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號

最美風景〉低調助人的台灣小鎮精神

員林隱形富翁樂善好施 濟貧、捐棺、辦學樣樣來

文 / 彭杏珠   攝影 / 陳之俊   2019-07-31

員林隱形富翁樂善好施 濟貧、捐棺、辦學樣樣來

蕭松喜住家被視為員林最大別墅,但蕭家人日常生活儉樸。



員林有錢人低調樸實,又樂於助人。這些隱形富翁們以行動破除「為富不仁」的偏見,正是台灣最值得傳承的小鎮精神。

員林市已被認證為全台富翁最多的小鎮。但這些隱藏版有錢人即便與你擦身而過,也看不出來。

彰化縣議員張雪如認識一對70幾歲老夫妻,數十年如一日,推著小攤車賣餅。她原本以為這是經濟弱勢的家庭,沒想到有一天,老伯拿著厚厚一疊地契請她幫忙看:「土地被劃到哪裡去了?」

張雪如這才驚覺,每天打赤腳、穿短褲、白汗衫的阿伯,原來是隱形大富翁。過去50幾年來,夫妻倆一塊錢兩塊錢地存,有錢就去買農地,「員林184公頃市地重劃」完成後,身價翻了幾十倍。

不只市井小民樸實低調,連身價不凡的企業家也十分節儉。彰化埔心鄉的有為工業,辦公室的沙發茶几,一眼就瞧見濃厚歲月痕跡,這些家具,都是董事長陳珀波1980年創業時所購入。

其實,有為是每年淨賺一個資本額(2億元)的隱形冠軍,但陳珀波卻一身簡樸,黑長褲一穿就是10幾年,皮帶磨損了還在繫。他笑說,「這條還是被球友說得很不好意思才換的。」原來好幾年前,朋友看他掉漆的皮帶頭愈看愈納悶:這不是球友會送的嗎?我都換第五條了,你還在帶?

還有外國客戶,看到他的老舊公事包,忍不住問「用多少年了」?他想了幾秒鐘,還真回答不出來。現在,他拿的是扶輪社送的公事包。陳珀波認為,皮帶用來繫褲子,公事包拿來放東西,褲子繫得住、包包可以用就好,何必製造垃圾呢?

買金飾保值 銀樓比銀行還多

員林的上市櫃大老闆,大多跟陳珀波一樣樸實。例如建大工業總裁楊銀明一家都很節儉,公司接待室一塵不染,座椅仍使用40年前買的木製大理石椅,平時使用LEXUS座車,偶而還會開老國產車,「我不是買不起,是覺得沒必要花幾千萬買車,拿這些錢去做公益更踏實,」楊銀明認為。他還指指POLO衫上紅色的「KENDA」標誌說,「建大這個Logo比名牌還值錢。」

不管是做路邊攤生意的小販,還是經商的企業家,員林有錢人個個低調保守,不會炫耀錢財,理財方式多數買黃金、定存與投資房地產。

在員林市民生路、中山路、中正路一帶的珠寶銀樓林立,密度在全國屬一屬二。有67年歷史的金德成銀樓第二代接班人蕭文鈺說,早期工人領薪水有結餘,都會買金飾保值,中小企業也愛買金條避險,導致員林的銀樓比金融機構還要多。

約莫在1999年底,蕭文鈺的朋友花700多萬台幣買22公斤金條,賣回銀樓時,價值2300萬元。當時友人提著兩個裝滿沈甸甸鈔票、重達40公斤的旅行袋離開,「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這麼多錢!」他記憶深刻。

連張雪如幫選民處理家族遺產時,也常遇到往生者床鋪底下擺滿金條。「不要以為這是年代久遠的事,前陣子還有一次,」她說。

當銀行愈來愈多時,定存才漸漸取代買金條的習慣。某公股銀行員林分行受限政策關係,不能婉拒大額存款,500萬、上千萬的定存單不少,讓該分行主管苦笑說,存款真的太多了,他常建議存戶,轉買保單。

