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腦多向思考者的困擾

高度同理心沒有錯,但要用對人!

文 / 一流人      2019-08-12

高度同理心沒有錯,但要用對人!

圖片來源:Pexels



大腦多向思考者的神經系統主要的特性是感覺異常靈敏,以及如樹枝般呈多維發散狀的複雜思維。神經系統的其他特性主要都是從這兩個特性而來。

感覺異常靈敏

大腦多向思考者神經系統的第一個特性就是感覺異常靈敏。感覺異常靈敏,也就意味著感覺系統特別發達,感官比一般人更細膩、更敏銳。你應該已經意識到,你比別人更講究細節,你對聲音、對噪音、對味道、對扎你皮膚的毛衣更敏感⋯⋯正因這是神經系統的特性,你對它一點辦法也沒有,能做的就只是保護自己。在你周遭的環境侵擾到你的感覺系統的時候,你不妨戴上太陽眼鏡、戴上耳塞、把鼻子埋進圍巾裡、打開窗戶,或是把暖氣開得更強。而且要強調自己是個感覺異常靈敏的人,拒絕別人把你當做是「林黛玉」。不,不管和你一起用餐的人怎麼說,在餐廳裡,你並不是故意要去聽鄰座客人的談話。

這種感覺異常靈敏是伴隨著「瞬間刺激反應的聯想機制缺失症」而來。所謂「瞬間刺激反應的聯想機制」是一種過濾資訊的自動機制,它會「抑制」所有無用的感官資訊。在一般不敏感的人腦中,這種過濾機制會自動起作用。例如,在餐廳裡,一般人是可以完全將背景噪音排除在外。除非他刻意努力聽鄰座客人的談話,否則他聽不到。也就因為這樣,他認為你故意聽別人說話!很不幸,事實並非如此。你感覺異常靈敏、多向思考的腦袋完全不可能防堵外在資訊的侵入,同時你必須持續處理這些感官資訊。這是很累人而壓力很大的事。

高度同理心沒有錯,但要用對人

大腦多向思考者是具有高度同理心的人。他們會覺知、感受、經歷別人的情緒,就像是他們自己的一樣。這比較不是同情心,而是一種情緒入侵,接近於情緒干擾。這種高度同理心是大腦多向思考的孩子在學校裡往往不能集中精神的部分原因:他身邊坐著一個躁動的孩子讓他怎麼專心呢?一直感受別人的情緒,是很干擾、很累人的。有些大腦多向思考者患有「廣場恐懼症」,他們會避開大眾交通工具、大商場,遠離人群,尤其在他們感受到別人的焦慮侵擾時。

所以當我們是具有高度同理心的人時,我們必須認清這一點,並管理好情緒。我們就從下面這一點開始,這能讓你明白入侵你的情緒是什麼:你感受到的是憤怒、悲傷、害怕、挫折感、羞恥感,或是罪惡感?接著,你要區分情緒的來源,認清這情緒是來自於你內在,或者是外在引發的。我感受到的悲傷情緒是為誰而發?這能讓發生的事具有意義。要是這個人感到悲傷,那沒事,這代表了他正在做歸檔的功課;要是他感到憤怒,那表示他是有界線不可超越的;種種認知讓你可以保有判斷力,並將你的同理心轉變為真正有助益的同情心。這個人在哭?那好,他最好是藉此發洩發洩情緒,這會減輕他的痛苦。他需要你的陪伴,而你則不必因為他的情緒讓自己心緒大亂。

我很喜歡下面這個笑話:

The problem with being empathetic is that you feel sorry for assholes too.

作為一個具有同理心的人的問題是,你也會為「屁眼」感到遺憾(編按:「屁眼」在法文中也暗指「令人討厭的人」)。

和心理操控者一起生活,他的壓力、苦惱、惡意、嫉妒,和暴怒⋯⋯等所有流露出的情緒,你都會像海綿一樣吸收。但是,正因為你試著以自己的標準來瞭解他,所以你並不能正確解讀從他身上感覺到的訊息。別忘了,別人的情緒反應和你的可以「非常」不同。你個人的信念讓你產生一種錯覺,就是我們可以透過「情緒、感受」來理解每個人。

但對心理操控者來說,這完全錯誤。情緒、感受,他一點也不在乎。要是活在沒情緒、沒感受中,你會很不快樂!但他不會。你無法理解他很樂得活在尖酸中,就像在罐子裡的醃黃瓜一樣。他喜歡爭鬥、衝突、吵架,他喜歡聳動的社會新聞,一有失序的事他就亢奮不已,他還喜歡罷工、示威等等引發社會衝突的事件。聽到有人過世的消息,他會幸災樂禍,因為他感覺自己勝過了死者。用他以為自己擁有無上權力的童稚語言來翻譯的話,就是:「他死得好,誰叫他抽太多煙!他太蠢了!死神才拿我沒辦法!」

所有這一切和你的思維方式天差地遠,你無法正確解讀他。你將自己的價值觀援用在他身上,這卻和他的行為連不上。你抱怨自己活在一個讓你覺得可怕的世界中,但他處在其中卻快活得很。歸根結底,真正的同理心,是讓他根據他自己的價值觀而活(雖然從你的觀點來看它很惹人厭),而不讓他的價值觀影響你,你也不需要求他改變。

本文節錄自:《想太多的你,不當好人也沒關係》一書,克莉司德.布提可南著,邱瑞鑾譯,大樹林出版。

關鍵字: 心靈成長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