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力州

楊力州

2016-01-28

「卡世代」怎麼辦?

2008 年8 月,魏德聖所執導的電影《海角七號》在台灣上映,創下超過5 億元的票房佳績,被視為是當年的國片奇蹟。這部電影沒有超級英雄,有的只是一群「失敗者」:男主角阿嘉在台北玩樂團沒能玩出成績,只好

輕生活

2016-01-28

死亡邊緣的一線曙光?

最慘的年代,該如何從死亡中重生?在取消戲院映演國片比率,不再對外國電影徵收國片輔導金,加入WTO 後又對電影製作、行銷與放映服務做出完全的市場開放,台灣電影面對「迫切的危機」,加上拍片環境不景氣的影響

職場學

2016-01-28

貪婪之島,人性的貪與善?

1990年代,熱錢湧入、新台幣升值,台灣股市破萬點,金錢遊戲的氛圍攪亂了人們的生活步調。賭博成為全民運動,因金錢利益而起的綁架案時有所聞。過往民間純樸、良善的風氣似乎已不復見。在這樣的時代氛圍下,由陳

輕生活

2016-01-28

面具下模糊的自我認同?

30年前,電影《兒子的大玩偶》就碰觸台灣認同問題,當我們塗抹上小丑的面具,大家才會說「原來!我認得你」。可是這個世界上人們不知道小丑面孔下原始的面貌是什麼,台灣原始的面貌又是什麼?1982年由《光陰的

輕生活

2016-01-28

聽見時代的過錯

時代過去了,國家真的變得更美好了嗎?當我們回顧歷史,會發現時代的過錯不斷上演,30 年前因為都市發展犧牲了住在違章建築的老兵;30 年後,國家暴力依舊以「拆屋毀田」拆毀農工階級的家園。我們為什麼要回顧

輕生活

2016-01-28

瓊瑤式愛情,「少女夢」時代?

愛是一種巨大的力量。不是風花雪月,而是人性情感需求的深刻體現,我們在愛中飽嘗人性的脆弱與堅韌,同時發現自己原來比想像中的更勇敢、堅強。70 年代瓊瑤片,用愛情撫慰了一整個世代。從《彩雲飛》、《我是一片

輕生活

2016-01-28

電影開啟時代對話

那時,一部電影,一個時代,一場熱血沸騰的夢。此刻,一部電影,一場對話,一段互相理解的開始。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過去,可是我們有相同的未來。每個人不同的過去是事實,可是不知為什麼,對於相同的未來我們卻很

職場學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