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號

從平易近人的籃球切入 標榜運動也能兼顧課業

球學旋風席捲全台 籃球真的能「消滅」補習班?

文 / 蕭玉品   攝影 / 蘇義傑   2019-08-30

球學旋風席捲全台 籃球真的能「消滅」補習班?

球學創辦人暨執行長何凱成(右一)總用自己的例子鼓勵球員,兼顧學業、運動,將讓自己成為未來的領袖人才。



曾是美式足球跑鋒的何凱成,美國哈佛經濟系畢業後,回台創業發現台灣運動教育的困境,何凱成從高中籃球出發,掀起「球學」旋風,誓言消滅補習班的他,如何翻轉教育體系?

暑假,原該是學校人放假、活動減少的淡季。但今年暑假,風景截然不同。一股的「球學旋風」,正由北而南,再至花東,席捲全台!

這股旋風,在7月底的酷暑台北,一場為期四天的球學訓練營,達到最高潮。

7月最後一天,「球學論壇」開場,彷彿上演名人秀似的,藝人陳建州進來了,然後是瑞銀集團台灣區總經理陳允懋、展逸國際企業董事長張憲銘魚貫而入。接著,場內氣氛騷動了起來,國際職籃明星林書豪在短暫從美國回台灣的行程中,排除萬難,走進了論壇,在場學生、家長、老師們全場沸騰。

這天的出席貴賓,全是為了跟年輕學子分享,如何兼顧運動與學業,從而翻轉人生。

球學旋風起源,得從何凱成說起。

旋風1〉1/3高中參戰 創下新紀錄

2018年9月,全台高中籃球球學聯盟成立,由2013年創辦球學公司的何凱成一手籌組。

何凱成2010年畢業自哈佛大學經濟系,回台創業後,一開始從協助台灣運動選手申請美國大學的留學顧問做起,慢慢進入幫籃球隊拍影片,並希望利用數據分析球員的運動狀況。但由於運動影片資料太匱乏,讓何凱成興起先籌組聯盟,讓高中各校參與球賽、產製足夠內容的想法。

第一年,何凱成親自邀請了27間高中籃球隊加入,共600名球員,分成六區,從例行賽、區域季後賽,一路打到全國季後賽,累計共舉辦143場賽事。由於口碑甚好,今年10月,第二屆球學聯盟馬上要開始,規模更迅速擴大,全台300間有籃球隊的學校中,至今已有80間確定參賽。

這一屆預計將展開近500場賽事,宜蘭、花蓮、台東、基隆、新竹等地超過30間學校,都是首次加入,其中還包括不少傳統高中籃球聯賽(HBL)甲級勁旅。

旋風2〉培養運動員 成為未來領袖

在球學團隊籌備下屆聯盟,不斷與各校召開協調會的同時,何凱成仍閒不下來,硬是帶著18名員工,舉辦為期四天的訓練營。

參與球員是從第一屆聯盟27個學校中選出的明星球員。營隊不只訓練體能與球技、還必須上英文課、聽演講,「我們在培養未來領袖應有的基本能力,」何凱成說。

儘管每天6點就要起床,做完晨間訓練後,馬上緊接著英文課,岡山高中籃球隊隊長李翰奕仍直呼:「超級喜歡(球學訓練營)的。」

圖/7月底舉行的球學訓練營,邀請52名球員參加。即使每天6點起床,做體能訓練、打比賽、上英文課,球員仍視為寶貴體驗。

13歲移民美國的何凱成,因為在高中美式足球校隊表現優異,獲得哈佛大學體育獎學金,進入經濟系錄取,並擔任美式足球校隊跑鋒。

有了這樣的經驗,讓他深深體會到,兼顧學業與運動是可能的。像是美國國、高中生下午3點放學後,學生就去運動,家長不用擔心小孩學壞或亂跑,「所以美國沒有補習班,」他說。