熱衷置產 常見千萬現金買房

員林的富豪也熱衷投資房地產。經營房仲業20年的住商不動產員林加盟店店東江建德,對這群有錢人印象深刻。他們常開著破破的車,或騎機車、踩著鐵馬,穿短褲、POLO衫、夾腳拖就來看房子了。

「我早期傻傻看不清,他們會說沒錢想要貸款又要裝潢,盡量算便宜點啦,等到價位談滿意,預備簽約時,馬上改口說要付現金,一口氣拿出1000萬不是問題,」江建德說,這些客戶會為每個兒女各買一棟房子,有幾個兒女就買幾棟,「他的加盟店用現金買房的達二成以上。」

江建德還遇過一對數十億身價的兄弟,擁有多間中正路、中山路的店面,仍開著老舊國產車上班。「不打聽不知道,原來辦公室的左鄰右舍都是億萬富翁,」他自嘲「有眼無珠」。

LEXUS汽車彰化所主管也附和,員林有錢人不招搖,買車偏向安全實用,頂多是賓士、LEXUS、BMW。路上幾乎看不到藍寶堅尼、瑪莎拉蒂、保時捷的蹤影。「主打低調奢華的LEXUS剛好符合當地人個性,業績逐年攀升,」這位主管笑開懷。

當地汽車界流傳一則趣聞;黑手起家的中小企業主,手黑抹抹的、穿著短褲就進去轎車展示間,業務員怎麼看都不像實力買家,沒人主動招呼,他一氣之下,跑到隔壁門市,豪氣下訂。

這些勤儉的富豪不僅讓員林的銀行存款節節上升,同時也充滿愛心。據統計,彰化獅子會、同濟會、青商會、扶輪社四大社團就有174家據點,連同其他慈善機構、一般社團,共1883家,其中不少落腳在員林。

難怪,當地流傳「員林有錢人多、銀行多、慈善團體多」的「三多」說法。

張雪如就創辦了員林廣寧樂善團。她出生於富裕家庭,祖父開碾米廠,早期沒銀行,農民可寄放稻米在碾米廠,需要時再拿去變現。他的父親很樂善好施,「我家廚房的湯永遠是熱的,桌上的菜從沒少過,」張雪如記憶深刻,有人來賒米,父親定熱情招呼吃飯,甚至對貧困農民說,米不用還了,趕緊讓孩子讀書,讓下一代日子好過點。

慈善世家 張雪如從小學會助人

從小耳濡目染,當她看到同學的便當是放著一顆梅子的稀飯時,她會偷偷送米給同學。長大後,她因緣際會成為最早關心家暴、性侵的志工;921大地震,她更深刻體會什麼是「人間煉獄」,幫忙收屍、協助家屬處理善後,從此投入行善這條路。

圖/彰化縣議員張雪如每年辦低收入戶「寒冬圍爐.千人饗宴」,今年邁入第六年;張雪如提供。

今年53歲、從政21年的張雪如每年都舉辦低收入戶「寒冬圍爐.千人饗宴」「我愛寶貝夏令營」,今年邁入第六屆。有一次她到偏鄉演講,聽到兩位孩子對話,甲說,我覺得夏令營一定很不好玩?乙說:你家沒錢才這樣說。甲很生氣回應,你家也很窮啊,你也沒資格去啦。她當下發願要辦夏令營,讓低收入戶孩子免費參加。

張雪如能辦這麼多活動,都靠鄉親幫忙。她總在臉書PO何時要做什麼?讓大家自由樂捐。有一次,接到員林一位上市公司老闆電話:「如果缺錢,記得打給我」;另外一位董事長也鼓勵她盡量做,「不夠一定挺你」,每年都捐數百萬。

