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義大利變成中國人的天下?番茄罐頭看不見的「原產國」

文 / 一流人      2019-07-22

從義大利變成中國人的天下?番茄罐頭看不見的「原產國」

僅為情境配圖。圖片來源:pexels



編按:

本文摘自《餐桌上的紅色經濟風暴》,從一顆番茄看市場全球化的跨國商機與運作。「吉諾」品牌,在短短十年間,已經成為非洲銷售第一的番茄糊,一直擴展到海地、日本、南韓、約旦等國家。吉諾的番茄糊在全球有好幾個億的消費者,包裝刻意將吉諾番茄塑造成像一顆義大利番茄,然而它的罐頭和網站上,都未明確指出產地來源。

***

「吉諾品牌的構想來自瓦特瑪集團,」安東尼奧・柏迪向我解釋。「他們請了一位加州的廣告設計師,從1960年代的義大利罐頭汲取靈感,創造了這個用義大利綠白紅三色畫成的小番茄吉祥物。瓦特瑪跟我聯繫,請我為這個品牌生產,於是我們合作了將近十年。我還記得第一批吉諾番茄糊出口:總共是三個貨櫃。日子一久,吉諾成為我們最大的客戶,有時甚至一年出口數量多達3500個貨櫃。」

1990年代末期,整個非洲市場只有幾家那不勒斯*的公司在經營進口番茄糊的生意。同一時期,中國正在籌設加工廠,而那不勒斯則進口愈來愈多的桶裝紅金,將原物料進行再加工,包裝成罐頭,再重新外銷到全世界,特別是非洲。吉諾,這個名稱聽起來就像義大利來的,公司索性就在義大利包裝商品—柏迪和瓦特瑪也因此得以將大量的中國番茄糊銷售到非洲。1997年非洲進口的11萬4549公噸番茄糊中,有9萬公噸來自那不勒斯;同年,從中國直接出口到非洲的只1400公噸。五年後,到了2002年,那不勒斯商人總共外銷了22萬2750公噸到非洲—其中大部分是經過再加工的中國產品。有好幾年的時間,中基和中糧屯河都供貨給那不勒斯的合作廠商。但是,慢慢地,有人胃口愈來愈大……。

*那不勒斯:為義大利南部的第一大城市。

第一個胃口變大的就是劉將軍。「當時,我很快發覺,中國番茄糊都是先運到義大利,再運往非洲,而這樣根本是多此一舉,」劉將軍向我解釋。「於是,有一天我便想到,我們中基公司可以直接在天津的罐頭廠把我們的番茄糊裝成罐頭,再直接外銷到非洲……」。

對那不勒斯的公司而言,風向變了:2004年,劉將軍在天津建造了一座巨型罐頭工廠—天津中辰番茄製品有限公司(Chalton Tomato Products),每年能包裝10萬公噸的番茄糊。

「就是在這個時期,劉將軍到諾切拉來找我,」安東尼奧・柏迪回憶道。「那時他沒對我提起,但是他已經決定自己為吉諾品牌生產。他只是來套問情報。拜訪之後,他去找瓦特瑪這家吉諾的通路商,並報給他們一個更好的價格。我必須承認,未能確保為吉諾生產番茄糊的合約是我職業生涯中最大的錯誤。劉將軍一開始是個重要的合作夥伴,但是,一夕之間,他變成了我最大的競爭對手。」

就這樣,2000年代末,在劉將軍的指揮下,中辰公司成為天津最大的罐頭工廠。這讓中基公司擁有了新的武器,使得這家中國大廠可以直接將番茄糊銷到非洲。同時,這座工廠的工人和機器當然不只為吉諾這個品牌生產罐頭,它也為許多販售到全球各地的品牌包裝番茄糊。比方說,摩洛哥的金馬牌(Cheval d’or)和可口牌(Délicia)都向它下訂單。這兩個品牌所屬的公司彼此競爭,各自擁有不同的資金,並且互相爭奪國內的市場。不過,擁有這兩個品牌的公司都向同一家供應商下單:中基實業。

「1950 年到2000 年,非洲市場幾乎是義大利人的天下。當時那裡只有我們,」安東尼奧・柏迪補充道。「後來,中國人開始出現在全球市場上。這下你明白了,他們一開始只生產半成品,我們把這些半成品進口到義大利後進行加工,然後再出口(re-export)*。但是當中國人意識到我們在中間轉了一手,當他們知道我們買了中國半成品回來加工,再出口到非洲,他們想到了一個辦法,就是直接運作自己來,避免掉多餘的兩段運輸。他們善用競爭優勢,特別是比我們低廉的勞動成本以及能源成本。接著,中國人就跑來非洲市場向我們挑戰。」

結果呢?2013年非洲價值7億4800萬美元的進口番茄糊中,從那不勒斯罐頭工廠出口的總共只占了四分之一,即14萬1669公噸,主要都是再出口的番茄糊……而從中國出口的則占四分之三,即44萬7540公噸;如今,中國在非洲番茄糊市場的市占率超過70%。

* 或譯轉口、中轉,係指進出口貨物的買賣不在生產國與消費國間直接進行,而是透過第三國進行。
本文節錄自:《餐桌上的紅色經濟風暴》一書,尚-巴普提斯特・馬雷(Jean-Baptiste Malet)著,謝幸芬譯,寶鼎出版。

關鍵字: 農業閱讀經濟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