這也讓何凱成時時把「我要消滅全亞洲補習班」,掛在嘴邊。

運動融入生活後,使得美國的運動環境十分健全,許多學校光靠一支球隊,每年賺個幾千萬美元,不是難事。像是杜克大學籃球隊估值高達兩億美元(約60億台幣),名教頭「K教練」沙舍夫斯基(Mike Krzyzewski)的年薪破700萬美元(約2億1000萬台幣);全校瘋運動的同時,又藉機把校友拉回校園,捐款給學校。

何凱成觀察,相較美國,現行台灣或亞洲的教育模式中,運動和學業,不但是兩條毫無交集的平行線,更慘的是,不管運動或念書,最終只為了比賽與考試,造成凡事上補習班的陋習。因此球學聯盟的背後,涵蓋了改善台灣教育制度與思惟的想法。

困境1〉需求斷鏈

運動員捨課業 就業卻踢鐵板

綜觀來說,台灣運動教育有兩大困境。何凱成發現,在台灣,體育班學生為了參賽,常犧牲課業練球。又因體育就業市場不健全,要是無法成為職業運動員的學生,畢業常常代表失業。這讓家長一想到運動,就是未來沒有成就的刻板印象,自然不願意讓孩子參與。

2014年,球學還專注在運動留學顧問業務時,曾協助高雄三民家商的球員陳柏良,前往美國紐約湖沙克中學(Hoosac School)念書。三個月不到,陳柏良就適應不良,選擇回台。

「別說體育生,一般生去美國也需要前置作業。上課要看原文書,練球還要被同校黑人球員虐待,久而久之會打擊自信,」在體育班長大的陳建州,很理解運動員的處境。

台灣師範大學體育學系研究講座教授洪聰敏明白指出,職業運動就NBA、NFL、MLB……等幾項,基本上,全世界很少人能靠運動本身吃飯。他舉例,中國一名奧運金牌選手背後,代表幾萬名運動員的競爭。運動員花那麼多時間投入,若運動無法給他工作,以後要做什麼?由於這是一大問題,因此,必須讓運動員在學業上也有一定水準才行。

困境2〉體制僵化

運動、學業二擇一的迷思

而一般生的困境又不同了。何凱成分析,多數一般生為了應付大大小小的升學考試,疲於奔命,當然沒空運動。

剛考上台大物理系的游柏仁因為成績維持一定水準,爸媽對他參加球隊沒有意見,但有些隊友便不是那麼回事。許多家長不准孩子練球,甚至不知道孩子參加了球學聯盟的賽事,每回練完球,隊員擔心髒臭的球衣被父母發現,還要游柏仁帶回家幫他們洗。

但運動和學業,真的無法兩者兼備嗎?

「已經有太多例子證明,運動和學業能相輔相成,」洪聰敏舉例,運動是培養領袖的基底,歷任美國總統像是大小布希、歐巴馬、川普等人,求學時期都有亮眼的運動表現。

洪聰敏也讓證據說話。他研究台灣近40萬國中生的體適能成績後發現,國中三年體適能成績都維持在前25%的學生,學科普遍較優異,尤其是數學、自然等科目;體適能成績維持前1/3的學生,基測成績較後1/3多了31分,「這在台北可以差七到八個學校。」

洪聰敏強調,運動會讓孩子更有紀律、更專注,並培養團隊合作能力、領導力、抗壓力、挫折耐受力,為了贏,孩子會學習訂定策略,以達到目標;即使輸,也是給自己成長、改進的機會,「把這個精神拿來念書,怎麼會念不好?」

旗下擁有富邦悍將、富邦勇士兩支職業球隊的富邦育樂總經理蔡承儒也指出,不一定要是職業球員,從運動獲得的各種能力才會有幫助,「不管做什麼工作,對人生都是有幫助的。」

從台灣最平易近人的籃球項目切入,球學聯盟如何讓課業與運動兼顧?

