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號

典範大學1〉綜合大學第五名

六年關閉五所研究中心 中央將資源效率最大化

文 / 實習記者白育綸李建興      2019-07-01

六年關閉五所研究中心 中央將資源效率最大化

中央大學校長周景揚。



近來高教圈將「國際排名」視為王道,但「台成清交」永遠是國家重點國手,這讓緊追在後的中央大學,總有著淡淡的「遺珠哀愁」。

論資源,中央在高教深耕計畫中,僅爭取到交大四成預算;搶老師,北有台大,南有清、交不斷挖角。即便有近1萬2000名學生,被視為台灣「中」字輩龍頭,但「非頂大之首」,仍不免尷尬。

周景揚擔任中央校長第七年,他曾帶領過國家實驗研究院團隊、曾是國科會副主委,及台灣聯合大學系統(清、交、陽、中央四校結盟)的副校長,更曾在交通大學長期任教過。

到了一直想追趕交大的中央任職,周景揚很務實,努力扎根。根據《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 World Report)全球最佳大學排名,中央已連續四年超前交大。

從《遠見》2019年最佳大學排行榜來說,今年亦是中央表現最好的一年。尤其「國際論文合著比」以39.6%的高比率勇奪全台第一,比台大的33%、交大的28%,各多出6個及11個百分點。

聚焦招生外籍博士 找外部資源結盟

「與其臨淵羨魚,不如結網補魚,」一談起如何帶領中央,周景揚在一小時訪談裡,說了五次關鍵字「效率」。

過去六年,周景揚大刀闊斧關閉了五座績效不好的研究中心,也整頓疊床架屋的組織。

他深知在國立大學推動改革,不如私立學校迅速,面臨龐雜的公務程序。一次他參加校外會議,無意聽到許多校長幕僚互相抱怨:「校長們都像『過動兒』,在外面看到了風吹草動,不管合不合適,都要我們回來做。」這給周景揚當頭棒喝,更審慎推動改革。

他舉例,目前各學校流行全英文教學,卻未檢視合宜性,一下子投入過多資源,就會排擠其他課程。又如許多學校致力衝高外國學生就讀人數,打造國際生專屬獎學金,反而招致本地生怨懟。 中央選擇把資源聚焦在國內招生日益艱難的博士班,目前申請者有一半來自外國。

此外,周景揚也努力省錢,投資在教學與研究,他大膽的說:「我們不只不怕教育部不給錢,還要做最花錢的尖端研究,打世界盃。」

中央正籌設生醫理工學院,由各學院調派資源。在舊有系所,則讓教師尋找外部資源結盟,多年來中央的跨國合作案,遍布全球,上至大氣的汞監測、深至地底的歐洲強子對撞器研究。

另一方面,科研成果能轉化為收入,也讓周景揚自豪。前體育大學校長高俊雄曾問他:「為何中央在校方自籌收入的比例總能名列前茅?」相較於台大、交大擁有企業捐款,中央多以建教合作模式創造收入。看來中央已選擇出一條務實的發展路線。

>>2019台灣最佳大學完整排名看這裡!

關鍵字: 人物專訪高等教育技職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