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林七賢:嵇康

嵇康的人生最後一曲,〈廣陵散〉從此成絕響!

文 / 一流人      2019-07-15

嵇康的人生最後一曲,〈廣陵散〉從此成絕響!

圖片來源:pixabay



何聞何見

嵇康字叔夜。據說他的先世姓「奚」,是會稽(今浙江紹興)人。因避禍搬到譙國銍縣(今安徽宿縣)落戶。因銍地有嵇山,因此改以「嵇」為姓。他早孤,具有奇才,博覽群籍,於書無所不讀。並擅鼓琴,為當世所重。他身長七尺八寸,風儀絕俗。雖然不講究修飾,卻一表人材。

他因少年孤貧,而學得一手打鐵的本領。常與好友向秀兩人一起在大樹下打鐵。

鍾會是司馬昭的心腹,也是個精明能幹的人。尤擅言辭,十分自負。聽說了嵇康的名聲,就慕名前去拜訪。

他到達時,嵇康正在打鐵,向秀在旁煽火鼓風。見到他,嵇康理也不理,只管叮叮噹噹打自已的鐵。

鍾會是個貴公子,又是權臣司馬昭的心腹,一向受人奉承慣了。來訪嵇康,在他想來,是給嵇康面子。嵇康應該喜出望外,倒屣相迎才是!沒想到,在一邊站了半天,嵇康根本看都不看他一眼!他受了冷落,自覺無趣,轉身要走。嵇康這才開口。問:「你聽了什麼來,又見了什麼去?」

鍾會冷冷地答:「聽了聽的來,見了見的去!」

由於受了冷落,鍾會心中懷恨。便向司馬昭進讒:「嵇康此人,龍姿鳳章,儀表不凡。人稱臥龍;臥龍,就千萬不能讓他起來。而且,他又是曹魏宗室的女婿。我公想得天下,不必憂慮別人。唯有嵇康,留下他,恐怕是個禍根。」

司馬昭一心想篡位,因而心生疑忌。因此後來找了個藉口,便把嵇康下獄。

廣陵散失傳

嵇康性情剛烈,嫉惡如仇。在亂世之問,自然易於招忌。雖然他淡泊自甘,隱居林下,採藥,打鐵,飲酒、賦詩、彈琴,與世無爭。竟然還是逃不過殺身之禍。他在獄中,作〈幽憤詩〉寄意:

……欲寡其過,謗議沸騰。性不傷物,頻致怨憎。昔慚柳惠,今愧孫登。內負宿心,外恧良朋。仰慕嚴鄭、樂道柔居。與世無營,神氣晏如。咨予不淑,嬰累多虞。匪降自天,實由頑疎。理弊患結,井致囹圄。對答鄙訊,縶此幽阻。實此頌冤,時不我予。雖曰義直,神辱志沮……煌煌靈芝,一年三秀。予獨何為,有志不就?懲難思復,心焉內疚。庶勖將來,無聲無臭。采薇山阿,散髮巖岫,永嘯長吟,頤性養壽。

他本身具有高超的修養,王戎曾說,跟他同住山陽20年,不曾見過他露出喜怒之色。他遊山,遇到山中的樵夫,都視他為神仙中人。他曾跟隨當時的高士孫登共隱。孫登什麼話都沒有說。到他要離去時,才嘆息:「你有雋才,而性情剛烈,恐怕難免殺身之禍。」

他又遇另一高士王烈,一起入山修行。有一次,王烈得到一些石髓,像飴糖一樣柔軟可口。他自己吃了一半,留下一半,要與嵇康分享。到了嵇康手上,柔軟的石髓都變成了堅硬的石頭。王烈又曾在一個石室中看到一卷素書,要嵇康去拿,素書就不見了。王烈嘆息說:「叔夜是那麼一個非常人,卻每每不遇。這也只好說是『命』呀!」

他這樣的韜光隱晦,司馬昭還是容不下他。臨刑前,太學生3000人,聯合上書司馬昭,請求留下嵇康,作他們的老師。司馬昭一看他被那麼多人的擁戴推崇,更不放心了,堅拒赦免。

嵇康上了法場,神色不變。臨刑前,只要求允許他再彈一曲古琴。司馬昭答應了,命人取琴給他。他莊重而平靜的彈了一曲〈廣陵散〉。彈完,嘆口氣:「當年,袁孝尼曾懇求我教他這首曲子。我捨不得,不肯答應。如今〈廣陵散〉從此失傳了!」

說完這番話,他從容就死。事後,司馬昭也後悔不該殺他,卻已來不及了。

他的文學作品以「四言詩」為世欽重。再錄一首他的〈雜詩〉:

微風輕扇,雲氣四除。皎皎亮月,麗於高隅。興命公子,攜手同車。龍驥翼翼,揚鑣踟躕。肅肅宵征,造我友廬。光燈吐輝,華幔長舒。鸞觴酌醴,神鼎烹魚。絃超子野,嘆過綿駒。流詠太素,俯讚玄虛。孰克英賢,與爾剖符。本文節錄自:《漫漫古典情4:文人的那些事》一書,樸月著,好讀出版。

關鍵字: 生活閱讀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