度完整地呈現在大銀幕上,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小藍成為一個讓我們留下深刻印象的角色。在第一部《侏羅紀公園》中,主人翁很喜歡親眼看到每隻恐龍的誕生,因為他希望他能讓每隻恐龍都對他留下深刻印象。

但是在《侏羅紀世界》一片中,小藍卻讓全球觀眾留下深刻印象,這也讓小藍成為這部續集,能讓觀眾真正關心的主要角色。就故事敘述的角度來說,另外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就是讓這部電影的格局變得更大,介紹來自不同時期的全新恐龍。

事實上,《侏羅紀世界》除了能讓讀者享受一場偉大的冒險旅程以外,也能讓人思考科技進步造成的道德後果。

現在這已經不是科幻小說的想像,這些現實生活中的科技進步,能夠讓觀眾對於這些電影探討的課題感同身受──25年前,關於科學的道德底線的辯論才剛開始,今天則是每天的新聞頭條,電影知道我們必須探討這些主題,所以才會使得這部作品極具重要性。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5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