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包韓國瑜憑「四個字」打敗精英郭台銘、朱立倫

這個人讓蔣經國苦等33年,國民黨真正改革者浮出檯面?

文 / 彭杏珠   攝影 / 張智傑、賴永祥   2019-07-15

這個人讓蔣經國苦等33年,國民黨真正改革者浮出檯面?


國民黨總統初選民調公佈,高雄市長韓國瑜以44.805%壓倒性的支持度,取得大選參賽權。但為何是他,而不是黨內精英,如政治歷練完整的前新北市長朱立倫,或是被推崇具有國際觀及經營有道的前鴻海總裁郭台銘?

去年11月24日,台灣舉行九合一選舉,韓國瑜用一瓶礦泉水打贏艱困的高雄選區,幫藍軍收復失去20年之久的政權。他所掀起的「韓流」外溢效果,更讓國民黨的縣市版圖從6縣市躍升至15縣市,得票率從40.7%成長到48.79%,被外界視為藍軍大勝。

這股力量也讓國民黨的政黨支持度超越民進黨,迎來久違的光榮感。但今年初,2020大選開打,不僅民進黨內初選紛紛擾擾,國民黨內也是傳聞四起,參選人之間的攻訐,更讓國民黨的支持度快速下滑,回到「九合一選舉」前的原點。

近3個月來,國民黨初選的風風雨雨終在今日告一段落,韓國瑜所創造的韓流,再次被驗證並非一時的激情。而這股庶民的力量,支持他在擔任高雄市長不到半年時間,成功突破「背叛高雄市民」「沒有正當性」的魔咒,贏得初選,他到底做了什麼?

其實,答案並非韓國瑜個人魅力,而是風起雲湧的「民怨、民意」四個字。

韓粉堅定力量,打破外界既定印象

照理說,這是國民黨有史以來,總統參選陣容最壯大的一次,涵蓋黨內精英朱立倫、郭台銘,還有前台北縣長(新北市前身)周錫瑋、「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但初選過程卻一波三折、火花四射,甚至出現「兩岸政策」分歧的路線之爭;韓粉、郭粉互虧對罵的網路亂象。

未料,最終韓國瑜不僅出線,甚至大贏第二名的郭台銘17%,毫無懸念代表國黨參選。支持他的正是這一路走來,被外界喻為不理性的韓粉、鋼鐵粉。

只要從韓國瑜6月1日第一場凱道初選造勢活動開始,就能看到韓粉的力量。大雨澆不熄、烈日曬不走這群自動自發的庶民,從凱道到花蓮、台中、雲林再到新竹,每場造勢活動,旗海飄揚的壯觀場面,讓螢幕前的民眾大為驚訝。

圖/韓國瑜在雲林的造勢現場,中華民國旗幟飄揚。

連資深媒體人李豔秋都在6月25日於臉書發文。她指出,連續看了幾場高雄市長韓國瑜的造勢,人數到底多少?其實沒啥重要,場中所展現的共同符號,以及這個符號所帶動的凝聚力,才是重點,這個符號就是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場上飛舞的國旗,是蔡英文及民進黨逼出來的」。

李豔秋進一步指出,如果有「粉」,九合一靠的是「中華民國粉」,他大於韓粉,更大於國民黨粉。可以預見,國民黨不管誰出線代表參選,「中華民國粉」是最強支撐,國旗則是「通關明語」,這個反轉,韓國瑜功不可沒。

更貼切的說,這群拿著國旗、被稱為「草包」的支持者,代表的正是壓抑已久的民怨,並轉化成龐大的民意。

7月14日,文化大學新聞系主任胡幼偉也在臉書發文:韓國瑜在「政治行銷傳播上有謀略」,絕非單單一個「草包」這麼簡單。他相當接地氣也有謀略,了解選民的心態是什麼,需求是什麼?

所以這群不離不棄的韓粉,寧可早早回家守電話、顧民調。甚至在各種支持的社群裡,出現諸多有趣好玩的故事。例如媽媽不做晚飯了、家人輪流洗澡死守電話、夜市攤販生意也不做了、市話轉手機不漏接、朋友暫停晚上聚會,甚至還有鋼鐵粉說,談戀愛時,都沒有如此焦急想要接到電話。

國民黨台南市黨部主委謝龍介接受媒體訪問對外表示,韓國瑜現象是20年來台灣政壇很少見的。如果大家用傳統政治思維去看,都會看走眼。這個從基層而起的力量認為當下經濟落後,才會起而支持主打庶民經濟的韓國瑜。

雖然,這股草根力量讓韓國瑜勝出,但他的挑戰才開始。民調還未正式公佈,民進黨與各公民團體就加大聲量、持續推動罷免行動;部分人士也唱衰韓國瑜,將無法帶領國民黨贏得大選。

初選過關後,要面對各樣難題

各種難題接踵而至:如何整合初選裂痕,團結一致打贏總統與立委選戰;如何對高雄市民交代,扮演好總統參選人與高雄市長兩個角色,順利拆解「落跑市長」「違背誠信」等炸彈引信;如何贏得中間選民、年輕人支持等等。

韓國瑜也隨即在公佈民調結果的記者會上表示,自己勝出,心中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和歡樂,只感到無比沉重的壓力。希望承擔這樣的責任,可以得到更多朋友的幫忙,一起開創台灣更多美好的未來,幫台灣子孫萬代開闢更燦爛的道路。

但,就在國民黨初選新聞鋪天蓋地之際,有一則日本的新聞卻被淹沒了。7月14日,日本媒體產經新聞連載「李登輝秘錄」第四部「蔣經國學校的畢業生」,第一集文章的副標為:收到密令「讓在野黨成形吧」。

前總統李登輝接受產經新聞訪談,透露因為故總統蔣經國的密令指示,他與黨外人士接觸,扶助在野黨形成。

日媒作者寫到,李登輝至今仍有紀錄大事的習慣。1984至1988年,他與蔣經國的對話紀錄有156篇,仍保管在桃園近郊的別墅。有一則1986年2月7日的筆記:農曆年前,蔣經國交付一項特別任務。「過完年後,去創造一個與黨外人士溝通的管道,你自己來參與。」李登輝收到指示後,明瞭蔣經國想透過國民黨以外的人組成在野黨,利用政治壓力進行國民黨內改革。

台灣從70年代開始,以南部為中心反對國民黨獨裁體制的活動開始出現,包括發行批判獨裁體制的雜誌、訴求民主的集會抗議等。但由於1949年發布的戒嚴令尚未解除,當時在野黨仍為非法,蔣經國想透過在野黨推動國民黨內改革。

文末還指出:當時成立的民進黨就是現在蔡英文總統領導的執政黨,李登輝覺得當時種下的種子終於開出民主的花朵。

如果這段訪談內容屬實,是否意味著蔣經國早就想透過黨外壓力,逼使黨內改革。只是他根本沒料到,這一等卻是33個年頭過去了。而被喻為「非典型國民黨」的韓國瑜能否再創選舉史上的奇蹟、成為蔣經國等待已久的改革者,各界不妨拭目以待。

這一刻,隨著總統参選人的塵埃落定,國民黨正式吹起「改革」號角的第一響,也是黨內與韓國瑜考驗的開始。

關鍵字: 評論政治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