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理財特刊

財訊文化事業執行長 謝金河:一生樂當投資家

文 / 林美姿     攝影 / 陳應欽   2004-12-15

財訊文化事業執行長 謝金河:一生樂當投資家


年輕時最討厭人家談股票,現在是股市名嘴,最氣人家「玩股票」。 他認為,股票不是用來玩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投資人想賺錢,就要用功。

知名的股市投資專家謝金河,近來砲轟高科技員工分紅配股的浮濫,為損失慘重的散戶出一口氣。年輕時立志從政的他,在政黨輪替後,有過多次機會轉進仕途,但現在,他只想自在地優游投資世界,做個投資大師,為股民喉舌。

在股市裡有不少「粉絲」的謝金河,曾經很討厭股票。「以前我聽到人家談論股票,常常調頭就走,總覺得玩股票是一種投機、市儈的行為,」他回憶年輕時的心態。

大學時代他最大的興趣是政治,一心想往政界發展。雖然念企管系,他卻選修許多政治相關的課程,辦刊物,寫政論文章。連當兵時,都在黨外雜誌上發表選情分析的文章,還出版過《競選策略》一書,對政治充滿了熱忱。

生性喜歡探索未知的他,三度違反父親的期望。他放棄從師大附中直接保送師範大學的機會;到了警官學校的考場,卻臨時打退堂鼓;通過高普考分發到高雄前鎮海關,最後把報到通知書丟到西子灣,放棄當年人人稱羨的肥缺。

不願意一輩子過著被限定的生活,他選擇到財訊任職。可是財訊大半都是股票投資的相關報導,最討厭股票的他,開始被迫學習觀察股市的運作。

因為想要實戰經驗,1986年當股市站上1000點時,他聽了同事的名牌,以14元買了兩張紡織類股的「福昌」,沒多久股價掉到10元,最後福昌甚至下市,成了壁紙。第一次就失敗的投資經驗,讓他驚覺原來買股票是需要下功夫的。

謝金河以念研究所的精神苦讀,花了一年,大量閱讀股市相關報導和書籍,充實和基本分析、技術分析有關的知識。後來又花了幾個月,從頭翻閱1962年股市開市以來,所有《經濟日報》的股市新聞,奠定他對股市歷史的認知。當年才三十出頭,股齡很淺的謝金河,很快就摸清楚市場主力和作手呼風喚雨的炒作模式。

優游股海 樂趣無窮

即使一頭栽進證券市場,他以往政治分析的素養還是起了加分效果。

1985年十信金融風暴,他以政治的敏銳度,深入探討幕後政商關係的糾葛,這套方法後來也適用新玻等爆發財務危機的個股。他終於摸索到一條路,把過去的興趣和現在的工作結合,漸漸對股市產生興趣,也自己發展出一套「以政治角度看經濟,用經濟的角度看政治」的觀察模式,讓自己的視野比別人更廣。

例如油價上漲的議題,一般的分析多集中在油價漲到多少,會對經濟產生多大影響?但他卻認為這次的油價上漲其實是全球金融大戰的一環。

他剖析,美國的戰略是把石油價格拉高,推升原物料價格上漲,讓全世界進口最多原物料的中國大陸受不了,必須放手讓人民幣升值,最後就可降低中國對美國龐大的貿易順差。

如果瞭解油價背後的國際戰略,「未來人民幣一旦升值,油價和原物料價格將會開始回檔,」他做了這樣的預測。

謝金河的投資心法是,「當經濟現象發生細微的變化時,就要思考背後所隱藏的內涵,從中看出未來的趨勢」。他覺得這個尋找新趨勢的過程,樂趣橫生,是他沈浸股海最大的緣由。

股市投資須運用大量數字,謝金河的同事說,他不太會使用電腦,可是他的腦袋就像電腦,對於數字擁有過人的記憶力和敏感度,這是他能夠精準研判產業變化的利器。

訪問過程中他不帶任何資料,主要國家的經濟成長率,脫口而出到小數點第二位,對上市公司營收金額也能倒背如流。他是如何辦到的?謝金河說,掌握數字很重要但不能死記,要讓數字說話,成為有用的數字,而且經常使用。

他建議,投資人對上市公司的營業額要有一定的概念。例如台積電的月營收大概在215億元上下,聯電大約在90億元至100億元間,「如果公司發布的新營收突然和以往的軌道背離時,就知道有異常情況發生了,」他說。

