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個國家,出生便畫好成功的輪廓

赴韓工作的體悟:韓國人對於成功的定義「不太健康」

文 / 一流人      2019-07-12

赴韓工作的體悟:韓國人對於成功的定義「不太健康」

圖片來源:pxhere



「哇∼這麼有名的學校,還給你獎學金?」我忍不住讚嘆。「給獎學金有兩種理由,一種是這個人很優秀,一種是這個人需要錢。」邱宇謙稱︰「我是屬於後面那種。」

頂尖這個詞,本身帶著比較級。沒有底,哪有頂;沒有後段,定義不了前段。求學路一路順心的邱宇,來到美國名校MBA之後,發現這是另一個世界。「同學的背景都很威,家世好、公司有名、職位高。很多人是華爾街金童,出去喝一次酒花幾百美金,對他們來說是日常生活的小事。」邱宇說︰「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高度不一樣。在這裡,我就是後段班學生,我是弱勢。」

第一次發現,有些人的起跑線畫得這麼前面。加上來自各國、多元背景的同學組成,包括軍人、越戰難民的後代、國家自由鬥士的後代、移民的二三代等,每個人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如果每個朋友都是一本書,那在MBA的兩年,邱宇像是讀了百科全書。「我看事情,變得比較不一樣。」他說。

而在MBA畢業之後,面對就業選擇,他的考量包括「要能墊積往顧問業發展的路、要在總部、中國以後再去」,最後決定來到這個年營收超過一千五百億美金、全球員工數超過四十萬的韓國企業,在首爾的總部工作。

邱宇的工作是顧問,要針對集團內部其他部門提出的問題,蒐集資料、分析、提出建議。

這個部門全是有工作經驗的頂尖MBA畢業生,大多是西方臉孔,以美國人最多,亞洲人很少。因為並非業務,不用揹業績,「我覺得沒什麼壓力,」他說︰「最困難的地方,在於要提出大家不知道的見解。」陳腔濫調不被需要,新鮮觀點才受歡迎。

他的工作以「專案」方式在進行。一個專案通常耗時三個月,像他入公司一年多,就曾處理過目標為增加銷售量的專案,從定價、通路、行銷方式都要給意見,讓執行單位參考。

「在這裡讓我學到不少科技相關的知識。」他覺得內部顧問的工作有收獲、也有可惜之處︰「因為算是幕僚單位,比較沒有辦法立即感受到自己處理的專案帶來怎樣的成效和結果。」

也因為是內部顧問,給建議必須十分謹慎。「讓客戶聽了不會不舒服。」邱宇用了「客戶」一詞來指稱找他討建議的部門。「是因為辦公室政治嗎?為了顧及情面,不能推翻既有的決策?」我問。「如果要提出反對,需要有足夠的證據來支持。不管是支持或是反對,都要有充分的數字、資訊做為基礎。」他解釋。

「Coordination 反而會是比較大的壓力來源。」畢竟是全球化的大企業,他為了做分析,常常得向不同國家的子公司要資料,對方願不願意給、給多少,就得靠個人手腕去下功夫。

高薪顧問不等於穩定職位

邱宇這個特殊部門招募的員工,平均會在這單位工作兩年,之後再換到子公司,或是相關企業。我用的動詞是「換到」而不是「被調到」,是因為在進入這個部門工作之後,職涯的下一步不是被動由人安排,必須主動爭取。

這個部門的員工一開始就被分組,像是消費性電子商品組、半導體組,可以一直待在組裡,也可以跨組參加不同專案。而兩年後能去哪呢?就看集團內哪個部門對你有興趣。所以邱宇努力跟其他部門打交道、在其他主管面前刷存在感,讓自己「被看見」,進而能有面試機會。

謙稱自己不擅社交的邱宇,就為了打造人脈網,積極參與同事聚會及活動。只是母語並非英文,在這個全是外國人的部門,很容易吃虧。

不會說韓文卻跑來韓國企業、還是在總部特殊部門工作的邱宇,也有感受到自己被雇用的原因,摻著「外國人活招牌」的味道。而這之中,又帶著和出身相關的苦味。曾在這部門工作過的相關人士即表示︰「這部門的亞洲人比較少,就算有的話也大多是在歐美長大的。因為日本人念完MBA,大多想要回日本工作,中國人則是回中國或者香港。老實說,在韓國人眼裡,亞洲各個國家中,日本、中國、新加坡是他們比較感興趣的,其他的話......。」

