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首 頁 > 生活 > 日本時尚設計師 用服裝為職人說話
日本時尚設計師 用服裝為職人說話
瀏覽數 / 3,200+

日本時尚設計師 用服裝為職人說話

破點 POINT

(圖說:2014年 ASEEDONCLÖUD 形象照。Illustrator:RYUTO MIYAKE ,SUNDAY ISSUE)

時裝周發表的鬼才設計大膽與炫目驚艷總是攻佔媒體版面,特別是 High Fashion 超脫常規的概念表達,更是顛覆時裝設計的視野。正因如此,對身處時裝產業下游的大眾而言,這類型的時裝設計產生巨大的距離感,直呼:看不懂的時尚。不過這位來自日本的時裝設計師玉井健太郎與其所創立的品牌 ASEEDONCLÖUD 反其道而行。

ASEEDONCLÖUD 以19世紀後期~20世紀初的古老作業服為創作主題,將識別性格與幽默風趣放入了原有舊時代美感裡的時裝創作。以天然素材為主要基底,將可以表現時代觀、或是從古董中取得元素物件進行製作。玉井健太郎說,「老工作服或制服從鈕扣都有其功能與意義,像這樣重視細節、考慮讓人穿得更長久的『新古著』就是我希望透過 ASEEDONCLÖUD 所呈現的。」從19世紀後期~20世紀初各式各樣職業的生活型態中獲得啟發,讓生活的滋味像是辛香料般地融入 ASEEDONCLÖUD 的設計當中。(圖說:2014年-Shonenba少年場,挖到時空膠囊的坑夫一瞬跌入學生時期的回憶。Photographer:.HAL KUZUYA ,Perle Management)

除了正規系列之外,也於 2015 秋冬發表 《Handwerker》 空想職人品牌副線。日文「空想」並非白日夢或妄想,而帶有將現實中不可能發生的事作為創作,用以抒發思想與情感。玉井健太郎解釋, 「《Handwerker》 是德文的『職人』,是將一般生活中能穿著的日常服為主體,進而加入設計的工作服系列。」玉井健太郎從自己近期所關注的人事物中找尋適合的主題,詳細而扎實的資料搜集,從空想的職業故事與背景開始建構,才會進入服裝的設計。

包含素材與製作也相當講究,像是從明治時代創立至今的岡山帆布工廠、採用1970年代比利時製織機不使用織染品漿糊的編織法、將 shuttles 形式織機的「雲斎織」染上特別的新色而成,即便是專業職人們穿著也具備耐久性,希望成為未來的復古衣著。

玉井健太郎 在「日常」與「非日常」之間取得絕佳平衡,比起設計本身,玉井健太郎更在乎穿著的人是否也能有共感。2016年春夏及秋冬分別以園藝師及烤麵包師傅為題;2017年則是建築工與製傘人,承著極簡俐落的剪裁、高質感的布料,及暗藏裡面的職人細節,讓時尚服飾保存了各行各業的文化,以另一種姿態傳遞下去。(圖說:2014年-Shonenba少年場,挖到時空膠囊的坑夫一瞬跌入學生時期的回憶。Photographer:HAL KUZUYA ,Perle Management)

(圖說:2012年-bokudougi牧童著,描述牧羊少年在與羊群旅行過程中的成長。Photographer:GO TANABE)

(圖說:2012年-bokudougi牧童著,描述牧羊少年在與羊群旅行過程中的成長。Photographer: GO TANABE)

透過問答的方式,真實地呈現這位留學德國、英國的海歸日本時裝設計師,字句中所傳達玉井健太郎重視時裝設計與穿著的人之間的關係,設計師如何讓人產生共感、如何讓衣服能被更好好穿著與善待。帶有德意志腳踏實地的機能美、大和職人製作的纖細與敏感,再加上英式搖滾的迷幻,ASEEDONCLÖUD 讓人忍不住再三回味的「新古著」,在日常與非日常模糊的界線,處處充滿細節與故事。

Q:從倫敦回國後,與山縣良和共同創立writtenafterwards,並於2009年獨立、創設品牌 ASEEDONCLÖUD。開始的契機為何?

A:創設品牌的時候,其實我沒有「大成功的野心」。當時在 writtenafterwards 反覆思考的是,比起「時裝設計」本身,我更重視設計的流動性(movement),將我設計的服裝與穿著的人達成「正確關係」,而決定獨立創立 ASEEDONCLÖUD。我認為的時裝設計師其實就是將「生活中的人提案」的人,所謂設計師與穿著者的「正確關係」是希望服裝生產製造的細節能被重視,讓穿著的人無論對設計、對製作都更有共感,帶來人與服裝更長久依存的環境。(圖說:2013年-kousobin空想便,在安靜的森林裡送信的郵差。Photographer:KENTA SAWADA)(圖說:2013年-kousobin空想便,在安靜的森林裡送信的郵差。 Photographer:KENTA SAWADA)(圖說:2013年-kousobin空想便,在安靜的森林裡送信的郵差。Photographer:KENTA SAWADA)

Q:從 ASEEDONCLÖUD 當中觀察發現,你好像對經過時間洗練的物件特別感興趣?

