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文/沈瑜 攝/張智傑、蘇義傑、賴永祥

你對新住民、新二代還停留在「低我一等」的意識型態嗎?其實30年下來,新住民已開始質變,在各行各業表現傑出;新二代也與台灣的孩子一樣,透過努力學習,展現才華。

包括新住民及其子女,台灣已有超過100萬的「新台灣人」,其中不乏優秀人才。

來到政大創新育成中心,一身時髦套裝的陳凰鳳領著記者,參觀她創辦的NCTV(台灣新住民媒體)拍攝直播現場。她指著牆上幾位窈窕多姿、身穿越南傳統服飾長衫女子的海報介紹,「這些姊妹都是新住民,有三位在台灣念碩士,一位是留學生。」

陳凰鳳操著一口流利中文,臉上掛著自信大方的笑容,她自己也是新住民,嫁來台灣近20年,擁有台灣的碩士學位。她還有好幾個身分:政大越南語講師、教科書作者、主持人、節目製作、直播主。不僅是台灣開創越語教育的第一人,2015年還得到金鐘獎廣播教育文化節目主持人獎。

政治、教育、演藝圈 都有他們的身影

其實,不含移工,台灣已有超過100萬的「新台灣人」,包括新住民及其子女,他們早已融入台灣社會各角落。你可能會在家長會遇到某位媽媽就是新住民,經常去的小吃店是新住民開的,假日想放鬆去做美容美甲,為你服務的也可能是新住民。

其實,她們與我們並沒有什麼區別。有的甚至表現優異,顛覆民眾對新住民的刻板印象。如2016年柬埔寨裔外配林麗蟬被國民黨選為不分區立委;越南外配胡清嫻被聘任為總統府國策顧問;印尼外配莫愛芳瑜於2007年以電視劇《娘惹滋味》獲頒金鐘獎單元劇最佳女主角;來自越南,首次演戲就於2016年憑著《新娘嫁到》飾演新住民,入圍金鐘獎最佳新進演員的阮氏翠恆,以及來台讀書、結婚,著述《台灣─越南重要法律名詞對照表》的越南外配陳玉水等。

新住民陳凰鳳 力爭平權深耕語文教育

而陳凰鳳就是代表之一。她畢業於胡志明市大學法律系,第二外語選修中文,打工接待外賓時,與來自台灣的先生認識相戀而結婚,2001年正式移居台灣。

來台後的陳凰鳳,一度很震驚,從未想過自己同胞會在台灣遭受這種待遇。20年前,台灣的鄉下電線桿上,還到處貼滿「30萬買越南新娘」傳單,更多的是媒體的負面報導。由於有口音,外人也常用異樣眼光看她,她很難受。看她消沉,先生建議她去伊甸基金會當志工、到聯合醫院幫新住民翻譯。第一線接觸後,她得知新住民最大苦惱就是語言不通。

先生鼓勵她去教中文。她在社區大學的第一堂課,後面竟坐滿新住民的「家人」,「那些都是不信任我的新住民的先生或公婆,怕我挑撥離間,帶壞她們,坐在後面『監聽』,」陳凰鳳笑說,後來大家彼此瞭解後,監聽的人變少了,變成「旁聽」的家人,都是想學越文,跟老婆或媳婦溝通。

她心想,藉由越語教學,就能縮短新住民與夫家的距離,也邁向越語教學的之路。由於教學教出好口碑,2005年教育廣播電台邀請陳凰鳳開《越語輕鬆學》。

但廣播聽眾看不到發音嘴型,陳凰鳳決定跨足電視。在華視教育體育文化頻道開播《越說越好》等系列節目,由陳凰鳳主持教學,還邀請各界人士一同學越語,連前總統馬英九都曾上過節目。知名度漸增後,走在街上都有學生認出她。

後來,陳凰鳳想製作一個從新住民角度出發的娛樂節目,但製作費用很高,她跟移民署申請補助。

來台近20年的陳凰鳳,是推動台灣越語教學的第一人,且還榮獲金鐘獎主持人獎殊榮。NCTV是她近期創立的新住民媒體平台。

沒想到卻有評審質疑:「做這節目幹嘛?」「怎麼保證收視率?」陳凰鳳很氣,義正辭嚴說,「台灣既然強調我們是弱勢,為什麼還要強調收視率?難道設置殘障區也是為了使用率嗎?」

