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為藝文產業的堅持苦撐!果陀劇場:只要不放棄,總還會有機會

因疫情影響,直接蒸發2000萬……
文 / 魯皓平    攝影 / 魯皓平
2020-05-06
瀏覽數 31,150+
為藝文產業的堅持苦撐!果陀劇場:只要不放棄,總還會有機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事業我們做了32年,未來,還要用戲劇持續讚頌。」──果陀劇場

華麗的舞台、多變的澎湃機關和充滿特色的造型設計,透過簾幕掀起後的肢體互動和表演,舞台劇總是能帶給觀眾扣人心弦的感動和震撼。

透過一齣齣劇情的起承轉合、充滿情緒鋪張的氛圍蕩漾,許多人往往能陶醉在那樣的渲染中,迸發獨一無二的感官饗宴。

特別是在劇場內表演者和觀眾微妙的互動中,那種充滿魅力的詮釋,是透過銀幕隔閡下,無法感受的臨場感和喜悅。

劇場正面臨空前的營運危機

1993年《淡水小鎮》已故張雨生擔綱演出男主角圖/1993年《淡水小鎮》已故張雨生擔綱演出男主角

然而,近期因為新冠肺炎的影響,許多劇團面臨前所未有的衝擊,不敢進場的觀眾和密閉式的空間成了防疫上最害怕的破口,許多檔期停演、取消,就連已有30餘年歷史的果陀劇場,目前也面臨危急存亡的感慨……

創立於1988年的果陀劇場,在台灣初萌芽的藝文環境創團,為當時的台灣帶來極大震撼。專業的團隊及成果優異的創作成績,讓果陀在創團第10年即一躍而為台灣現代劇團的領導品牌,32年來,80多齣作品,內容古今中外、包羅萬象,「但創作的信念只有一個,就是與每一位看戲的觀眾,分享舞台上的美好世界。」

對果陀劇場營運長葉向華和行政總監林珏君來說,當前的疫情衝擊確實是始料未及的震撼。

這波病毒就像是突然席捲的暴風,原先認為也許並不嚴重的風勢,卻在一個轉瞬間掀起波瀾──沒有人能夠倖免,也很少有企業能全身而退。

疫情嚴重衝擊 果陀直接蒸發2000萬

果陀劇場營運長葉向華(右)和行政總監林珏君(左)圖/果陀劇場營運長葉向華(右)和行政總監林珏君(左)

葉向華分享,舞台劇的魅力,是它是一種「儀式感」的場域,觀眾和演員一起呼吸、大家都是在同一個空間裡,表演也會隨著觀眾的反應而有變化;而林珏君則說,舞台劇是種身心的洗滌,你可能被現場的氛圍感動、因為一句話能迴盪許久,這是看電影未必能有的感觸。

然而,從一月開始的風吹草動,到三月硬撐完的演出,果陀忍痛宣布接續到六月底前的演出全面延宕,林珏君表示,「到目前為止,因為疫情影響的票房,整體損失已達到2000萬。」後續演出的場地協調、因應延期搭配的廣宣成本、退票手續,成了果陀當前最忙碌的問題,而演員們為了疫情過後的順利演出,也沒有鬆懈各種事前排演的練習,「我們花的是比平常更多的心力。」

葉向華坦言,一齣舞台劇從無到有要辦到好,成本至少1500萬至1800萬,「在國外,許多劇團的收入約是票房、藝術組織贊助、個人贊助各佔約3成,而台灣的劇團,則90%都是來自於民眾購票入場的票房,因此當觀眾直接不能進場,整個公司的營運是直接掛零。」

林珏君說,以前在疫情之前,一天可以賣100張票,結果疫情爆發之後,現在一天連1張票都難求。甚至,狀況好時,台灣整個劇場的狀態,所有劇團一週加起來可以賣個上千張,但現在能有個百張就是奇蹟了。

危難當前 慶幸劇團身在台灣

《淡水小鎮》為果陀劇場經典劇作,亦為觀眾人次最高、演出版本最多之舞台劇,圖為2014年之演出圖/《淡水小鎮》為果陀劇場經典劇作,亦為觀眾人次最高、演出版本最多之舞台劇,圖為2014年之演出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身在台灣的果陀,因為疫情控制得宜,目前的演出狀況大致定調在暑假能正常開演的階段,但許多國外的劇團,目前卻連未來在哪都還晦暗不明。

以太陽馬戲團為例,原先就因為債務危機和占股問題的劇團,偏偏在研究債務重組的時候遇上了本世紀最嚴重的新冠肺炎,無法演出的窘境下,他們裁員了95%的員工,加上現金短缺問題,瀕臨破產的命運。

而在英國,老維克劇院面對疫情,對於再次演出的壯況十分不樂觀,因此劇團甚至站出來呼籲,希望觀眾不要選擇退票,以實際的票務支持已經岌岌可危的藝文產業──很多劇團甚至今年完全無法演出。

事實上,過往30餘年,果陀除了榮景外,也未嘗不是沒遇過如此重大的衝擊,葉向華笑說,「我們低潮好多次了,只是這次似乎看不到盡頭。」

持續堅持品質 為未來養精蓄銳

《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千位觀眾起身鼓掌圖/《最後14堂星期二的課》,千位觀眾起身鼓掌

「921地震那年,因為災情影響,整個劇團損失超過2600萬;2007年因為颱風影響,延期三次、取消三次,賠了1600萬;而這次新冠肺炎的損失,到六月為止已經虧了2000萬。」

曾經,有人提出建議,是否將舞台劇演出方式改為線上串流,邀請觀眾在家欣賞。但葉向華說,「我們不這麼想。」

「沒有觀眾的演出,就讓現場演出的特質走味了,因為舞台劇就是沒有距離、獨一無二的,每天看的演出都會因為現場狀況不同而不一樣,與其把現場演出拍攝下來直接上線,我們更希望是在這段期間結合線上宣傳的效果,隨時把自己準備好,待大環境變好,把人潮再導流進劇場,讓觀眾體驗現場演出無可取代的特質。」

值得一提的是,《我的大老婆》原訂5月底的國家戲劇院首演,因應疫情,劇團為保演工作人員生計與求戲更加精密,依然如火如荼如期籌備,並改為「無觀眾正式演出」的心態,更縝密地排練,對外演出則延至7、8月,多了時間讓表演更加精進。

1988年果陀《動物園的故事》為台灣初萌芽的藝文環境帶來極大的震憾圖/1988年果陀《動物園的故事》為台灣初萌芽的藝文環境帶來極大的震憾

目前,為了應對疫情,果陀除了隨時替下半年的表演備戰,他們還推出了「天使會員」制度,期待觀眾能用不同的贊助、支持,幫助劇團度過難關。

林珏君說,「很多產業會減薪、會有無薪假,但我們會保住員工,希望員工跟我們在一起,努力讓員工留在這個環境,才能夠保證讓演出繼續下去。」

果陀表示,「時代,從沒有停止它變動的腳步,一如果陀劇場也不曾稍稍灰心喪志。不管大環境怎麼變遷,不怨恨它為何總往更壞的地方走去。我們一直相信的是,只要不放棄,總還會有機會;只要懷抱著希望,就有可能把夢想實現。」

「這事業我們做了32年,未來,還要用戲劇持續讚頌。」

(部分圖片提供:果陀劇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舞台劇藝術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