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討厭的那個人,不過是另一個自己?

文 / 一流人      2019-08-27

最討厭的那個人,不過是另一個自己?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akutaso



初中時候,我很討厭班上一個女孩。她成績很好,長得也漂亮,上過地方電視臺,做過晚會主持人。平日裡,笑容柔軟,談吐大方。

十幾歲的年紀,我跟喜歡的人對視幾眼都嚇得哆嗦,想像力貧瘠到長不出一株植物。她已學會毫不保留的大笑,活得駑鈍、鬆弛又性感。

同校2年,我們幾乎沒有任何交集。身邊人也從未放棄過對她的碎語——討厭她的性格、討厭她的言談、討厭她小小年紀就表裡不一、討厭她對待朋友的傲嬌嘴臉,討厭她長了一雙惹人反感的丹鳳眼。

直至後來,機遇巧合的,我和她分在一個小組,漸漸成為朋友。那時才發現,這女生很純、很透。沒那麼多捕風捉影的小花邊,也沒那些搞七撚三的壞心思。

與她相識久了,我就像一隻沉溺於淤泥打滾的小青蛙,忽然有一天,瞥見了一汪海。

如果你反感一個人,錯未必在對方。

我小時候總以為,討厭是件隨心的事。誰不會呢,無非兩瓣嘴一撇,鼻子裡擠出一個哼;慢慢長大了,才真正明白,並非所有的討厭,都能站得住腳,都有合理化緣由。

我不喜歡她,可能是因為她像極了某個人,讓我想起不愉快的過往;可能是她嘴角下撇,目光斜視,從不正眼打量我;也可能是聽多她的八卦,拼湊出惹人厭的初印象。

然而,每個人剛愎自用的程度,都會比自己想像的要深切得多。

《神雕俠侶》裡,郭芙最看不順眼的,便是楊過。她素來自尊心強,恃寵而驕,偏偏楊過這傢伙,我行我素,從不給她面子。

或因如此,楊過愈是漠視,郭芙愈是記掛。因為討厭,她斬掉楊過的右臂,用毒針誤傷小龍女;因為討厭,她對楊過有情、有愧、有恨、有內疚,太複雜的感情夾雜其間。

「為什麼我會莫名的不喜歡這個人?」

「就算對自己沒好處,我還是忍不住去懟他?」

事實上,你我眼前所見的世界,是一面鏡子。對朋友的厭惡、對他人的批判,往往折射著內心深處的某些東西——你的陰影、喜惡、創傷、弱點。還有那個,自卑、怯懦、滿目眼紅卻求而不得的,你自己。

細數自己身邊,從來不缺那樣的人。像憤青一般,看什麼都不順眼。他與周圍人的互動,也充斥著頗多的訴苦和怨憤。

不歡而散的舊愛、逢場作戲的同事、三觀不合的室友……無人能夠倖免——似乎整個世界,都一團糟。

豆瓣上就有這樣一個小組,名叫「我討厭××」。小組的介紹很奇葩:把你討厭的生物、事物說出來,我們一起唾棄他。介紹的最後一段,創建者不嫌事多的添了一句:「為了擴大陰暗面,聚集怨氣。」

仔細想來,討厭一個人,是需要浪費心力的。無論喜歡還是討厭一個人,你會發現你對這個人比對其他人敏感,你很容易覺察到他的一舉一動,然後根據對方的言行做出反應。

但更多時候,討厭背後,暗藏著你對他順境人生的羡慕,也附帶著對自己無能的憤怒。

你苦心經營的,是對方不以為然的;你刻骨憎恨的,卻是對方習以為常的。喜歡與不喜歡之間,不是死磕,便是欲念。

曾讀過中國作家梁爽的一篇文,裡頭寫道:「與其用心良苦討厭她,不如想想,她的哪些性格塑造了她的順境,哪些短板又伏筆了我的無能。」

現在的我,亦很少情緒化的評斷一個人。氣到跳腳之時,不妨捫心自問一下:會不會是我把自身的優越感投射到對方身上了?會不會是對方的順遂激起了我無能的憤怒?

要知道,盲目的反感、排斥和遠離,其實是種模糊不清的劣質情緒。而討厭一個人,恰是認清自己的一次契機。

你嘲諷網紅臉、鄙視流水貨,也許背後的潛臺詞是:你既沒錢,又沒決心變美,只能隔著螢幕垂涎,挑挑揀揀。

你不斷給別人貼標籤,看上去直來直去,愛恨分明。可否想過,這其實是一種自我中心式的以偏概全?

如果你總在抱怨、厭惡、指責他人,對周遭環境充滿不耐,那麼,你和自己的相處,一定出了問題。

就如黎巴嫩詩人紀伯倫在《沙與沫》所寫:「當它鄙夷一張醜惡的嘴臉時,卻不知正是自己面具中的一副。」所以,討厭這件事兒,請在心裡過過味,在腦中發發酵。

再說了,沒有氧氣的地方,厭氧菌就會橫行。當你從討厭模式切換到學習模式,又何嘗不是一種給氧和殺菌?

且記得:這個世界,不過只有兩個人——你,還有你自己。

本文節錄自:《別用嘴上的佛系,掩飾你內心的焦慮》一書,朱清著,大是文化。

關鍵字: 心靈成長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