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首 頁 > 政治 > 江蕙演唱會四問,台灣怎麼了?
江蕙演唱會四問,台灣怎麼了?
瀏覽數 / 1,296,400+

江蕙演唱會四問,台灣怎麼了?

王美珍

(圖說:江蕙演唱會台北售票端點的排隊人潮,熱心網友TAO提供)

江蕙演唱會一票難求的種種爭議,終於在昨晚(7日)結束。台灣社會一如往常,一路罵到尾。這次,挨罵的包括寬宏藝術、 文化部、甚至江蕙本人。一場演唱會,宛若一面鏡子,映照出許多台灣怪象。敲敲心門,我們能否有勇氣自問:台灣,真的是一個夠文明的社會嗎?

問題一:只要有號碼牌就一定要買到票?

事件: 售票現場有2250名民眾發起簽名連署,要主辦單位保證「拿到號碼牌的人每個一定都能買到票」。

筆者想起曾在倫敦一場熱門音樂劇表演的購票經驗。由於該劇風評頗佳,又是好萊塢明星在英的首次劇場表演,網路票早已賣完,想看的人只能現場買票。我早上九點就去排隊,隊伍以非常緩慢的速度往前進。到了早上十一點半,眼看著排在我前面的人龍從百人縮短到大約只剩十個人,離售票口僅剩幾步之遙時,沒想到工作人員出來宣布:「不好意思,我們的票賣完了!」

我愣住了。當天,氣溫將近零度,寒風中排隊快三個半小時,我的手和鼻子都凍紅了,並犧牲了其他行程,結果卻是一場空。我心想:「英國人真笨,為何不發號碼牌呢?這樣就不用白等!」

回頭一望, 令我驚訝的畫面出現了:排在我後頭大約還有一百多人,長長的站滿整條街。大家聽聞已售完,迅速一哄而散,沒有一個人多說一句話。 我趕緊抓著我後方的英國年輕人問:「你不會覺得等了很久卻沒買到,很令人沮喪嗎?」他笑笑地說:「好的表演,等待是值得的;沒買到也沒辦法,位置有限,總是有人比我們更早來啊!」

不到幾分鐘,街道恢復了本來的樣子,只剩天空飄起安靜的小雪。

​(圖說:倫敦音樂劇排隊現場。將近零度低溫,等了三小時半沒有買到票,民眾也毫無抱怨。王美珍攝)

對比一下台灣的等待畫面是這樣:民眾現場怒喊要寬宏售票和江蕙經紀人陳子鴻出面交代,一度試圖想破門而入,並有警察駐衛,群眾中有人向發言人潑灑咖啡,場面一度失控……。這,是一個文明社會?

一家旅行社資深領隊表示,每當在國際機場遇到班機因天候或安全檢修之故延宕,別的國家的人通常會安靜等待(因為,延宕亦非航空公司所願),只有台灣人會集結抗議,要航空公司給交代。

問題二:買不到票,是政府的錯?

事件:消保處1/7日下午召開記者會,找來文化部、內政部警政署一起對外呼籲消費者不要購買黃牛票。文化部官員表示還沒和寬宏公司協調過,因此被媒體與網民大罵:「要官員幹嗎?」批判文化部消極。

寬宏藝術開放購票後,史上空前35萬人湧入,系統難以因應,造成大當機,讓許多人根本連售票系統首頁,引發民怨。寬宏藝術的系統,未能在這樣大型演唱會做好因應,確實值得檢討。然而,其系統是否太差、應如何改進,卻都仍是民間公司的商業抉擇,本應交由市場決定。若經營者決定做更高的投資、更好的服務,自然得以在市場存續;反之,消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若不改進後影響業績,自然會被市場淘汰。

一般民間的公司經營不善、服務不周到,除非它違法,不然,政府本不能介入,除非是威權共產國家(高鐵等牽涉公股的重大公共建設除外)。 因此,我們看到文化部發出的聲明是:「主辦單位寬宏藝術曾具備多次演唱會售票經驗,對於此次江蕙演唱會售票理應於事前妥為準備,完整規劃,無論於售票系統設備方面,抑或售票資訊之告知,均應負起改善之責,以保障消費者權益。」