他聳聳肩,沒有再往下說。

不過對於隱約感受到的差別待遇,邱宇從沒提起,只是更努力地投入工作。部門工作結束之後要去哪?他自己觀察分析︰「兩年後大約有四分之一的人會留下來,離開的同事,有人去顧問公司,也有人到其他大企業上班。」前陣子他才和一群台灣朋友聚餐,聚會的主角也曾在他這個部門工作,待了幾年之後,現在跳槽到Twitter 位於新加坡的亞太區總部工作。

韓國人狹窄的成功定義

來韓國未滿一年,我問邱宇對韓國的感想。「一點都不羨慕韓國。」他說︰「韓國人的人生成敗,很早就決定了。他們『成功人生』的形狀很固定,我覺得這不太健康。而且韓國不是個福利國家,是財閥國家。」

邱宇在大企業工作,享有集團旗下各子企業帶來的福利,加上他的部門有些特殊待遇,像是上班可以比別人晚一小時(同公司的韓國人八點上班,他的部門則是九點)。

但握有特權似乎讓邱宇不太自在,長年訓練之下,習慣看穿問題本質,他清楚知道自己背後有著老虎的庇蔭。「都是因為我在大財閥工作,所以才能有這些好處。這制度並不公平。」

「那你有喜歡韓國哪些地方嗎?」我問。沒料到竟換來整段採訪最長的空白。「我覺得韓國的硬體設施做得很好。」長思過後,邱宇給了一個很有顧問口吻的答案,接著補充︰「可能因為我不會韓文,所以很多韓國的先進服務我無法感受。像是朋友覺得韓國網購很方便,這我就無法體會。」

「不然就是看棒球吧。」放假時還會跑到外縣市看球的邱宇說︰「我覺得這裡的球場很好,看棒球很舒服。」但接著又補了一句,「其實他們很多東西是抄日本的,但又比日本便宜。」

台灣缺乏高端人才的舞台

邱宇在海外工作的時間,已經遠超過在台灣工作的長度。面對每個受訪者,我固定要問一題︰「會想要回台灣/台企嗎?」而他的答案是:「可能性很小。」「薪資是主因,另外一個重點是,沒有舞台。」他解釋︰「台灣企業做的大部份都還是在製造端。製造業能不能穩定運行,靠的是制度,不是人才。舉例來說,你不會需要花年薪三百萬台幣來請一個作業員嘛。」

韓國曾經用高薪挖角不少台灣高階人才。包括晶圓代工、晶片研發、航太業......,最有名的是台積電大將、研發處處長梁孟松,被三星挖角,並迅速躍升為副總。曾有台灣半導體公司主管直言︰「在台積電十年能賺到的錢,在三星三年就能賺到。」

「如果是要規劃未來五年、十年的策略,就會需要高薪去聘請高端人才。」邱宇說︰「但台灣企業沒有這個view,他們大多還是著重於製造端。會需要高附加價值人才的,還是品牌端比較多。」

他認為韓國企業肯花大錢吸引人才,用最好的福利,把外國人捧為座上賓。在幾年的約期內,把你的知識、know how 給吸乾。不需要你了,可能就把你給一腳踢開。「這是各取所需。貌似無情,但卻有效。」。

想一想怎麼離開

有台灣職場、非洲市場、美國求學的經驗,邱宇現在在韓國打拚,未來則想要往創業投資,或是有前瞻性的產業發展。他對職涯有一套規劃,雖然身處韓國職場,但「韓國」卻不是他選擇來韓國的原因。「我適應力很強,住哪都可以,要我在這裡一直住下去也是OK。」他說。

對韓國不討厭、也並無熱愛的邱宇,對於許多想來韓國工作的人,他的意見很是冷靜︰「我覺得大家要想想『怎麼離開』這件事。以個人職涯來說,你在韓國工作過後,所擁有的經驗可能很難transfer 到其他國家或產業,路會比較窄。」真的很喜歡韓國的話,他認為︰「可以嘗試其他跟韓國有相關的工作,對韓國的熱情可以用別的方式發揮。」

對東南亞的房地產投資有興趣的他,也想過是否要改到東南亞工作。留在韓國,或是換個國家?他也還沒個定論。本文節錄自:《衝吧!台灣人的地獄韓國求生記》一書,Fion著,方格子出版。

關鍵字: 閱讀留學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