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號

台青闖世界2〉暢銷書作家、中興大學史上最年輕畢業致詞人

推翻各種理所當然 何則文:只有我能定義自己

文 / 謝明彧   攝影 / 蘇義傑   2019-08-30

推翻各種理所當然 何則文:只有我能定義自己

曾因家貧,小時連北市也沒踏出過,讓何則文立志長大後要走向世界、理解他人。



中興大學今年創校100週年,校方邀請來的畢業典禮致詞人,不是達官顯貴,而是年僅29歲的歷史系校友何則文,創下中興史上最年輕畢業致詞嘉賓的紀錄。

外貌白淨英挺的何則文,目前在世界500大企業人資部門任職,派駐過越南、中國等地,也是該部門第一位錄用的歷史系畢業生。

他也是一位作家,在多個知名網路媒體撰寫專欄,出版過數本暢銷書;他更是一位冒險家,一個人在東南亞旅行100天,在緬甸甚至短暫出家。

如果要為何則文標上tag,可以是「傑出校友」「跨領域」「新南向」「暢銷書作者」「專欄作家」「斜槓青年」……,然而在他高三前,他的標籤並不是這些。

「父母離異」「貧困家庭」「過動症」「問題學生」「不良少年」「全校倒數」「蹺課」「打架」,幾乎所有標籤,都是負面的。

面對鄙視嘲諷 只能帶刺奉還

七個月大時,何則文父母離婚,爸爸把他丟給阿嬤,實際養育他的,是兩位年長、分別是小學和高職畢業的姑姑。

小時候家境窮困,全家人擠在小小的日據時代平房中。直到上小學,姑姑帶他投靠台北親戚,住進大安區黃金地段,何則文意外進了明星學校。

看似魚躍龍門,卻反而是墜落的開始。他是天龍國裡格格不入的破落戶,標籤,開始貼在他身上。

一位父母都是醫生的同學,某一天突然跟他說:「我媽說我不能再跟你玩了,因為你家有問題,你以後會變成流氓。」他大吃一驚,為什麼突然變成「我家有問題?」

生活中莫名襲來各種敵意的刺,年輕的何則文,本能反應就是刺回去。他開始反抗全世界的惡意。嗆聲、挑釁,用各種問題讓老師無法招架;逃學、逃課,功課變成全校倒數,成了學校裡出了名的問題學生。

那時候,有同學這麼說他:「你是沒有媽媽疼愛的孩子,所以才這麼愛鬧事。」甚至有老師當著全班的面:「何則文,你知道班上有多少家長希望你轉學嗎?」甚至對家境比較好的同學說:「你這麼優秀,為什麼要跟何則文這種人混在一起?」

「我那時候對未來完全不敢想像,我這種出身的人,大概也就只能這樣了,」何則文回憶。

大考馬前失蹄 決定選擇所愛

直到高三,才意外撞出了轉變契機。某次鬧事,許久未曾謀面的爸爸與姑姑一起到學校道歉,他第一次覺得對不起一直對他很好的姑姑,愧疚在內心發酵。

「放棄」與「改變」兩股力量在他心中拉扯,最後,他做了一個決定:主動向高中申請留級,用一年來拚大考。

他到註冊組申請資料:「我要留級,重讀一年」。這決定嚇壞櫃檯阿姨,師長們一起七嘴八舌勸他,沒有必要留級!現在已經沒有人留級了。但這次,何則文決心自己決定未來。

在留級的一年中,他每天苦讀,成績突飛猛進,一路從原本的全校倒數第二,衝上全校第一。某次模擬考還考了全北市第18名,打破這所學校過去最佳只到600多名的紀錄。

那時,不管是他、還是老師,都認定何則文穩上台成清交,馬上就要變成浪子回頭的傳說。沒想到指考當天他大失常,原以為只要進了名校,人生就會變得燦爛又美好,沒想到再度嘗到失落的滋味。

但這次,他不憤怒了。留級那一年讓周遭刮目相看的表現,讓他發現,別人的評價都是假的,自己怎麼認定自己,才最重要。

既然沒法上名校熱門科系,何則文決定選自己喜歡的中興大學歷史系。那四年他非常充實而開心,當其他同學忙著輔修商管課程,準備轉系好找工作時,他一邊念書,一邊瘋狂投入社團與系學會活動,把自己定位在「能讀書、能做事、想做事也願意做事」的人,成為學校風雲人物。

立志闖世界 補足出走能力

大四最後一年,何則文開始思考下一步,訂下了「我要走出去看世界!」這個目標。

由於家裡經濟環境差,他幾乎不曾出遊,更遑論出國。從小他唯一的交通工具就是兩條腿,能夠活動的範圍就是住家到學校間,「我國中時真的以為公館再過去,就是荒郊野外了,因為我從來沒踏出大安區!」進大學前連手機都沒有。

確認目標後,何則文採用「以終為始」的作法,先去104人力銀行上大量查詢「外派工作」,檢視企業要外派一個人,到底會要求哪些條件。

他歸納後,發現學歷並非阻礙,但歷史系的背景,讓兩項能力沒能補上:「英文」與「經貿」。

英文是國際共通語言,就算去印度、東南亞,只要英文聽說讀寫對答流利,就可以通行無阻;而企業外派主要是國貿職缺,需要基本商業知識。

「知道缺什麼,要補就容易了!」因此他大學畢業後,報考了經濟部開設的國企班,用兩年時間打底「英文」與「商貿」。

在此同時,他抓緊畢業後三個月的空檔,一個人自由行,走遍東南亞各國,從大城市一路走到小村莊,觀察東南亞人民生活的真實樣貌。

他曾去寮國鄉間,那是從來沒有外國人到的地方,村民呼朋引伴宛如看明星一樣來看他,雙方比手畫腳溝通。

他也曾在緬甸短暫出家,當了三個月的和尚,在齋戒沐浴的每日曆課中,體驗當地人民對於佛教的尊崇與男性的必經成年禮。

「我去了之後,新南向政策才正式推動,所以我並不是因為政策紅利才跑去探路,」何則文說,台灣人對於東南亞國家,一直都有很深的刻板印象,但他一直深信,「沒有理解,就沒有諒解。」

關鍵字: 人物專訪職場生涯高等教育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