​(翻攝自寬宏藝術FB粉絲專頁

很明顯的,這僅是因為民意所趨,文化部不能不回應的一份聲明, 好像說了什麼,其實又什麼都沒說,政府的角色僅能「建議」而已。要妥為準備、改善,誰不知道呢?回歸此事件的本質,本來就僅是一個民間的商業行為,和一般演唱會並無不同,而一般的演唱會,根本不需請政府出面 。要如何讓寬宏改善?唯有既有客戶、消費者不再選擇它,營運受影響時,企業自然會求改進,決定權仍在客戶與消費者的手上。

一個成熟的文明社會,當能分辨民眾、企業、政府各自擔任的角色與權責。一遇到問題,先怪給政府,顯然是最容易的方式,卻是問錯了問題。

問題三:江蕙是在饑餓行銷?

事件:鄉民女神qn(黃拉結)在臉書上表示,以前很欣賞江蕙的歌聲,現在卻只剩下不屑,認為江蕙根本就是飢餓行銷。

一票難求造成的種種「二姐事件」,讓網路上漸有「陰謀論」的聲浪傳出,認為江蕙故意在演唱會前宣布封麥,造成搶購熱潮或拉抬自己地位。

(2015江蕙「祝福」演唱會廣告。來源:Youtube)

這點不需再多作說明了。江蕙過去的演唱會本來就場場秒殺, 因為拿了太多次金曲台語女演唱人獎,甚至還以鼓勵新人為由,宣布自此放棄角逐台語女演唱人獎。她的地位早已毋庸置疑,根本不需要透過爭議來拉抬自己。

令人悲哀的是,過去台灣以人情敦厚自豪,本是文明社會的珍貴底藴。在酸民當道時代,這樣的價值是否已逐漸消彌?

問題四:黃牛票猖獗,鬼島縮影?

事件:黃牛票猖獗,一張幾千塊的票喊到十萬元。

一位朋友如此說:「台灣的房子買來不是要住,是要轉手漲價賣給別人的。台灣的演唱會票買來也不是要聽,是要轉手漲價賣給別人的。就這樣,自己人炒自己人,鬼島就自毀了。」言簡意賅,說明台灣亂象。

真的愛江蕙,就讓二姐好好休息吧!

唱了三十幾年歌,江蕙決定退出歌壇。就像一般人工作了三十年,也會想退休吧?加上她受眩暈症所苦,求完美的個性亦讓她近日為了演出每天失眠。所以,就讓二姐好好的休息吧。無論你排隊再久、有多孝順、有多愛江蕙,都沒有人能以民意掐著江蕙的脖子,以萬人聯署的壓力、政治人物書信要她一定得加場或凱道開唱──這,仍是她的選擇與自由。

面對霓虹天鵝,台灣要更冷靜的因應

《華爾街日報》專欄作家傑森.史威格在2011年曾提出一個新名詞「霓虹天鵝」, 用以描述近期歐美的關鍵經濟事件, 意指快速轉變的社會下,許多出乎預期的事件閃閃發光的出現,人們卻無法應對。

他曾說,「人類的心智,遇上真正罕見、重要、難以預料的事時,經常顯得毫無準備,」他說:「我們的心智,和我們的市場,都沒準備好面對霓虹天鵝的挑戰。」

江蕙告別歌壇,引發世上空前絕後的購票潮,無論是原有的系統、民眾的情緒都難以因應。我們可以借傑森.史威格的話來說,這亦是大眾文化的一種「霓虹天鵝」事件。未來,當台灣各領域面對更多難以預期的霓虹天鵝事件,我們是吵成一團,還是冷靜應對?

謝謝江蕙,不僅因她的歌聲帶給我們美好,也因著這次告別演唱會,讓我們看見台灣社會許多反省的空間。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5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