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10月號

林懷民的千江萬壑

文 / 楊孟瑜        2001-10-01

林懷民的千江萬壑


從「寒食」到「行草」 林懷民是敏銳的。尤其八○年代的台灣, 是個狂飆的年代,他用作品在時代中飆舞, 雲門的舞台彷彿是個窗口,讓人們覦見台灣的急速變貌……。

恰似「水月」的行雲流水,低迴中蘊含無盡風華,迅起時但見瀟灑肆意,忽而交融,忽而奔流。林懷民三十年的舞蹈創作,一路迤邐出壯麗的千江萬壑。

江壑的濫觴,一如「雲門」(這取自古籍中,中國最古老舞名的美麗名字),也向古老而深厚的文化源頭探去。

1973年,初創雲門的林懷民,剛自西方習舞歸來,一出手,讓人見到了「中國」。

當時,台灣一貫「吹西風」,缺乏自我文化主體性的氛圍裡,初生之犢的雲門舞集,提出了一個令當時許多學人動容的主張:「中國人作曲,中國人編舞,中國人跳給中國人看!」

「其實,那時候我們說的『中國』,就是『台灣』,」林懷民日後曾如此追溯。

和當時台灣一群年輕藝術家們高舉那樣的主張,無非是想為自己生長的土地做些什麼,為這片土地建立文化自信心。

雲門成立一年半後,1975年,林懷民即創作出「白蛇傳」(1975年)。取自大家耳熟能詳的民間故事,運用了中國京劇武功身段,和西方現代舞宗師瑪莎葛蘭姆的舞蹈技巧,舞台上的青蛇,激動處雙膝跪地連連的跌撞身姿,依稀讓人見到歌仔戲苦旦的呼天搶地身段。

這嘗試是成功的。「白蛇傳」至今仍列為雲門下鄉,乃至渡海到中國大陸演出的舞碼。讓人輕鬆品味現代舞原來如此可親,如此廣納多元。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登入/ 註冊

關鍵字: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