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號

餐飲電商化 宅在家也能吃大餐

美食外送App土洋爭霸 搶賺225億「懶人財」

文 / 蕭玉品   攝影 / 蘇義傑   2019-07-31

美食外送App土洋爭霸 搶賺225億「懶人財」


餐飲外送升級了,現在只要打開手機App訂餐,就能讓外送員代勞將美食送到家。不光是外商登台搶攻市場,本土企業也加入戰場,提供多元化服務,讓消費者輕鬆填飽肚子。

台灣人的生活,似乎愈來愈離不開「外送大軍」了。

走在路上,僅僅等個紅燈,仔細看看身邊,可能左邊一台粉紅色的foodpanda(空腹熊貓),右邊是綠色的Uber Eats,後方還停著戶戶送(Deliveroo)和本土的有無快送機車。

正午時分,幾個同事呼朋引伴,打開手機外送平台App,點了幾杯鍾愛的珍珠奶茶,20分鐘後,沁涼飲料就送到辦公室。

圖/隨著餐飲電商化,如今消費者只要打開手機、用App點餐,不出多久,美食便能到手。

半夜12點,飢餓感襲來,以往可能摸摸鼻子洗洗睡,現在外送平台多了宵夜場,不叫點食物,好像虧待自己。

連滑個臉書,都逃不過外送軍團包圍。有粉絲團po出整排foodpanda機車,齊聚手搖飲店外等候取餐的照片,惹得網友紛紛留言:「這根本車聚吧!」

事實上,餐飲外送早就不是什麼新鮮事。麥當勞、肯德基、PIZZA HUT或便當店,很早就有外送。但這次,外送大軍代表的意義,很不一樣。

手機App下單 美食就送上門

「台灣餐飲電商化了,」商業發展研究院經營模式創新研究所副所長李世珍點出關鍵。

過去,外送是消費者用電話訂餐,餐廳再送餐給消費者,如今的餐飲電商化,則是消費者透過手機,進入各餐飲外送平台的App,就能點餐。下單後,透過AI運算系統,平台會將訂單分配給有餘裕接單的外送員,消費者只要人在家中坐,美食便會自動送上門來。

台灣市場雖小,卻具備適合發展外送的條件。根據主計處家庭收支調查,自2009年起,台灣餐廳和旅館消費在家庭支出中節節上升,2017年占比12%。

以台灣一年4500億元的餐飲產值、外送約占5%的比例來看,高達225億元。李世珍補充,台灣人愛嘗鮮、對新科技接受度高,以及行動支付普及等因素,更將外送平台推了一把。隨處可見的機車,則提供外送平台足夠的勞動力。

德美英來台插旗 搶占商機

為了搶攻台灣商機,德商Delivery Hero收購的foodpanda最早於2012年來台;2016年美國Uber Eats攻台;2018年底,英國的戶戶送也登台了。

至於由信義房屋投資、本土聲量最大的有無快送,於2016年成立,看好社區經濟一年有兩兆元的潛在商機,與快遞業者合作,號稱連隔壁美味的滷味、便當、小吃,都能快速送到消費者手上。

台灣外送成長力道的確驚人。foodpanda台灣區執行董事總經理方俊強表示,去年底和剛進台灣相比,使用foodpanda人數成長了35倍。今年上半年訂單和去年同期相較,也成長15倍。

Uber Eats台灣區總經理李佳穎則透露,今年第一季,Uber Eats合作餐廳已超過6000家,是去年同期的兩倍,平台活躍用戶和外送趟次,也成長三倍。

戶戶送雖然在台發展不到一年,訂單增速卻比香港快上五至六倍。

「現代人的生活和手機綁在一起,台灣和所有城市一樣,叫過一次外送,叫下一次的機會高很多,」戶戶送香港暨台灣區總經理羅家聰笑稱,兩年前,一個消費者平均每月叫2次外賣,如今已提高到5次。

餐廳爭取曝光 成合作主因

餐飲電商化後,餐廳業者與平台合作的首要誘因,是爭取曝光與加強行銷。

北軒企業集團台灣區資深營運副總裁李宏智提到,旗下的連鎖美式星期五餐廳(TGI Fridays)加入外送行列,未必能增加多少業績,「但餐廳要跟著趨勢走,不斷提醒消費者Fridays的存在。」

去年底開幕的文青鹹酥雞品牌「鹹酥李」,一開幕就和Uber Eats合作,一來看中消費者多,二來則是為了快速讓市場認識品牌。鹹酥李共同創辦人李書賢指出,新上架商家在平台上會優先曝光,享有一段蜜月期,「等於多一種行銷方式。」結果證明,鹹酥李和Uber Eats合作成效不錯,外送業績已占兩成,服務範圍也拉長。

還有飲料業者透露,自己一直有外送服務,但大批消費者黏著在外送平台上,導致品牌必須與外送平台合作。

何況對沒有預算數位化的中小型餐廳來說,和外送平台合作,可以從中獲取消費者數據,幫助擬定策略。

經營超過20年的老店添福麵館,剛加入Uber Eats不久,一天平均多了超過60張訂單。老闆劉致增認為,Uber Eats提供的數據分析,可以做為擴點、菜單設計的參考。而藉著Uber Eats的曝光,新開店家不需要找在最精華路段,反而能開在租金較低的巷弄內。

顧客挑便宜 無品牌忠誠度

平台數據也能給予業者建議,假設炸雞、可樂的組合訂單較多,或許菜單排序可以往前。李書賢就發現,會叫外送的消費者,多為目的型消費,因此鹹酥李在Uber Eats上,多了店內沒有的套餐選擇。

既然餐飲電商化,若以零售電商的邏輯思考,各大外送平台是否能針對消費者數據,做出個人化推薦?

「飲食是一件很任性的事,今天吃了火鍋,明天未必想再吃。或當下想吃炸雞,推給我牛肉麵也沒用,」iCHEF共同創辦人程開佑認為,除非還有消費者更全面的其他生活資訊,否則各大外送平台很難根據訂餐數據,做到個人化推薦。

Uber Eats也注意到這件事。剛在香港舉辦的「Future of Food 2019」餐飲科技高峰會,宣布Uber Eats未來將和穿戴型裝置結合,例如知道消費者正在健身,便能相應推薦高蛋白食物。

市場競爭者眾,各大外送平台想做出差異化,其實不太容易。「你現在叫各家外送,送過來沒有太大差別,(消費者)不易產生忠誠度,」程開佑指出,外送市場仍在補貼燒錢階段,消費者多是哪裡便宜哪裡去。

雖然各外送平台會以較低抽成,積極簽下「獨家餐廳」,藉此吸引消費者。但對消費者來說,想吃什麼,就去哪個平台,未必能真正加強忠誠度。平台後勤、客服、外送員等各種因素,都會影響消費者和美食店家使用意願。

這場外送大軍競賽,才剛開打,還沒那麼快分出勝負。

關鍵字: 服務業生活經濟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