翻轉1〉融入教學

賽程排入學校行事曆 兼顧學習

首先,球學聯盟採賽季制,將賽程排進學校行事曆裡,甚至要求安排在段考期間,完整一個賽季大約半年。

目前,不論是高中籃球聯賽、縣市長盃等各種賽事,沒有一項採球季制。以HBL為例,常常是六天要打完七場比賽,短時間的密集賽事,球員不僅得請假參賽,還容易受傷。若每天苦練的體保生、體優生,在幾天內輸掉比賽無法晉級,不僅過去付出統統白費,書也沒念到。另外,對贊助商來說,曝光時間較長,相對會更樂意參與。

光和學校行事曆奮鬥,便碰到難處。球學賽事營運部總監鄭宇岑提到,比賽雖然都安排在課後,球隊之一的美國學校通常2點多下課,但其他學校卻未必,導致對手球隊必須請假打比賽,「有些家長無法接受,要來回溝通、調整賽程。」

但也有從善如流的學校。首屆賽事,高雄中學便將其中一場比賽安排在校慶當天,讓全校師生、校友同樂,當天湧進1500人觀賽。

翻轉2〉嚴控成績

達標才能出賽 激勵球員念書

球學聯盟也訂出嚴格學業標準,通過的球員,才能上場比賽。例如段考成績必須班排前2/3、總科目2/3及格,或總科目平均50分以上,至少一項達標,才可出賽。這項在台灣HBL聯賽、各項盃賽前所未見的規定,開賽第七週時,聯盟區區600名球員,就有100人被禁賽。

有意思的是,有體保生、體優生的球隊裡,大多就是這些終日練球的主力球員被禁賽,渾身是勁的球員們,只能眼巴巴看著隊友在場上比賽,「那種刺激是很強烈的,會讓他們產生想要把書讀好的動機,」新北錦和高中籃球隊教練陳鴻杰透露,隊上有個體育班的孩子,學習狀況一直不佳,為了能達到出賽標準,對課業展現前所未見的專注,終於達到標準,順利出賽。

這樣的故事在聯盟裡比比皆是,最終,賽事進行到第17週時,只剩下38名球員無法出賽。

翻轉3〉凝聚向心

打造主客場制 師生共襄盛舉

第三個翻轉是規定參與學校必須有室內場館,以實施主客場制。

過去,不論HBL或各項盃賽,都是前往定點比賽,球隊永遠是悄悄出發、悄悄返校,不僅輸贏沒人知道,更別說有觀眾為自己搖旗吶喊。

「但愛打球的人有個心態,就是想要有人看,」曾為男籃國手的張憲銘,很懂球員心情。

球學聯盟實施主客場制後,每回球隊在自家球場比賽時,都掀起一波波校園籃球瘋。

陳鴻杰提到,錦和高中共有七場主場賽事,比賽期間,不只是籃球隊員,表演藝術社的學生擔綱暖場表演、師生共襄盛舉,成了校園大事,「所以我們七場全勝!」他笑稱。

更重要的是,帶入人潮也讓學校更願意投入資源在硬體設備。全台灣約有160間高中有室內籃球館,但大部分缺乏維護,且沒有觀眾席。聯盟實施主客場制後,包括新屋高中、北科附工等學校,紛紛改裝燈光、更換地板材質。

不過,政府因為害怕廠商圖利,目前所有賽事均未售票,即便球隊販售週邊產品,也都以成本價賣出。使得台灣想要像美國擁有活絡的商業運動環境,明顯不可能。因此,球學至今尚未能損益兩平。「政府應該適度鬆綁,在不違反教育理念上,給予一些空間,」洪聰敏建議。

事實上,讓運動成為教育一環的理念,在台灣各個學校、各支球隊,早就有人默默耕耘,只是從來沒有組織、單位跳出來,有系統地做過。

鄭宇岑透露,團隊逐一拜訪各高中時,九成以上的教練都贊成球學將比賽排入行事曆、訂定學業規定。何凱成邀約錦和高中前,陳鴻杰已看遍球學的介紹、影片,「我心裡就想,(何凱成)不用講沒關係,我一定會加入。」游柏仁爸媽偶然看到何凱成「消滅全亞洲補習班」的口號,抓著兒子直說:「這人跟你說一樣的話耶!」

「需求一直都存在,只是沒人要做,我們先開始改變(體制)而已,」曾是跑鋒的何凱成,正一路向前衝,誓言要在台灣教育裡,成功達陣。

關鍵字: 高等教育留學創業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