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號

加入鴻海一年多,為何接下副董大位?

李傑推動工業互聯網 讓鴻海集團成為無憂工廠

文 / 蔡立勳   攝影 / 張智傑   2019-07-01

李傑推動工業互聯網  讓鴻海集團成為無憂工廠


加入鴻海集團不過一年多,李傑將畢生研究的工業互聯網帶進鴻海,讓鴻海成為全球物聯網企業典範。甫接任鴻海副董事長的李傑,要把鴻海打造成「無憂工廠」,他計劃怎麼做? 

6月21日,投入國民黨總統初選的鴻海集團創辦人郭台銘,終於在鴻海股東會宣布接班人。未來,將由S次集團總經理劉揚偉擔任董事長;至於副董事長,則由富士康工業互聯網(下稱Fii)副董事長李傑接任。

這些日子,外界多將目光放在劉揚偉身上。但,在後郭台銘時代成立的鴻海9人經營小組中,無論劉揚偉、盧松青、呂芳銘等董事,在集團的年資至少10年,甚至更長,李傑加入鴻海不過一年餘,是什麼原因,讓郭台銘決定將副董的位置交給他?

「他們兩個就是負責做整合,」郭台銘在當天股東會後受訪時給了答案,「一個是從半導體、軟件,一個是從工業互聯網整合。」

觀察郭台銘近期布局,不難發現,工業互聯網確實是轉型一大關鍵。

早在2017年12月,他在參加「財富全球論壇」(Fortune Global Forum)時就指出,鴻海將從傳統代工業,轉型為服務中小企業製造商的工業互聯網平台公司。

入選全美30位智慧製造楷模

去年1月,鴻海召開10年來首次臨時股東會,就是為了討論Fii赴上海證交所(上海A股)掛牌一事;去年6月,富士康30週年慶活動,也緊扣轉型、工業互聯網,還找來中國工信部、中國科協與清華大學等單位站台。

事實上,在加入鴻海集團前,李傑早已是享譽國際的工業互聯網專家。

2000年,他在美國成立智慧維護系統產學合作中心(IMS,Intelligent Maintenance System),與全球百餘家企業合作,研發、推廣工業大數據分析,以及智慧預測系統技術(PHM)。在2004年,工研院曾聘請他擔任副院長,但他的IMS正在轉型中,所以放棄了這個機會。

2008年至今,IMS參加過九次「PHM大數據競賽」,包辦五次冠軍,因此被譽為美國工業大數據與PHM的「西點軍校」。

2016年,美國製造學會(SME)也將李傑選入「美國30位最有遠見的智慧製造人物」。

就在郭台銘宣布交棒的前一天,《遠見》來到鴻海集團土城總部,獨家專訪李傑。

1957年生的他,雖長年旅居美國,其實是土生土長的台灣囝仔。淡江大學機械系畢業、服完兵役後,1981年負笈到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攻讀機械工程,成為製造工程大師吳賢銘的弟子。

1992年逝世的吳賢銘,是全球第一個在工程製造中,加入統計學觀念和方法的人,門下培養出百餘位製造工程博士。「目前美國製造業中,每十個從事智慧製造研究的人,就有三人左右是吳賢銘的徒子徒孫,」李傑說。

包括李傑也深受吳賢銘影響,30幾年來,致力於工業自動化研究,演變到今天的智慧化生產。

1983年拿到碩士學位後,他曾先後參與通用汽車自動化、美國郵政總局先進智慧化技術,在80年代就幫美國郵政總局研究用機器人分類包裹、人工智慧辨識手寫地址等。

助企業判讀「不可見問題」

但李傑一直心繫台灣。1987年,受邀兼任工研院機械所顧問,隔年10月,回台參加近代工程技術研討會(METS)。

1991年11月,李傑轉進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服務,主掌產學合作與先進製程工程中心計劃,還將美國的推行模式,介紹給時任台灣國科會主委的郭南宏。

四年後,他被調派至日本通商產業省(現為經濟產業省)的先進產業技術研究院,了解美、日二國的製造缺口,提出建議,並協助日本政府。

當時網際網路剛起步,他已經開始研究用遠端監控數據傳輸系統,取代衛星監測。

同一年,前立委、機械公會榮譽理事長莊國欽,也邀請李傑返台,分享工具機的最新趨勢。

「他深知聽眾不習慣深奧的學術理論,就以大家熟悉的日常現象,比喻不易體會的哲理,」莊國欽在李傑所著的《工業大數據》一書推薦序寫道。

1998年,李傑加入聯合技術集團公司研發中心(UTRC),擔任研發總監,該集團旗下有出名的奧的斯電梯(Otis)與開利冷氣(Carrier)、普惠飛機引擎(P&W)等著名公司,他當時就在研究遠端監控電梯,「最早做工業互聯網的,算是奧的斯,」李傑說。

