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懸命〉

衷於初心,給自己一個妥當的句點

文 / 一流人      2019-07-05

衷於初心,給自己一個妥當的句點

圖片來源:pixabay



日本客戶希望做一個結合瑞士鐘錶的精髓,與物聯網技術的高端產品。技術難度極高,完成的話將是全球第一個這樣類型的產品。客戶溫文儒雅,對產品的專注令人感動,對規格自然是一絲不苟,我們結結實實的體驗了日本客戶對目標的堅持。

軟體的合作方是杭州的一家新創公司,在杭州進行技術對接討論。時光彷彿回到當年在深圳跟「雷博」的團隊討論技術問題。當年我還有蔣睿可以跟對方華山論劍一番,今天我手下已無軟體大將可以一較高低。念頭一轉,何必拘泥於臺灣一隅,畫地自限,人才無國界,論英雄何分楚漢?

杭州是個很特別的地方,沒有北京的開闊格局,沒有上海的指天畫地;那樣的湖,那樣的江,於是有那樣的人。相談甚歡,彼此都覺得相見恨晚,沒有辜負那一晚的一壺好茶。一夕談完我頓時有海闊天空的感覺,有些想不清楚的事情也就有了答案。

日本客戶很有人文氣息,東京大學歷史系畢業,主修羅馬歷史。出差到東京時,他常常聊著聊著就會聊到他的家庭,他的女兒們還有他的作家夢。終於有一天他非常開心的送了一本書給我,上面有他的親筆簽名。

我驚訝的說:「啊!你真的變作家了。」

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得到一個小小的文學獎,自己出錢印了五百本,出版社會根據銷量再給他版稅。

我說可惜我看不懂日文,他說沒關係,裡頭有一篇他年輕時寫的愛情故事,最近想了想重新寫一遍,可以說給我聽。於是兩個同年齡的初老男子,在東京近郊「青梅」的居酒屋中,交換了彼此年輕時的夢想。

一位日本當紅的推理作家,跟他是大阪高校同學,兩人相約要努力在日本文壇闖出一片自己的天空。結果他讀了東京大學歷史系,反而進了科技產業,他的同學是理工科系,最後辭掉工作,忠於自己的選擇成了推理小說作家。

「為什麼想寫呢?」我問。

「寫了才能給自己一個妥當的句點啊……」他答得理所當然。我蠻喜歡他用的「妥當」這個形容詞。

「重要的是寫完了我也走出來了。」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清澈明亮猶如十七歲的少年,月夜無星。

我覺得還挺有道理的。

「人的一生經歷許多逗號、驚嘆號、問號,也在想要或不想要的時間點,被自己或命運標上了句點。句點是一種暫時的結束,也暗示著下一階段的開始,或者再也不會有任何的開始。人生這本散文體小說,一篇篇文章讀下來,一般是句點少些,逗號也許多些,偶爾有些驚嘆號,或猶豫遲疑時冒出的問號。」

他說完帶著醉意,還用力捶著桌面:「夏研君,再不做自己就沒機會了!」

我點點頭,把酒乾了。心中浮現的是「我的句點」在哪裡呢?

在沒有標點符號出現之前,古人也抑揚頓挫了千百年,究竟是否真的需要?還是今人需要一些喘息,才能把人生這首歌完整吟詠?掛上「準備中」,給過往行人與遠方親戚一點期待,或者無奈的掛上「停業」,然後給上一個句點轉戰他方。

一年後,日本公司因財務問題把計畫停了,他也因此被技術性要求提早退休。最後發了個短訊給我,只有四個漢字:「守護初心。」

老鳥真心話初心安在。成功經驗極難複製,失敗經驗卻經常雷同,所以觀察別人的失敗是必須學會的本事,在未來的道路上警醒自己。然而有一天你會發現,你站在一個完全陌生的路口,在Google或百度地圖上也沒有任何標示。我的建議是,聽從你心裡的聲音。 目觸為色,耳聞為音,智者說皆為虛幻,苦口婆心勸凡夫們切勿執著。見水即飲,遇花即賞,原來只是一個過客的蜻蜓點水,無有不敬之意,人間風月何勞善知識掛懷。 曾經因著某個人一見傾心,為某件成敗皆可的事耗盡洪荒之力,以為是一種幸福,記住那種感覺。聽一首歌,或者吟一首詩,以為是一種共鳴,也記住那種氛圍。人的記憶力會漸漸模糊,內心的觸動卻不會。人不能按自己想的方式活,最終很可能會淪為按著活的方式想。忠於自己,最終你會不需要地標就可在紅塵中自在行走。 

本文節錄自:《陪你飛一程:科技老鳥30年職場真心話》一書,夏研著,三民出版。

關鍵字: 心靈成長生活閱讀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一流人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專欄介紹

一流人
悅‧讀小編,介紹新書書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