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屆《上海遠見文化高峰會》,200位兩岸嘉賓共襄盛舉

高希均:沒有經濟,一切空談;沒有和平,一切落空

文 / 沈瑜   攝影 / 賴永祥   2019-09-07

高希均:沒有經濟,一切空談;沒有和平,一切落空

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高希均教授。



上海西南部的金山區緊鄰海岸,不僅是著名產鹽之鄉,還贏得「東方畢卡索」中國農民畫村的美譽。今天(7日)一早便有200多位來自兩岸三地的嘉賓,蒞臨第二屆《上海遠見文化高峰會》,讓波光粼粼的金水湖旁,飄來陣陣濃郁的人文書香。

上海遠見文化高峰會邀請到20多位文化、文學、史學與商業界精英登臺開講,大會以「科技腦・人文心・中華情」為主題,探討文化、科技與教育跨界到大中華,甚至整個世界脈動的變化,以及創新傳承的深遠意涵。

特地從瀋陽趕到上海與會的台中市前市長胡志強一開場就說,「中秋節快到了,是個團圓的日子。」他有感而發說出一段往事,有次到大陸演講,台下有人遞了紙條上來,要與他相認,會後才知道原來是四叔的兒子(堂弟),「1949年,中國國民黨撤退到台灣時,很多人都與親人失聯,後來才相認,這不是兩岸一家親,什麼才是兩岸一家親?」他強調。

圖/台中市前市長胡志強特地從瀋陽趕到上海與會。

胡志強進一步說,台灣的民間信仰,例如關公與媽祖都是從大陸過去的,代表台灣與中國有切不斷的血緣與文化關係。「大家應該心胸開闊、廣為接納,不論是台灣的文化元素還是中國的文化元素,都是係出同一根源」。

上海市政協副主席李逸平則表示,中華文化融入親情、淵源流長,上海遠見文化高峰會帶領新脈動,以科技腦、人文心為主軸非常好,在民主社會發展下,百姓生活脈動與互相交流,能共同探討文化,推動中華文化前程,共營兩岸美好未來,共用盛宴。

圖/上海市政協副主席李逸平表示上海遠見文化高峰會帶領新脈動,共營兩岸美好未來。

遠見.天下文化事業群創辦人暨董事長高希均則以昨(6)日播放的8K環境教育片—《水起.台灣》,來呼應「科技腦・人文心」的主題。他指出,台達電以8K投影技術,放映氣候變遷導致水資源匱乏與環境生態的衝擊,讓觀眾感受到視覺的震撼效果。

高希均並分享一段故事,他1989年曾到上海演講,晚上住在和平飯店,當晚九點有位年輕人突然敲房門,想向他討教。當時,和平飯店沒有咖啡廳,兩人想到對街的咖啡廳聊一聊,沒想到已打烊了。

圖/高希均在會中,以八個字「嚮往文明,追求和平」來表達一切。

他很驚訝,不過30年的時間,今天的上海、北京,或是二線三線城市的建設與發展,早已名列世界前茅,不過,「硬體像樣,軟體要加強」,社會秩序、風氣與意識,都還能有更好的軟實力。

文化與文明,若沒有和平,一切白說。高希均以八個字「嚮往文明,追求和平」來表達一切。但大前題,必須有經濟做為基礎,他說,「沒有經濟,一切空談;沒有教育,一切空白;沒有開放,一切空轉;沒有文明,一切空洞;沒有和平,一切落空。」高希均希望,世界各地都能富強康樂,文明品質才能持續進步,並極大化。

緊接著,前臺灣大學校長,現為臺大經濟系名譽教授孫震以「邁向世界的中華文化」為題,從中西歷史更迭中,解說其文化差異。「中國追求和諧,愛好和平,而西方追求利益」,西方是國家利益幫助貿易發展,從資本主義再到帝國主義侵略。其實,西方一定要加上中國元素,世界才能永續發展。

圖/臺大經濟系名譽教授孫震以「邁向世界的中華文化」為題演說。

怎麼說呢?他講到15世紀鄭和下西洋的28年間,率領200多艘大小船隻、2萬7000多人,航行至爪哇、暹羅(泰國)、非洲等,當時的航海技術與軍事力量,遠遠領先其他國家,但幾乎沒有任何侵略行為。

孫震進一步指出,之後,西方逐漸崛起,歐洲開始新大陸探索,卻在抵達南美洲及東南亞時,大肆燒殺擄掠,譬如1621年,荷蘭從巴達維亞進侵入,進而占領巴達島,殺掉1萬5000居民,只留下可以種植肉豆蔻的人力,從此壟斷香料市場,這便是帝國主義具體例子。

西方文化雖創造了現今的物質文明與財富,卻也產生重大傷害,孫震憂心地說,人類能否度過21世紀,如今中美貿易戰問題重重,若無法加以解決,全世界經濟將同步衰退,假設大家都採取保護主義,全球是否會重演1929年發生的大蕭條?「大家應該互相尊重,共存共榮,才是永續之道。」他提出建議。

大會同時也邀請優人神鼓創辦人劉若瑀,發表「創意・走別人不敢走的路」的演說,其實,這幾個字也正是她創辦優人神鼓的最佳寫照。

原本是都會人的她,為何選擇台北木柵老泉里待老坑山上做為基地?一切根源於她在紐約大學念書時的經歷。排行家中老五的她,有別於哥哥姐姐們讀商科,可以隨心所欲讀文化大學戲劇系,後來到蘭陵劇坊演出,1982年以兒童節目《小小臉譜》獲得金鐘獎。當時,意氣風發的她帶著一套禮服、六雙高跟鞋到美國紐約大學深造,最後還當上同期同學李安電影畢業作的女主角。

美國留學期間,劉若瑀因緣際會下,從300多名學生中脫穎而出,成為波蘭戲劇大師果托夫斯基(Grotovski)12名學生中的一員。「我那時真是自以為是表演藝術者,」沒想到她完全被當頭棒喝,上課地點是一片森林,晚上僅能用煤油燈點亮,運用原住民如如海地歌謠創作訓練。

圖/優人神鼓創辦人劉若瑀(左)與會分享「創意・走別人不敢走的路」演說。

有一天,老師要他們用自己聽過的兒歌創作,她以「釵頭鳳」在老師面前表演,果托夫斯基聽完,卻點評「你是西化的中國人」,還拷問劉若瑀《老子》第幾章寫什麼,後來她又看到老師經常翻閱《易經》,才知道果托夫斯基熟諳中國文化,事後才明瞭,自己能被選中,只因為她有中國血統。

又有一次,學生要跟著土著一起歌舞,她一看舞蹈覺得很簡單,聽完就跟著唱,老師卻不斷叫她「Listen!Listen!」她心裡想糟糕該不會唱錯,但她突然頓悟,原來自己唱的時候,根本無法聆聽,「我失去聽的意志。」經一年多的訓練,劉若瑀完全蛻變。

劉若瑀開始思考自己的路,回到台灣花了三年時間,到處拜訪資深的表演藝術者,研究閩南、眷村等文化,她知道必須找到自己的文化立場,即使已創立了優人神鼓,至今仍不斷找尋中。

到中國大陸演出的她常被問:為什麼台灣可以出現雲門舞集、優人神鼓等優秀的藝術團體,劉若瑀回說,優人神鼓在老坑山上的基地及排練空間是自己親手搬運石頭、一磚一瓦整理出來的,「沒有富裕條件,才能跨越經濟門檻,由內在創造衝動,」她笑說,藝術家不能太富裕,否則會看不清,「要有創造力,必須一步一腳印。」

關鍵字: 兩岸要聞兩岸財經經濟評論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