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曾文水庫小提琴村,漂流木變「和平牌」樂器,青年有志留鄉

地方創生需要人,也要有愛和創意
文 / 彭美琪    攝影 / 張智傑
2022-05-31
瀏覽數 24,050+
曾文水庫小提琴村,漂流木變「和平牌」樂器,青年有志留鄉
圖/彭美琪提供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曾文水庫裡常在風雨過後,浮現許多漂流木。從竹科返鄉的青年出任村長,與NPO組織一同化腐朽為神奇,把漂流木製成小提琴,帶動偏鄉地方創生。

沿著省道台3線,駛進蜿蜒山路,來到嘉義縣東南方的大埔鄉,距嘉義市60公里,是嘉義縣人口最少的鄉鎮。

儘管要開上很久的車才能抵達大埔鄉,但毗鄰台灣最大水庫、曾文水庫,風景如詩如畫。

大埔鄉中的和平社區,地屬曾文水庫水源保護區,因此無法設置工廠或土地開發,人口外流嚴重,甚至多年來只有一位老醫生長期駐守衛生所。

延伸閱讀

7旬醫生林英龍守護大埔,24小時待命「即刻救援」

地處阿里山山脈,全境有90%以上的土地屬國有或保安林地,當地生長著許多木種且林相豐富,而當颱風來臨的季節,水庫裡常散落著因風雨打落的漂流木。

儘管受到產業發展的限制,和平社區的村民還是想翻轉偏鄉命運,村長吳倚豪想到曾文水庫這些漂流的廢棄木料,其實是製琴的好材料,於是參考外國的作法,嘗試木製小提琴,希冀創造大埔地方特色。

用在地素材製琴,展現社區生命力

偶然的機緣下,村長吳倚豪認識了小提琴音樂家黃聖彥,邀請對方每週從台北到嘉義教社區孩子演奏小提琴,也帶著社區長者製作小提琴,現在共計有20把手作琴。

「歐洲製琴,不是用楓木就是雲杉,我們很特別,用漂流木和竹子,」吳倚豪笑著說,利用在地素材,是希望呈現大埔的特色。

矗立著巨大玫瑰花束造景的西拉雅國家風景區管理處,位於室內的大埔旅遊資訊站,便是製琴的工作坊,幾乎每週都有來自外縣市的人,特別是親子家庭,前來學習製作本土小提琴。

製琴時,工作坊十分鼓勵自由發揮創意,譬如在琴身上描繪絢麗圖案。聽聞吳倚豪解說大埔的特色是很多老鷹,有人就把琴頭刻成老鷹頭的形狀。

這位從竹科返鄉的年輕村長指出,有在地素材,有製琴工藝,就可以用社區的生命力,為琴延伸出很多的造型。每一把琴的背後,都有一個自己的故事。

延伸閱讀

日本食農教育最前線!台灣人翻轉山形縣雪國的地方創生

「其實廢棄的洗衣板,也能製成小提琴,」吳倚豪拿起一把扁平的琴展示,還真的能拉出聲音:「這邊的琴都有經過嘉義市管弦樂團團長調教過,其實音質還是不錯的。」

看到垃圾被「點化」製成小提琴,對下一代的啟發很大:「看到垃圾也能變身,這邊的小孩會覺得就算曾經吸毒、搶劫,最後還是有機會可以改變自己。」

台灣最大水庫「曾文水庫」。張智傑攝圖/台灣最大水庫「曾文水庫」。張智傑攝

製好的琴並不賣,而是促進社區產品販售

特別的是,「和平牌」小提琴能為地方經濟創生,尤其不是因為賣琴而獲得收入。

製琴過程完全免費,只是製作完成的小提琴都將留在當地。「我們是讓遊客來這個地方有深度地感受小提琴,遊客愈多,順便帶動社區週邊商品的買氣,來創造社區的收益,這些錢100%會再回歸到社區來做偏鄉音樂教育,」吳倚豪說。