用數字說話最客觀,「當我碰到老闆對自己公司的營收支吾其詞時,就可以判斷這個老闆的經營態度很草率,」認識許多上市公司負責人的謝金河說。

當年對政治的熱衷現在已趨淡薄,他感慨地說,「我後來發覺,政治是殘酷的零和競賽,每個人為了位置,想盡辦法擊倒對手,對人性是很大的扭曲。倒不如專注在企業經營上,大家共創新的大餅,讓許多人的生活可以過得更好。」

既然是股市名嘴,常常會接到投資人請教的電話。如果有人一開口就問他:「有哪檔股票可以玩?」鐵定會聽到他不客氣地指正,「股票不是用來玩的,投資股票是要卯足力氣,嘔心瀝血地去研究。」

他常用個例子勸導菜籃族:太太們到菜市場買菜,為了省個十幾塊,殺價殺得面紅耳赤。回到家裡,一通電話買進30萬元的股票,賠了好幾萬元都沒感覺,這叫做「資源配置失當」。

他要大家記得高希均教授的一句話:「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想要賺錢,就要比別人更用功。依他的估計,散戶投資人只要肯用心研究,至少可以晉身為僅占市場15%、有機會獲勝的勝利族群。

股票投資在台灣可算是全民運動,從電視、報紙、雜誌到網路,充滿豐富的財經資訊。謝金河建議投資人,在每天所接收的訊息當中,找到有用的資訊,然後用心思考。

成就感來自「判斷準確」

有一次,他到屏東演講;一位滿頭白髮、七十一歲的老太太問他,現在M2已經快到20%,會不會引發通膨?讓他不禁肅然起敬。「像這種『有心人』,就容易成功,」他微笑地說。

謝金河對上市公司的財務瞭若指掌;對自己投資賺多少,或賠多少卻不太在意,「只要保持贏多輸少的格局,不要輸光老本就可以了,」他說。他最在乎的是「判斷準確」,這才是他成就感的來源。

家裡的財務交由謝太太管理。他張開手掌,笑說自己指頭間的縫隙過大,難以守財,「我身上只要有錢,就會想花光它。」謝金河只做股票投資,太太藝術造詣高,收藏不少藝術品。股市低迷時,謝金河會暫時把資金移往債券,也是交由太太打理。

縱橫股海多年,他操作股票有一定的原則:不炒短線、不會全數賣光股票,也不反手放空。

他最後一次放空,是在1990年股市衝到1萬2000點時,後來不再放空,是為了保持「平衡感」。因為他常提筆寫投資分析,放空股票後,會希望股市跌得愈慘愈好,容易失去客觀判斷,看不見谷底。此外,為了感受投資人被套牢的心情,即使預測行情將大反轉,也不願把股票賣光,「這些年來每次股票大跌,我都有份,可是這樣你就會極力思索,下波行情會在哪個時點來到,」他說。

因為不作空,面臨股市向下修正時,他的策略不是退場不做,就是找出相對抗跌或逆勢上漲的個股。

2004年大盤指數從7135點一路跌到5255點期間,謝金河一直保有中鋼,半年內大盤跌掉1800點,中鋼卻從3月7日的35.3元續漲到37.4元。但如果他持有的是聯電,股價是從35.2元跌到19.8元。「看大盤是一回事,挑選個股又是另一個學問,」他分析說。

常有人說,台灣的散戶大多數都賠錢。謝金河認為這是投資人不用功的緣故,有時也和個性有關。「面對貪婪,你總該克制點,而擁有更多知識,才能克服恐懼與無知,」他說。

從1980的主力年代走到如今法人時代,謝金河很確定,「投資」這項富有變化的挑戰是他的最愛。他希望效法投資大師德國的科斯托蘭尼(Andre Kostolany)、日本的是川銀藏(Ginzo Korekawa),到了人生走向終點的那一刻,還在進行投資;他也希望像美國股神巴菲特(Warren Buffett),有實力在資本市場上「喊水會結凍」。

能把工作、興趣、生活和賺錢結合在一起,「我常吹著口哨來上班,因為這是我一輩子最喜歡的工作,不給我薪水我也要來上班,」他快樂地說。

關鍵字: 投資理財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