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9月號

建構「國際採購平台」

文 / 劉大俊 蔣成        2003-09-01

建構「國際採購平台」


我們可以把台灣建設成為別人採購的必經通路, 國際買家下單和集貨的集中採購平台。

台灣經濟的下一步為何?這是近來人人關注的問題。台灣經濟真正的病灶在於沒有方向感,根據筆者的觀察,台灣出口經濟正面臨四大威脅:

1.中國大陸與東南亞的快速發展:大陸的經濟一日千里已是不爭的事實,每年國內產值高達1兆1億美元。自2002年起,大陸的國外直接投資總額更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中國大陸不僅大舉搶攻包含消費性電子產品在內的中低價位國際市場;在較高科技領域,例如通信或數位相機等市場上,也迅速嶄露頭角。

而在過去的十年中,東南亞各國與台灣類似的產業結構雛形已然浮現。以電子業為例,馬來西亞的電子產品早已取代傳統的農礦產品,成為出口的大宗,占該國總出口額的四成餘。就像台灣的筆記型電腦或液晶顯示器,馬來西亞也有多項全球排名第一的電子產品。

2.區域貿易壁壘:台灣固然已是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會員體,但目前全世界已存在二百四十個雙邊或多邊區域自由貿易協定。這使非會員國的台灣面臨貿易移轉所產生的排擠效應愈來愈大,國際競爭力無形中大幅削弱。

一旦東協加入自由貿易協定成形,它所涵蓋的人口數高達近十七億五千萬人,區內產值也有1兆8000餘億美元,尤其它是由產業結構類似於台灣的國家所組成,對台灣出口經濟的衝擊,可以想見。

3.全球性通貨緊縮:我們已經逐漸步入消費不足、通貨緊縮年代。未來國際行銷的重要性將遠高於生產。可是,對於多數專注於加工、代工的台灣產業界而言,自創品牌與跨國通路等國際行銷關鍵作為,常是力有未逮。

4.企業外移:最後一項威脅,則是島內已經討論很多的企業外移問題。

所幸,危機就是轉機,眼前就存在兩項極利於我們的發展契機:華人經濟的興起與國際採購型態的改變。

華人經濟的崛起

近年來「Bamboo Network」的專有名詞在西方世界流傳,說明華人經濟的興起受到重大關注。僅以海運為例,貨物的流通是國際貿易的必要過程,全球排名前六名的大海港中,有五個都位於此一經濟圈內,包括新加坡、香港、上海、深圳與高雄,另一個則是位在邊緣的韓國釜山。華人經濟圈的規模夠大,不僅可以是我們的腹地與市場,更可以是我們全球行銷的生產基地,好比站在巨人的肩頭上借力使力。

國際採購型態的改變則是性質迥異的另一契機。近年來,全球消費市場起了結構性的變化,產品的少量多樣化逐漸成為主流。零售業的型態最能清楚反映此一轉變。

大量性質與規格迥異的產品固然能滿足消費者一次購足的方便性,但同時,也形成採購上極艱鉅的任務,採購代表必須耗時費力的在各國之間,洽尋數以百計的配合廠商,其管理半徑與交易複雜度在在都對國際買家造成嚴苛的挑戰。此時,他們迫切需要的是一個能一次購足的國際採購平台。

生產者轉變為通路商

華人經濟圈既是世界性生產重鎮,台灣就正好可利用這兩項發展契機,扮演國際採購平台的功能,這就是我們的優勢,在此呼籲台灣的經濟發展走向應做出結構性改變,從以往的製造者角色,一改而成通路商。

我們可以把自己建設成為別人採購時必經的通路,國際買家下單和集貨的集中採購平台。簡言之,就是將台灣建設成為全球性的量販店、或便利商店、或貿易展售中心。

先前提到的威脅,反而成為台灣的新競爭優勢。例如,台灣距離東亞各國的平均空運時間為二.二五小時;海運時間為五十三小時。但若是我們仍舊著眼於以本身產品競逐歐美市場,這個優越的地理位置毫無意義。同樣的,如果大陸和東南亞的經濟依舊落後,這個優勢也無從發揮。

人類至目前為止,對於貿易問題的討論重心仍停留在「生產地」與「市場」的流通關係上,完全忽略「交易地」這個概念。但這卻是台商早已行之有年的實務作法。簡單說,就是「台灣接單,XX出口」,我們是利潤中心,讓別人去做成本中心。

在國際採購平台架構下,想繼續從事生產的台商大可繼續外移,留在本島的則是與貨物交易、轉運、倉儲、深度加工、或區域運籌有關的大量新增服務業機會。套句粗俗的話,就是「將菜農改變成為菜蟲」。不懂蔬果的人絕不會是好菜商,但究竟是菜農賺得多,還是菜商呢?只有懂得生產的人,才會精明的挑選最低成本、最易銷售的產品上架。廠商雖然走了不少,台灣不是還有大量富有生產經驗的勞工和中階經理人嗎?與其要求上百萬的失業人口個別轉換跑道,不如努力建設國際採購平台,讓整個經濟發展換跑道。

簡單說,國際採購平台就是將台灣從工廠轉換為市場。相關的法令,包括能方便人員、貨物、金錢、與資訊自由化和國際化的法令建設,該如何做,我們優秀的技術官僚也都很清楚。

除開法令建構與兩岸經貿的思惟轉換外,還需有創意的作為,包括培養優秀的國際行銷人力、強化駐外單位的拓展作為、以及緊密生產網路關係。假設我們每年能篩選五百名相關科系的替代役男,施以數個月的密集訓練後,分發外貿協會各駐外辦事處服務約一年半。如此,貿協的人力資源將更充實。

同時,在建構台灣成為國際採購平台的目標下,外貿協會以及各駐外單位也必須改弦易轍,調整其功能,不僅著重推銷MIT(台灣製造)的產品,而是推銷從台灣銷售的產品。服務的內容也不僅限於買賣撮合,而是與國內外相關單位策略聯盟,擴大提供如融資、物流、投資等服務。(作者劉大俊為外貿協會副祕書長,蔣成為東吳大學國貿系教授)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