2009年莫拉克颱風導致小林村滅村時,張雪如低調到當地煮飯打雜,住了整整三個月,每天都看到有人送米送魚肉來。有一次,有個員林人看到她尖叫:「議員,妳怎麼在這裡?」最後張雪如統計發現,高達六、七成物資是彰化人送來的,其中又以員林人居多。最令她感動的是,這些人都無所求,甚至會謝謝她,給了他們奉獻的機會,讓生命更有意義。

根據財政部中區國稅局資料顯示,2016年員林市慈善團體捐款達1121萬元,2017年是1118萬元,還不包括沒有收據及未申報所得的善款。

另外,楊銀明與兄弟所成立的建大文化教育基金會,每年舉辦夏令營、牛頓科學營及日常急難救助。2003年起每年獎助彰化縣的大學新生,清寒獎學金24萬元,2015年起每年對設籍彰化、雲林、台中的國高中及大學生發放共300萬元獎學金。

今年78歲的蕭松喜是隆慶興業集團總裁也是員林人,旗下有隆慶建設、和慶營造以及大慶商工等事業。他甚至花了兩億元,興建慈音寺(不含土地成本),藉此行善、教化人心。

受訪當天,他刻意打扮一番,但細看,領帶、領帶夾都是蕭氏宗親會送的,皮帶是隆慶建設的贈品,褲子也穿了許多年,全身上下最值錢的就是一雙阿瘦皮鞋。

蕭松喜濟貧:世上苦人太多

其實,蕭松喜家世清寒,兒時真的是邊務農邊在牛背上讀書,好不容易台北工專畢業(北科大前身),當幾年公務員後,24歲就回老家創業,28歲轉做建築業,當他有經濟基礎後就開始救濟貧苦。有人買不起棺材或沒錢讀書,里長都會轉告他。不久前,就有村長告知有人沒錢辦喪事,他二話不說伸出援手。

圖/78歲蕭松喜一身簡樸,領帶、領帶夾是蕭氏宗親會送的,皮帶是隆慶建設贈品。

他經營的大慶商工,學生2000多人,清寒子弟不用交學費,並減免雜費8000元,每學期還補助200多位低收入戶學生營養午餐。

這種助人美德也傳承至下一代。蕭松喜的六個孩子,兩個拿到博士學位,兩個正在攻讀博士,不是當會計師就是律師,大兒子蕭博修曾任兩屆彰化縣議員。他從小教養孩子要節儉,接濟窮人。

儘管他的住宅被視為員林最大別墅,但蕭家人日常生活儉樸,總坪數500坪的兩棟大樓,一棟自住,一棟給兒子一家人住。他懇辭不讓媒體入內參觀,直說「30年老房子了,沒有整理,很亂。」

這麼大的樓房,蕭松喜並沒有請佣人,全由70歲的太太打理。過去他只開March小車,最近基於安全考量,公司車才改成賓士車,March則轉送給孫子開。

儘管年事已高,他每天到慈音寺念經禮佛後,就到公司、學校批公文,不是工作就是從事社會服務,「我能做多少就算多少,世上苦人實在太多了,」蕭松喜有感而發地說。

當記者在南彰化一帶訪問時,驚訝地發現,幾乎每個受訪者都加入慈善公益團體。例如金德成銀樓老闆蕭文鈺,1992年就是全仁慈善會的創始會員,太太也是慈濟的師姐,四處助人。

當江建德受訪時,LINE群組一直噹噹響起,原來他是天恩慈善功德會成員,當時群組發出募款通知,已有人回應捐2000、1000、500元不等。他說,員林人善良純樸,有錢出錢,有力出力,100元也不嫌少。

不少人常引用《孟子.滕文公上》「為富不仁矣,為仁不富矣」來表達對有錢人的看法。但員林人以實際行動破除偏見,這也是台灣最值得傳承下去的小鎮精神。

數位專題〉員林小鎮致富傳奇


關鍵字: 社會關懷房地產投資理財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