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有一種愛,叫高不可攀

《周南.漢廣》:幸福,並非來自「高不可攀」的愛

文 / 一流人      2019-08-07

《周南.漢廣》:幸福,並非來自「高不可攀」的愛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現如今,我們把高不可攀的女人稱為「女神」,把窮小子追上女神叫「逆襲」。《詩經》中的《周南.漢廣》寫的就是一個樵夫愛上女神的故事,但他沒有一絲一毫「逆襲」的念頭,對女神,他懷著深沉的愛,永遠仰慕、祝福。

讓我們看一下第一章:

南有喬木,不可休思; 漢有游女,不可求思。 漢之廣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南有喬木,不可休思」是說南方有高大漂亮的喬木啊,難以砍伐,又不能依靠而休息。「漢有游女,不可求思」—漢江有女如女神啊,路遠迢迢求不得。「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河漢寬廣啊,游也游不過去。「江之永矣,不可方思」—方,指渡河的木排,這句說的是長江的水流太長啦,哪怕是乘筏,也難以渡過。

這一章用了四個「不可」——「不可休思」、「不可求思」、「不可泳思」、「不可方思」,這是在用這些理由來抑制自己內心對「南方喬木」的仰慕,對遠方女神的愛慕。世界上有那麼多的美好,不是我不知道啊,而是它們離我太遠。能知其遠,能知克制,便是符合《詩經》強調的「情感的中庸」,人性便也雍容平和。如果已經知道有種生活離你很遠,但不知克制,非得「休思」,非得「求思」,非得「泳思」,非得「方思」,那結果會是什麼樣呢?可能游泳遊到半路就淹死了,即使遊過去了,也可能被女神拒絕,最後還是羞憤而死,如此便是走了情感的極端,也永遠達不到下一章這個樵夫內心的悠然。

我們接著看第二章:

翹翹錯薪,言刈其楚; 之子于歸,言秣( ㄇˋㄛ ) 其馬。 漢之廣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翹翹,指樹枝高挺,錯薪,指雜亂的柴草。這句的意思是:錯薪高高不可攀啊,砍柴還是砍荊條吧。這是一種多麼認命的態度!「之子于歸」是指女神出嫁,這句就是:那人若嫁好人家,我願為她餵飽馬。最後還是叨咕那兩句:「漢之廣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我說過,心態好的人,才能過得好。這首詩裡的這個樵夫一邊砍柴一邊遙想對岸的女神,一心想讓女神擁有至高的幸福,而自己只要能做她的馬夫,遠遠瞻望著女神,就心滿意足……

最後一章,這個樵夫繼續詠嘆自己的這種心念:

翹翹錯薪,言刈其蔞; 之子于歸,言秣其駒。 漢之廣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這段翻譯過來就是:喬木樹枝在頂端,砍柴還是低處選。那人若得君王嫁,只願隨身秣其馬。漢江堪比銀河闊,上天無筏嘆若何!這真是個幸福的樵夫,他知道河漢之水又寬又長,他與女神的距離猶如銀河,他知道遊過去或用船筏渡過去,都是無意義的冒險。而且,真愛不必擁有。所以,他只是仰望和祝福,在現實裡,他幸福地砍著柴、唱著歌,並在想像中做了個快樂的馬夫。

其實,幸福感等於手裡的除以心裡的——你能掌控和擁有的越多,內心的欲望愈少,你的幸福感就愈大;如果你擁有的極少,而欲望極多,就愈發感覺不幸。很多人之所以感覺自己不幸福,並不見得是真的不幸福,而是追求比別人幸福。就像羅素所說:乞丐並不妒忌百萬富翁,但是他肯定妒忌比他收入更高的乞丐。這,就是人性。人永遠是因比較而幸福,或痛苦。

而這首詩,能夠入選《周南》篇,大概是因為其表現出的悠然心態吧。人對不能擁有或占有的事物通常有兩個心態:要麼焦灼,要麼憤恨。焦灼,會讓自己時刻生活在不安中,而憤恨則會使自己的心靈向壞的方向逆轉。這兩種心態對自己的身心都不利。而這首詩裡的樵夫,卻走出了這兩種糟糕心態的桎梏,他從內心明白了兩件事:一是真愛不必得到;二是在給別人送出祝福的時候,自己也能得到心靈的寧靜。

說一下「真愛不必得到」的妙處吧。愛情和擁有是兩個概念。愛情是一顆溫柔的心,而擁有是綿綿不絕的貪欲。身陷在情愛中的人,自然要求眼的愉悅、耳的希聲、鼻的細嗅、舌的苦鹹、身的輕觸,但更多的是「意」,是想法或幻想的密密匝匝和千迴百轉。所有的想像其實都不是執著於對方,而是執著於自己對對方的感覺。所以,通常是當你的所愛真的來到你面前,瞻仰你偉大的愛情時,你可能已經筋疲力盡,因為,哪怕就是他本人,也無法達到你「意」的巔峰。所以,我常說,你愛的人之所以讓你失望,並不是他配不上你,而是他配不上你對愛情的熱愛和想像。更何況,他的俗、他的無聊、他的貪婪、他的無能等,不用太多,只需要一個小小的細節、一個不合時宜的微笑,都會把你拉下馬,讓你跌落塵埃。這,就是「擁有」會挫敗一切的緣由。

回到這首詩,這個樵夫如若真的和女神在一起了,他不能容忍女神的任何瑕疵——女神,身上怎麼可能會有異味?女神,怎麼可能還要上廁所?總之,還是離她遠一點好,只和她的馬在一起就好了,這樣,女神才能永遠縹緲著,才能永遠是女神。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學學這個樵夫的人生態度,把那高不可及的美好放在想像裡,送出我們的祝福即可。然後,踏踏實實地過好我們自己的小日子,該砍柴砍柴,該吃吃,該喝喝,偶爾去看看南方的喬木和寬廣的河流,潤潤自己的眼,讀讀《詩經》,美美自己的心,就可以了!

《周南.漢廣》 南有喬木,不可休思; 漢有游女,不可求思。 漢之廣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翹翹錯薪,言刈其楚; 之子于歸,言秣其馬。 漢之廣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翹翹錯薪,言刈其蔞; 之子于歸,言秣其駒。 漢之廣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語譯】 南方喬木高又高,伐木艱難無休息。 漢江有女如女神,求之不得路迢迢。 河漢寬廣遊難過, 河水長長筏不渡。 錯薪高高不可攀,砍柴還是砍荊條。 那人若嫁好人家,我願為她餵飽馬。 河漢太闊又太長, 不可渡來不可游。 喬木樹枝在頂端,砍柴還是低處選。 那人若得君王嫁,只願隨身秣其馬。 漢漢江堪比銀河闊,上天無筏嘆若何!

【注釋】 1. 休:休息,在樹下休息。思:語氣助詞,沒有實義。2. 漢:指漢水。游女:在漢水岸上出遊的女子。 3. 江:指長江。永:水流很長。方:渡河的木排,這裡指乘筏渡河。4. 翹翹:樹枝挺出的樣子。錯薪:雜亂的柴草。楚:灌木的名稱,即荊條。 5. 秣:餵馬。6. 蔞:草名,即蔞蒿。

本文節錄自:《詩經:三千春秋的深情(上)曲黎敏品100首詩經名篇》一書,曲黎敏著,高寶出版。

關鍵字: 閱讀生活心靈成長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