2021年3月開始迄今,身處台北的台灣公益聯盟,大力支持大埔鄉和平社區用曾文水庫漂流木教導民眾製作提琴的計畫。

該NPO一方面鏈結外部資源,資助小提琴音樂家黃聖彥授課及製琴課程,一方面也協助將大埔鄉的特色農物產,如竹炭花生等在公益網站平台上架行銷,也邀請企業共襄盛舉。

在地長輩學製琴拉琴,世代共好

製琴計畫,也為在地的老人家帶來了金錢無法買到的價值感。

不遠千里而來、為數眾多的製琴「學徒」中,竟然還有70多歲的陳伯伯,他居住於山腰的大埔村,距離和平村大約30分鐘車程,過去以務農為業,拉拔孩子長大成家立業,現在也當了阿公。

2021年8月來到和平村,他笑說在此之前與小提琴一點關係都沒有,因為體驗製琴覺得很好玩,就定期來學製琴,希望製成一把提琴後,可以開始和「老師」黃聖彥學習拉奏小提琴。

如此一來,不只讓自己的退休生活有不一樣的學習,和兒孫們之間也多了許多話題,希望自己成為孩子和孫子們「活到老學到老」的好榜樣。

在嘉義大埔的山上,遇見青春的美好

在台灣公益聯盟的引導下,在大埔旅遊資訊站旁的一排貨櫃屋裡,展開地方創生,同時為返鄉的大埔青年打穩新工作的基礎。

一頭柔順的長髮,配搭清秀白嫩的皮膚,26歲的筱羽(化名)臉龐有些稚氣,帶著大山裡的人特有的熱情與質樸。

160公分的嬌小身材,站在廣闊的曾文水庫湖畔前,讓人意想不到,社區裡以貨櫃屋搭建的共餐學廚房,來自這樣一位離開家鄉十多年後、仍然決定返鄉打拚的年輕身影。

大埔鄉青山雲霧綠意盎然,擁有全台面積最大的曾文水庫,好山、好水,但也好無聊,沒有都會地區裡的休閒娛樂設施與便利,就算是走在大埔鄉的「曼哈頓大道」──村長戲稱這其實就是大埔鄉最熱鬧的一條街,5分鐘走完──也只有砂鍋魚頭店、賣紅茶的,土產店以及教會,而全鄉唯一的7-ELEVEN,還是近幾年才開幕的。

筱羽表示,國中畢業後必須到外地求學,因為大埔鄉最高學府就是大埔國中,大學畢業選擇回到家鄉在社區發展協會裡服務,起初是為了孝順陪伴長輩。

延伸閱讀

地方創生未來召集令!尋找一所被地方真正需要的大學

放下朋友和城市的便利和熱鬧返鄉,雖然還是有些捨不得,還有好多想學習和探索的事物,但在投入社區工作後,和夥伴們一起規劃社區的課程活動,陪伴孩童們成長,甚至撰寫企畫書,爭取資源以發展社區漂流木變身小提琴的特色產業,讓遊客來到大埔時,能夠盡享湖光山色和悠揚提琴樂曲,其實很有成就感。

筱羽說,慢慢地自己愈做愈起勁,而家人也由不理解轉為大力支持,現在不論大埔藝術節、或者水庫節等活動,家人會呼朋引伴召集鄰近和山下的親友們一起參加,讓更多的人看到家鄉的美和樸實,她覺得是一件很棒的事。

現在的大埔鄉和平社區發展協會,共有7位移居及回留青年,筱羽是其中2位回留青年之一,另一位是回鄉的媳婦,因著結婚隨夫家而離開城市;其餘5位來自屏東、台南、高雄,都是喜歡寧靜的大埔,喜歡親近自然山林,還有是為一圓心中地方創生的夢, 選擇留在大埔,選擇繼續愛這個地方。

地方創生需要人,也要有愛,產生對土地的信念和目標,慢慢地串連起每個人的力量,才能走得更長久。筱羽和其他青年,用愛在創生的過程中不斷地提升自己,為大埔留下回憶,留下自己青春的美好。

嘉義地方創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