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再有錢,也別想要買到幸福

《寄生上流》:人生,也許永遠沒有辦法照計畫走

文 / 魯皓平      2019-06-29

《寄生上流》:人生,也許永遠沒有辦法照計畫走


在這個貧富差距極大的社會,也許你有著無限怨懟,資源的不公、物質的顛沛和人性的無奈,似乎成了永遠無法化解的難題,富者愈富、窮者愈窮的茫然,也許就像滾雪球般難以力挽狂瀾,但在那體制下所能悟出的生存之道,有著你難以想像的狂妄和省思。

畢竟,以有錢與否為二分法的上流社會和下流底層,堆疊已久的仇恨和對立,迸發的是你一直以來忽視、甚至從未在乎的崩解,令人玩味。

註:本影評無雷,請放心閱讀

《寄生上流》(Parasite)所詮釋的意境,便是從你我日常都會面對的階級差異中,挖掘深刻的碰撞和激盪──完美的敘事結構、無可挑剔的劇本、扣人心弦的演技,它不僅已榮獲坎城影展(Festival de Cannes)最大獎之金棕櫚獎(Palme d'Or)殊榮,在世界首映後獲得長達8分鐘的鼓掌,絕對是至高無上的榮耀。

《寄生上流》劇情描述,在社會的角落,一家四口沒有正職、必須靠著家庭代工維生,爸爸基澤成天遊手好閒,直到積極向上的長子基宇靠著偽造的文憑來到富豪朴社長的家應徵家教,兩個天差地遠的家庭因而被捲入一連串意外事件中……

兩度獲得有「韓國奧斯卡」之稱的大鐘獎最佳導演奉俊昊,搭上三度榮獲大鐘獎最佳男主角的影帝宋康昊,加上李善均、崔宇植、曺汝貞、張惠珍與朴素丹連袂演出,豐富的角色個性、強烈的人格塑造,這兩個境遇有著天壤之別的家庭,交織出瘋狂又激烈的震盪。

不得不說,奉俊昊絕對是最細微的社會觀察家,從《殺人回憶》(Memories of Murder)開始便展現其鬼才般思考脈絡後,《寄生上流》再以親自構想的強大劇本,顛覆觀眾習以為常的表象。

窮人真的就必須甘於貧困嗎?富人高高在上的價值觀,就應該被你我認同嗎?

在這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窮人,正以你根本無法想像的難堪處境,面對生活上不知道下一餐在哪裡的困境;卻也有好多好多的富人,有著永遠花不完的錢,以揮霍無度更奢侈的心態,彰顯朱門酒肉臭的荒唐……

不知民間疾苦的嘴臉,對比力爭上游卻連飯都吃不飽的奢望──導演用一種抽絲剝繭的手段,揭開隱藏在那外皮下,不為人知的祕密。

這種社會兩端的家庭,被導演以「家教」的方式牽線,很巧妙又很隱晦,因為家教確實是一個人,能真正深入另一個家庭的絕佳機會。

奉俊昊曾說,「我大學的時候當過數學家教,曾經到一棟花園別墅上課,別墅二樓還有一間三溫暖室。我還記得跟女主人面試的情景,以及大理石地板的觸感和房子寬敞又冰冷的感覺。這些記憶都成了我寫劇本的參考來源。」

厲害的是,導演用非常非常多強烈的對比,去彰顯窮與富之映照,言談和舉止枝微末節的巧思,成了觀影上最吸引人的線索之一。

好比說,宋康昊一家人居住在貧困住宅區中最低下的地下室,擁擠的房內沒有華麗的雕梁畫棟,只有堆疊再堆疊、也許有朝一日能用上的雜物;唯一的對外窗是抬頭映入眼簾,就會吸入烏煙瘴氣的馬路,刻意挑高的馬桶、永遠被停話的手機和網路──這家人雖然窮,卻有著樂天態度和決不放棄的使命。

此外,李善均一家人不僅富麗堂皇,從入口開始的庭園造景、竹林籬笆、假山流水,從外觀就已宣告這一家人氣宇軒昂的雄厚財力;名設計師打造、大理石地基、玻璃帷幕、超大坪數地基,搭上不容忽視的裝潢和家具,永遠有著豐富食材的冰箱、可以停下兩台車的大車庫──這家人有錢,卻有著不知人間冷暖的疾苦。

----------------------------------

巧妙的是,由於議題看似沉重、衝擊各式社會面向,導演卻以一種十分輕鬆、詼諧又幽默的手段,去掩飾真正想要傳達的理念,當慢慢的被故事吸引、隨著演員的情緒拉入細節中,那是歡笑之中的淚水、有苦難言的徬徨……

而高與低的強烈諷刺、明與暗的黑白對比、陽光和烏雲的鮮明意象,甚至石頭所象徵的線索……確實令人讚歎。

《寄生上流》是一部深入淺出的電影,故事簡單、容易理解,同時拋出深刻反思,帶給觀眾悲喜交錯的特殊體驗。宋康昊說,雖然背景在韓國,但這是屬於每一個人的故事,它就發生在你我的生活中。

最亮眼的是,它在藝術和商業間取得非常好的平衡,它是一部坎城影展電影,同時也是一部能透過社會議題,觸及廣大觀眾的電影。

奉俊昊分享了他創作時的理念,「我先花了4個月的時間埋頭寫劇本,接下來的6年陸續加入一些所見所感。電影中沒有絕對的好人與壞人,即使大家都沒有惡意卻可能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後果,但有時候我們需要的只是一點點對彼此的尊重。這個故事融合了搞笑、驚悚、悲傷等各種情緒,如果觀眾看完電影能有想和彼此聊聊分享的衝動,我就心滿意足了。」

看完《寄生上流》遠見陪你力爭上游! 

訂《遠見》雜誌3期 贈《寄生上流》電影交換券兩張


關鍵字: 電影人物專訪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