A:並非對古董、老物件特別注目,而是對於「工作服」延伸關於這件工作服所穿著的人的生活產生興趣。從這些老物件中,發現現在的我們所無法想像的生活型態與樣貌,所以才會以「俯瞰」的視野重新發現機能與洋服之間的關聯性。我從這些老物件的設計中發現 ASEEDONCLÖUD 如同線頭般的起始點,這些 19~20 世紀的古著將我們現存生活中所沒有的「非日常」再一次地緊密連結。

Q:你提到所謂的「新古著」定義是什麼?什麼樣的新古著是 ASEEDONCLÖUD 想呈現的?

A:「新古著」,意指乍看是現代的服裝設計,卻是從舊時代工作服所學習,並且是現代服所未見的要素置入,兩者和平共存的結果。就像我上一題所提到,這些過去實際被穿著使用的工作服,有著相當多我們當代所無法想像的生活型態與樣貌,因而讓我有了像是奇幻小說般(非日常)的想像。ASEEDONCLÖUD 所想呈現的新古著,簡單地來說,像是日常便服卻能隱藏非日常元素的衣著。

(圖說:2014年-Shonenba少年場,挖到時空膠囊的坑夫一瞬跌入學生時期的回憶。Photographer: .HAL KUZUYA ,Perle Management)

Q:中學時代你曾隨著父親一起在德國生活,爾後到英國倫敦求學,學校影響你最大的是什麼?海外經驗對你個人以及對你的設計來說,有什麼樣的影響?

A:設計師當中,有超脫現實與日常而創作的人。但在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所提倡的是,你所設計的衣服與平常的生活、飲食、家族都應該要像是「戀人般」的存在,也就是說真誠面對而沒有一絲虛假。這樣的時裝設計前提之下,我期望自己也是以相同的觀念進行創作。出國留學前,我一直都在日本生活,在當時的日本要與外國人相識的機會基本上是完全沒有的。真正離開了日本,與各種不同國籍的人相遇、學習,重新將自己的國籍、文化、宗教感與價值觀等再次確認,也因此對自己提出了:「只有我能做的設計是什麼?」這樣的疑問。在追尋答案的過程中,讓我再一次發現自己的重要人生經驗。

Q:時裝設計經常都會表達出不可思議的世界觀,你平時對其他設計領域有興趣嗎?平時又有什麼樣的嗜好?

A:不單單只是時裝設計,各式各樣的設計領域我都非常有興趣,特別是與生活有關、反映不同生活型態的物件,包含器皿、室內設計、產品設計等都有涉略。而且我非常喜歡大自然,所以假日的時候我經常會去爬山。

Q:今年是 ASEEDONCLÖUD 創立十週年,在這十年間你認為時裝設計圈有什麼樣的變化?對未來時裝業界的期待?

A:這十年間網路媒體的傳播力量變成非常強大,資訊的取得變得容易,許多人在不知道設計背後的製作與概念之下評價、消費,也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快速時尚的影響力變得非常大,這與十年前時裝設計的價值產生了很大的變異。而我的觀察,時尚領域過去作為溝通工具的角色也會開始產生變動。我希望未來時裝業界是一個源源不絕提供給人們生活豐富與色彩的產業,也期望設計師們能擁有從側面解讀時代的能力,並且保有不斷前進與不停止創作的覺悟。

玉井 健太郎 Kentaro Tamai

1980年日本千葉縣生。2005年英國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男性服飾學科畢業,爾後於倫敦 MARGARET HOWELL 擔綱助理設計師。

回國後,與同樣是服裝設計師的山縣良和共同創立 writtenafterwards。09年離開團隊,獨力創作品牌 ASEEDONCLÖUD。

專欄介紹
破點 POINT

破點 POINT

雖說書本與筆記本仍是我們的心頭好,但不可諱言隨身行動裝置,早已佔據大夥們一整日大部分的時光;目光離不開螢幕,但更渴望在指尖滑動流竄的,再也不見沓雜有如內容農場般的訊息。取而代之的,是貼近有感、對你的味、進階質感生活的實用定製化內容。風格化、客製化的準頭正瞄準各行各業, 關於線上設計媒體—— 請來《 破點 POINT 》坐坐。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5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