經過一年努力,她終於拿到補助,在2015年開拍《快樂新住民謝謝台灣》,包括戲劇、教流行用語、拍攝新住民的活動等。有一次的特別節目「新住民親子東南亞語歌唱比賽總決賽」,還邀請到總統蔡英文頒獎。

陳凰鳳還與資深廣播人賴素燕及四位新住民共同主持《幸福聯合國》,這個節目在2014至2016年入圍三屆金鐘獎,創下首次新住民敲響金鐘的紀錄之外,2015年不負眾望,拿下金鐘獎教育文化節目最佳主持人獎座。

現在,陳凰鳳忙於越語教學,還開辦NCTV、做電商,並與台灣新創公司創意點子合作,號召新住民姊妹當直播主,透過隨看即買、代購直播方式,將台灣優質產品行銷到東南亞。

新二代蕭心瑜 為跨國文化血統驕傲

其實,跟陳凰鳳一樣擁有高學歷、創業的新住民愈來愈多,陸續在不同行業嶄露頭角。而她們所孕育的下一代,也是台灣未來的棟樑之一。台灣與東南亞跨國婚姻超過30年,2003年前後達到最高峰,這些孩子目前大約在高中、大學階段。目前光是中學,每11位學生就有一位是新二代。

過去,民眾對新二代有著既定印象,推斷父母大多為弱勢,會影響其學習、社群表現,然而2018年師大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教授陳學志所帶領的團隊,研究全國超過6000名新二代與一般中學生,發現新二代雖在生活適應與學業表現較弱,但創意能力及創造力則優於其他學生。

研究團隊證實,由於他們從小接觸跨國文化,較願意思索新觀點、挑戰現況,也比較會以開放、多元的心態看待其他族群及事物。

今年要升大三的弘光科大美髮系學生蕭心瑜,就是積極樂觀的新二代。去年,她到日本參加「日本SPC GLOBAL美容美髮萬人競賽」,面對幾百位對手,有很多是資深設計師,她卻脫穎而出,奪得國際金獎及優秀賞獎,為校爭光,當初得獎的假人頭作品還放在系所展示。

這項殊榮得來不易,家境清寒的她差一點與獎項擦身而過。蕭心瑜的父親在彰化做五金粗工,媽媽來自印尼偏鄉。她的姊姊因逢遭事故欠債50萬,媽媽為了替她還債,每天做三份工作。

台印新二代蕭心瑜,不畏清貧,立志成為獨當一面美髮設計師。

即使經濟狀況不佳,蕭心瑜並不因此喪志,她國中讀技藝班,發現自己喜歡美容美髮,就讀明台高中美髮技術科時,就積極參加比賽,幾乎都是全班第一名。後來推甄上了全國數一數二美髮專業科系弘光科大美髮系。

想成為獨當一面的設計師,要先從洗頭髮開始。蕭心瑜大一到美髮店實習,因長期碰清潔液和吹頭髮,雙手乾裂還流血,但她知道這都是必經之路。

她還要砸錢買材料練習,好的假人頭一顆就要3000元,染膏、定型液、電棒都是千元起跳,負擔龐大,她必須自己籌措。

去年,當她知道有SPC競賽時,就下定決心參加,然而去一趟日本要花5萬元,即使在家扶中心打工存了2萬元,仍捉襟見肘,不得已跟爸爸開口。但家裡實在沒錢,爸爸一開始反對,蕭心瑜仍勇敢說,「我付出努力,機會難得擺在眼前,為何不能牢牢抓緊?」爸爸終於被軟化,同意她出賽。她開始寫企畫案,爭取家扶、學校補助,在多方資助下,終於成行。

為了取得好成績,她每天練習到深夜,甚至比賽前一天還在旅館與老師調整染劑顏色,最終贏得獎項。「能在流行大國日本,打敗這麼多好手,真的覺得很酷!」蕭心瑜露出自信的笑容。「因為跨國文化在我體內,讓我更加有國際觀,」蕭心瑜以有印尼血統而驕傲。過去常受到各界資助,她很希望能回饋社會,因此今年暑假預計與學校環台義剪,「我也計劃到日本當交換學生,」蕭心瑜的雙眼透露出對未來的期待。

新二代在台人口已超過50萬人,也有人開始從政。就像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是美國與非洲裔黑人的後代,說不定未來的台灣總統,也可能是新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