2000年,他成立IMS,更專注投入工業大數據、工業互聯網的研究。IMS與上銀、英特爾、豐田等全球超過100家知名企業合作過,以辛辛那提為首的四所美國大學,研發的智慧維護系統「Watchdog Agent」,被《財星》(Fortune)雜誌譽為本世紀三大熱門技術之一。

李傑比喻,「工業互聯網不是什麼高大上的東西,而是讓產業敢面對自己最醜惡的一面。」它就像一面鏡子,是讓企業藉由數據蒐集、分析、建模,針對不可見的問題,進行預測、調整。

不可見的問題,如設備性能衰退、精度缺失,以及資源浪費等,累積到一定程度,就會導致停機、產品品質偏差等「可見問題」發生。也就是說,不可見的問題,才是企業最該面對、解決的痛點。而這些問題,可從數據中事先判讀與預防。

圖/在鴻海的九人經營小組中,雖然李傑(右四)在集團的年資最短,他主掌的工業互聯網,卻是鴻海轉型的重要關鍵。

幫鴻海提升三成生產效率

例如上銀以滾珠螺桿為平台,發展出預測、維護潤滑系統的功能,降低螺桿損壞率。這項技術讓上銀的滾珠螺桿能感知潤滑系統可能出問題了,在問題不嚴重前,事先處理,而不是等到整個機台都壞掉了,導致停機。

這項預先感知功能在2016年美國芝加哥機械展展出時,一鳴驚人,到了今年德國漢諾威工業展,上銀已成為世界排名第一的新龍頭。

「顧客的痛點,往往是你未來創造價值的地方,」李傑對上銀董事長卓永財這麼說。

不只上銀,全球印刷電路板(PCB)龍頭臻鼎,也曾與李傑合作,讓產線每月省下50多小時的不必要停機時間。

2018年1月,李傑受邀赴鴻海深圳龍華廠演講,舉這宗合作案為例,當時坐在台下的郭台銘,半信半疑,立刻打電話給臻鼎董座沈慶芳確認。

一般人誤以為郭台銘認識李傑多年,其實不是。那次演講是兩人第一次認識,也成為李傑加入鴻海的關鍵。

「兩人一見如故,」一名鴻海員工形容。李傑則說,他跟郭董有許多想法「共振」,只是說法不同。

「李傑副董事長對鴻海有非常大的幫助,已經進來一年多,現在有很多發揮機會,」郭台銘也在股東會上強調。

今年1月,世界經濟論壇(WEF)公布全球7家「燈塔工廠」(lighthouse factory),包括西門子、博世(Bosch)等大廠,目前在全球共有16家燈塔工廠,鴻海及海爾是亞洲唯二企業。

所謂燈塔工廠,是在工業4.0相關技術應用、整合上,能做為全球企業模範的工廠。

鴻海入選原因,在於智慧手機零組件的產線,導入全自動化製造流程,配備機器學習、人工智慧型設備自動優化系統,提升三成生產效率,庫存週期降低15%。

李傑會加入鴻海,其實也是看上鴻海有17萬5000台工具機、8萬架工業機器人,有足夠場域來驗證工業物聯網的應用。

4個F 要追求數據核心價值

「無憂」是李傑推動工業物聯網的極致目標,將數據分類、分割、分解、分析、分享、分憂,最後變成「無憂工廠」。「工廠生產線可以很smooth(平滑),」李傑形容,就像一條高速公路不會塞車。

例如,切削工件的刀具,是機械加工的核心零組件。加工過程中,刀具會逐漸磨損,降低效率、品質。

以往,必須靠大量人力監控刀具狀況,判斷更換時間。但透過生產即時狀態監控、智慧維護系統,降低不確定性,並基於數據指導,將刀具壽命最優化,達成「零當機」「零次品」與「零浪費」。

一如飛機上的安全提示,得先替自己戴好氧氣罩,才能幫助別人;鴻海目前的策略是先做好自己的工業互聯網,才能成為「賦能企業」,服務其他客戶。

李傑指著筆電螢幕上,一顆金黃、飽滿的煎蛋解釋,「蛋黃是核心產品,蛋白是我們給客戶的附加價值。」對鴻海來說,工業互聯網就是蛋白。

李傑相信,「追求數據為核心價值的產業是forever的(永遠)。」蛋白生意永遠做不完。

而鴻海在工業互聯網有四個F要走,從工廠(factory)出發,逐漸擴及至設備(facility)、場域(field)以及車隊、機群等(fleet)。

這四種應用環境各有不同的價值傾向。比如在工廠,以產品、生產過程為核心,更注重提質、增效、降本與減存;在場域,則更注重設備狀態保持、人員與任務匹配的優化。

除了工業互聯網,鴻海這一兩年最重大,在美國威州的投資案,也由李傑主掌。

郭台銘看中他在美國30多年的產官學研資歷,「對中美貿易戰很了解,幫忙建立所有關係。」

在鴻海仍是「新人」的李傑,如何用投入畢生研究、實證的工業互聯網,推動年營收超過5兆的集團轉型,絕對是鴻海未來的焦點。

關鍵字: 人物專訪科技職場生涯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