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首 頁 > 評論 > 大學生的電影夢
大學生的電影夢
瀏覽數 / 10,600+

大學生的電影夢

大學生亭雅

金馬影展風光結束過後,想知道除了業界的大導演外,還有哪些人也在為台灣的影像努力嗎?一起來看看這些大學生想要透過影像傳達甚麼吧!

留著個性的鬍渣,談話間帶點桀驁不馴卻又成熟的氣息,如果要我形容他,我會說,邱珩偉是一個裝著老靈魂的年輕人。自組團隊成立組成N&M Studio,參加過大大小小的拍片競賽,從台南39小時拍片競賽到南方影展,都可以看見他執著的身影。立定志向要當導演的他跟我說:「當你真心喜歡一樣東西的時候,只有當你做那件事,你才會感覺活著。」影像對他而言,與其說是興趣,不如說是生命的原動力。

創立N&M Studio的過程中也遇過許多難關,其中最困難不是拍片這件事,而是「團隊經營」。如何讓一個團隊信任你,並答應一個導演的所有要求,一起為這部片子共同付出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拍片的經驗讓他了解夥伴是何等重要,也讓他更加珍惜身邊得來不易的友誼。

如果說,拍片是一種認識世界的方式,拍攝《人魚倒敘》讓他更了解身障者的為難,開始反思:「是身障者本身行動不便,還是我們這些直立人,讓他們無法享有相同的自由。」電影是生活中的碎片,邱珩偉關心社會議題,因此也希望別人從他的電影裡看見「生活」樣貌。我也認為一部好的電影,不應該是有距離感的,而是能讓人感同身受,如遇知音。

曾偉斌,一個對影像充滿熱情卻又無比安靜內斂的男大學生,回想起第一次見面時,這個人給我的衝突感至今仍然存在。我一直覺得一個導演應該是要懂得與人相處與溝通,但他卻說自己其實是個不擅言詞的宅男。不同於一般對於導演喜愛文藝片的形象,他坦言自己也很喜歡厲害的特效和爽快的大場面,所以創立了NVCC影像創作營,想要在成大匯聚更多喜愛音樂、影像、媒體傳達的朋友,一起創造更多回憶。

拍得讓人看不懂的,才是好電影嗎?曾偉斌說自己拍的東西其實都很簡單,想傳達的也不是太過崇高的理念,只是希望能夠藉由影像說出一些自己想說的故事,然後讓這些故事也觸動到一些人的心。《愛無反顧》這部獲獎的教育部性別平等微電影就是想翻轉異性戀霸權看待同性之愛的角度,希望讓更多人開始思考愛的可能性。

在這個知道拍電影會賠到不行,又困難重重的產業環境下,看到這兩位決定為自己也為社會留下更多故事的人,同為成大人的我相當於有榮焉,幸運有這些瘋狂的靈魂,才能拍出深刻的電影,為更多人留下青春的夢。


天下文化 / 小天下 / 未來少年 / 遠見雜誌 / 30 雜誌 / 哈佛商業評論
Copyright© 1999~2015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