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表演當人生底蘊,是對父親最深刻的感念

郎祖筠:愛是要成全。是很通俗、卻也是最難做的人生功課

文 / 魯皓平      2019-09-02

郎祖筠:愛是要成全。是很通俗、卻也是最難做的人生功課


風度翩翩、氣場鮮明、台風穩健,提到「郎姐」郎祖筠,你一定會對她豐富的舞台經驗十分敬佩,不僅在舞台劇、導演、主持、相聲、電視、電影、廣播、配音、廣告、教學、公益活動等事業大放異彩,底蘊人生歷練的陶冶,也綻放無限光芒。

個性重情義、爽朗的郎祖筠,在演藝圈擁有不少知心好友,縱使早已踏入知天命之年,熱愛運動的她還是保有矯健的身材和樂觀開朗的氣質,她對於工作、家庭、友情,有著不同準則的堅持,「但無論再忙也要運動,那會讓自己感覺更加年輕。」

歲月絲毫沒有在身上留下痕跡的她分享,「我已經做重訓長達一年了。」很難想像,這個在外人印象中女性較少嘗試的陽剛運動,在郎祖筠鍛鍊下已是種駕輕就熟的習慣,「當代謝變高、精神變好,有時候反而不需要這麼長時間的睡眠就能達到好的體態。」她笑說,「我對保養很懶,運動就是我最好的養生之道!」

工作和生活分開 做到能夠收放自如

做為一位全方位藝人,郎祖筠積極在工作和生活中,找到屬於自我的平衡,漸漸地也成了她和先生之間完美的相處默契和甜蜜,「人一定要把工作和生活分開,那當中的水平若能夠拿捏清楚、彼此尊重,夫妻的感情會更加深厚。」

郎祖筠分享,先生很清楚工作對她的重要,也非常了解她真正要做某件事情時,會陷入六親不認的狀態,「但我無論如何都不會把工作帶入房間,任何該處理的劇本細節、行程資訊、表演對白,一定都在客廳都解決掉。」

「做事情時,專心做,回到自己,就是完全的做自己,千萬不要留戀。」

她說,「好的演員,說穿了就是收放自如,要能入戲也能出戲,不要拍完後整個人的情緒無法走出去,除了讓自己變得神經質,甚至旁人也覺得乖張難搞。」

郎祖筠以豐富的表演藝術經驗談到,一個專業的演員,應該在導演喊「卡」時就回到自我,可能上一秒鐘在哭,下一秒便哈哈大笑,「這是可以運用在生活中的經驗累積,知道什麼樣的狀態適合自己,進而把時間分配好,好好陪伴家人。」

她還分享了獨特的生活之道,「睡前一定要給自己放空,什麼也不做、不想,這樣才睡得好。」

以「表演」為人生根基 綻放耀眼光芒

令人讚歎的是,郎祖筠在演藝圈扮演著許多角色,又從不同的角色中幻化出獨一無二的魅力,無論做什麼像什麼,但她謙虛的說,「不管舞台劇、導演、主持、相聲、演戲,這一切的基本根基,其實統統是表演,我熱愛表演,這也是支撐著我的核心。」

郎祖筠說,她把每一種工作都當成是表演,像是主持,扮演的就是主持人,而主持不同型態的節目又有不一樣的語調和氛圍──有種主持是仲裁、有些主持是帶動歡樂,遣辭用字的拿捏,都是表演上經年累月的經驗。

而這一切豐富的表演訓練和薰陶,是她從小跟著父母各地表演,在後台耳濡目染下的感動。

耳濡目染的成長 父親對郎祖筠的藝術薰陶

她回想,在她有記憶以來,她就生活於「戲班子」的領域,「後來回首,我從小就喜歡那樣的環境,所以更沒有所謂台上台下的認知差距,加上在那樣的大環境下,長輩也很樂於讓小孩子發表意見、表達想法,因此我從幼稚園開始就從事表演了。」

