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2月號

告別的年代

文 / 吳若權        2004-12-30

告別的年代


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有傑出的貢獻,就算是很有價值的人生。 但是,「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的人生,也可能會有他的灑脫不羈的價值。

2004年11月12日,同一天的電視新聞節目,出現三位先生告別式的畫面。他們以不同的方式,向這個世界說再見。

首先出現在電視新聞畫面的是,台視新聞部攝影記者平宗正先生,位於基隆的告別式。他因為在颱風天奉命採訪分洪道開挖啟用、官員視察的新聞,不幸落水溺斃而殉職,得年三十歲。

當天雨勢很大,洪水暴漲,官員臨時取消行程,平宗正和另外三名記者正要退出現場,準備趕回去發稿時,卻被突如其來的大水沖走,其他同伴都被及時救起,唯獨不見他的蹤影。根據目擊者表示,他在落水前仍掛念著同伴,優先禮讓救難人員搶救另一位落水的女記者,滅頂前的最後一瞬間,竟然還高舉著攝影機,緊緊抱著攝影記者的第二生命。

平宗正殉職的個案,曾引起朝野政客掀起口水攻防戰,但最重要的意義,卻是對新聞記者採訪時人身安全的呼籲。如果媒體懂得藉此反省自律,他的犧牲,很可能會結束新聞媒體為了爭取收視率、而枉顧記者安危的作秀時代。

然而,意義更為重大的卻是,最近幾年來,媒體對各世代貼標籤污名化的做法,也應該就此告一個段落。三十歲的平宗正,應該1974年出生,是台灣媒體最常批評的所謂「六年級」生。媒體不斷渲染說,六年級的他們是「抗壓性低」「缺乏責任感」「外表光鮮、內在卻不堪一擊」的草莓族。這樣充滿主觀、歧視的論調,在媒體習慣譁眾取寵的年代,喧嘩多時,平宗正的離世,應該讓我們在為他默哀的同時,以寂靜的姿態,還給六年級、七年級一個公平、客觀的職場生存環境。

每一個時代的年輕人,都在創造屬於自己的美好時光

第二個出現的畫面,是台灣流行音樂界的創作大師梁弘志的告別彌撒,成為五年級音樂界的盛事。

梁弘志先生因為胰臟癌而英年早逝,得年四十七歲。在民歌盛行的時代,梁弘志有許多膾炙人口的創作,撫慰了當時許多寂寞的心靈。在他的告別式裡,台灣音樂界的好友齊聚一堂,蔡琴、蘇芮、羅大佑、吳楚楚、潘越雲、殷正洋、葉佳修、丁曉雯、韓賢光、陳復明等人,都是當時民歌流行時期的代表人物。起靈時,蔡琴演唱「恰似你的溫柔」,教堂瀰漫著既溫馨、又感傷的氣氛。用自己創作的歌曲,送自己最後一程,對音樂創作者而言,何等哀榮!

在這場告別式裡,也能看見台灣流行音樂的斷層,儘管當年流行一時的「民歌」,已經成為近年許多「老歌」演唱會的主題,當年被當成偶像的民歌手,復出舞台,接受掌聲,緬懷了那個輝煌的年代。但是,即使再多麼優雅、流暢的音樂,終究不敵時代變遷的節奏,周杰倫、5566既已成為市場主流,說起我們五年級的羅大佑,只能在梁弘志的告別彌撒,演奏哀傷的歌。

梁弘志的告別彌撒,徹底結束了五年級流行音樂的年代。即使,重出他的舊專輯精選回顧,也不過是對美好時光的紀念。但美好的時光,並不只是停留在過去,每個時代的年輕人,都用他們自己獨特的方式,在創造屬於他們自己的美好時光。

立場不同,你最敬愛的對象,可能是別人心目中的魔鬼

第三個畫面,是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過世、移靈的場面。

享年七十五歲的阿拉法特,可說是過去五十年間知名度最高、爭議性最強的領導人。他的一生可以說是英雄出少年。

1948年第一次中東戰爭爆發後,只有十九歲的阿拉法特就投身抵禦以色列的抗爭。1964年開始從事科威特祕密組織「巴勒斯坦民族解放運動」(簡稱「法塔赫」)及「暴風」部隊。第三次中東戰爭後,開始流亡海外。1994年結束二十七年的流亡生活,回加沙定居。1996年巴勒斯坦舉行史上首次大選,阿拉法特當選為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他的名字始終和巴勒斯坦人民爭取民族自決和獨立建國的歷程劃上等號。

2004年11月11日病逝於法國巴黎的阿拉法特,遺體於次日凌晨運抵埃及首都開羅,並在當天傍晚舉行簡單隆重的喪禮後,運回蘭馬拉總部安葬。

對於巴勒斯坦人、以及阿拉伯世界而言,阿拉法特是他們最敬愛的領袖,也是他們最光榮的驕傲。但對於以色列人民來說,阿拉法特卻是他們心目中的「魔鬼」「撒旦」。他既是西方國家領導人眼中「不得不尊敬的恐怖分子」,也是「暴戾與殺氣」的象徵。他的離世,結束了紛擾、但處於動亂平衡時代,為中東和平留下更多不可知的變數。

做自己真正想做的,就是有意義的人生

曾經在一本書讀到「如何思索人生的價值?」作者提出一個觀點:想像有什麼人,會出席自己的喪禮?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以上三位的告別式,雖然規模大小不等,但都因為在自己的專業領域,有傑出的貢獻,而擁有極其哀榮的喪禮,都算是很有價值的人生。但是,我們也不應該就此否定「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的人生,就沒有價值。

有的人終生默默奉獻;有些人一生獨自享樂;還有人一輩子因為追求夢想未果而黯淡灰敗,當他們離開人世的時候,不見得會得到很多肯定及光環,但至少認真活過屬於自己的每一天。

我從來不用任何形式取決一個人的價值,但我會思索他活著的當下,是否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在做什麼?做自己真正想做的,就是有意義的人生。但你必須花很多時間去想、去做,才能確定:這的確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

「e-Office Talk」這個專欄,到這裡也要告一段落了,謝謝讀者的支持,告別的年代,說再見的同時,也是另一次的啟程。祝福你!

(作者為行銷管理顧問暨專欄作家)

關鍵字: 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