也許在你我的童年中,一定有過那種被老師點上台,卻緊張地在台上發抖、講不出話的經驗,但郎祖筠完全不怕,甚至還很開心能夠上台,在表演時自己發明動作、講故事,絲毫沒有一點畏懼和膽怯。

郎祖筠笑說,「小時候的我完全不明白這有什麼好害怕的,不懂上台的過程何必這麼煎熬,但長大以後,我才知道這真的需要勇氣。」

天不怕地不怕 就怕爸爸忘記自已

多年下來,郎祖筠在公益的活動上不遺餘力,也特別關心老年照護和長照議題,因此對於父親罹患失智症的事情,成了她最擔心的隱憂,「我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爸爸忘記自已。」雖然爸爸已過世9年,但她憶及此事,眼淚還是簌簌地落下。

2003年,郎祖筠父親郎承林在近80歲時確診罹患失智症,原先精彩的人生記憶就像是被抹了板擦般,記憶力不斷地從生活中衰退,生活的小事開始不再記得,但多年以前的生活片段,卻成了他歷歷在目的景象。

有一年,郎祖筠和弟弟依照慣例在過年時包紅包給爸爸祝福,但一星期後,爸爸卻又回過頭來要紅包;甚至,原本按時吃藥的習慣也不太記得,有時候還會忘了吃過飯;半夜跑出家門失蹤的事情,也曾經發生過。

又有一次,父親突然大聲嚷嚷著「小燕(張小燕)跌倒了!你們怎麼都不去幫他!」郎祖筠說,「小燕姐是爸爸以前工作上很熟識的同事,也有多年的深交,不曉得為什麼突然十分惦記著小燕姐,我們只好很不好意思地打給小燕姐,她也很乾脆地答應會盡快過來家裡。」

「那天,明明跟小燕姐約好是下午三點,但爸爸一大早起來就正襟危坐地在客廳等她。」兩人見到面閒話家常的模樣說來溫馨,也見證爸爸的好人緣,還有失智後的堅持和企盼。

郎祖筠說,爸爸過世9年,而她做老人公益已經21年了,所以很早就知道要關心這個問題,只是沒想到失智真的發生在自己家人身上。

她體悟到及時行孝的重要性,「光說是沒有辦法的,而是要真正去做,特別是對現在的年輕人很難理解,但不管時代怎麼樣改變,千萬不能讓孩子覺得對父母予取予求是當然的,人與人間更需要的是面對面的溝通,那才是真正的相處。」這是爸爸教導她,最重要的哲理。

從《接送情》中 體悟大時代下的真正情懷

回過頭來,在經典的舞台劇《接送情》中,郎祖筠所扮演的便是從年輕到年老,最後漸漸遺忘自己的角色,在揣摩失智的情況時,她多少也將那樣的情懷寄情於爸爸身上。

《接送情》劇中,兩位頂尖演員分飾不同四角──顧寶明飾演有家難歸的山東老兵趙國忠,同時也扮演了有家不回的台灣浪蕩子李滄生,截然不同的靈魂呈現出不同性格,與有著不同的思念、渴望、愛意、委屈、懊悔、習慣、浪漫、崩潰及面對死亡的恐懼。

郎祖筠則分飾台灣醫生千金許百合、山東元配,無論是一生受盡男人的苦,或因戰爭分隔兩地的淒哀,兩位演員對於人性和人心細緻的觀察,加上經年累月的表演經驗,無論在台詞、情緒、或是動作上的細膩,皆稱之經典,令人動容。

郎祖筠分享,希望《接送情》可以讓兩岸、不同城市、環境、年代的觀眾都能夠看到,那是一個沒有手機,想要找到對方不是那麼容易的大時代,可是情感這件事情,卻是會隨著透過更多的相處、理解、包容,有更多的退讓和犧牲,那是真正的愛──「愛是要成全,是很通俗、卻也是最難做的人生功課。值得你我在戲裡面細細體會。」

果陀劇場《接送情》

(攝影:劉人豪/劇照提供:果陀劇場)

關鍵字: 生活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