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號

印尼插旗1〉力麗紡織海外首站,選擇落腳印尼

印尼力寶龍沒中國包袱 拚外銷更不忘拚內需

文 / 林讓均   攝影 / 賴永祥   2019-06-29

印尼力寶龍沒中國包袱 拚外銷更不忘拚內需

左起為華菱針織董事長特助賴盈如、印尼力寶龍副總洪宗祺、華菱針織印尼總經理李家程。



聚酯加工絲大廠力麗,三年前決定來到印尼投資,購入、重整老舊廠房,甚至投入兩億元建置廢水處理設備,除不受貿易戰火波及外,更要瞄準廣大的東協內需市場。

台灣紡織業上游的聚酯加工絲大廠力麗,深耕台灣40年,直到2016年才正式展開海外布局,首站就到印尼。

「我到印尼設廠,主要看兩個人,一個是我合資的當地大股東,另一個就是佐科威(印尼總統)!」獨家接受《遠見》專訪、力麗紡織集團董事長郭紹儀表示,佐科威的政治改革讓他有信心,決定插旗印尼西爪哇的萬隆縣。

今年58歲的郭紹儀,是創辦人郭木生的二兒子,辦公室有一張世界地圖,上面滿滿是圖釘,每插一根釘就代表又賣進一個國家。旗下力麗紡織與全台最大尼隆廠力鵬,產品早已賣到全球120個國家,做國際貿易已如呼吸般自然。

但因力麗、力鵬身處紡織供應鏈的中上游,資本、技術與毛利都比一般成衣廠高,因此過去30年台灣傳產紛紛西進設廠,力麗並未搭上熱潮。

直到近年,台灣產能已滿載、且轉型為研發高階材料的基地,力麗才開始思索把製造移到海外。

他的第一優先是越南,差點簽約買下南越平福省的一塊地。剛好那時一位謝姓印尼華人來訪,邀請他一起做大印尼紡織事業,這才轉向印尼,買下印尼大魯閣織染廠70%股權,更名為「印尼力寶龍纖維公司」。

西爪哇最大水庫旁 購足55甲地

原本大魯閣的印尼廠,占地42甲,郭紹儀再增購13甲,湊足了55甲地,足夠未來20年的發展。

幾乎每月都飛一趟印尼的他分析,目前印尼紡織界有四家聚酯原料、加工絲的上游廠,力寶龍是第5家,但以規模來看,已是印尼第二大。

實地來到位於西爪哇最大湖、最大水庫(Jatiluhur Dam)附近的印尼力寶龍廠區,廠區道路上有椰林樹蔭、廠房寬敞整齊,氣勢可比擬台灣任一個中型工業區,很難想像三年前力麗接手時百廢待舉的模樣。

2016年清明節那天,來此接掌印尼基地的印度力寶龍副總經理洪宗祺回憶,當時廠區圍牆崩壞、雜草叢生,村民甚至把整群羊放養在廠區中,「簡直是一個開心農場」。

當時,這個30載的老廠其實還在運轉,但產能不佳,700多個機台生產不到十種布。力寶龍接手後,只留下25%的機台,再添置最新式的平織機、自動穿鐘機與雙盤頭等機台,製作逾120個布種。

「印尼紡織業多停留在大宗規格的基礎水準,但力寶龍要走高值化路線,這才是我們的競爭利基!」轟隆隆的機台運轉聲中,洪宗祺望向一台台動輒新台幣上百萬元的平織機,指著機台上外加的黑色龍頭,表示這是織出各式緹花布種的祕密武器;而另一間廠房的雙盤頭機器,則能一個步驟織出雙層彈性布。

廢水處理設備砸2億 大展深耕決心

廠區中花錢最兇的,是一套近兩億新台幣的廢水處理廠,從養菌開始,讓廠內染整廢水經過生物分解,能符合排入農田的標準,以此宣示力寶龍扎根印尼的決心。

「我去印尼,不只要做工廠,還要拚市場!」近來以環保纖維打入蘋果供應鏈的郭紹儀指出,印尼力寶龍產能大約八成外銷,另兩成則供當地成衣廠,已與在印尼設廠的國內成衣龍頭聚陽實業策略聯盟,可望衝高內需營收。

其實,印尼力寶龍已接獲大單。東南亞叫車服務龍頭Go-Jek已下單,力寶龍將供應250萬碼布,包下全印尼的Go-Jek制服布料。

洪宗祺觀察,台灣紡織業在印尼想對抗外商、提升附加價值,非打群架不可。力寶龍已邀請台灣針織廠華菱到園區中設廠,未來還預計有Nike、寶成的指標性供應商隆昌加入。

「每次到印尼廠,總有一堆少女對我說『selamat pagi』(早安);回到台灣廠,跟我問好的全是歐巴桑!」郭紹儀笑說,姑且不論技術水準,平均年齡29歲的印尼,人口紅利還是高多了。

打算工作到80歲的他,也計劃在印尼建置寶特瓶回收造粒的產線,推展循環經濟。看來,那幅印尼廠區平面圖只會愈換愈大張,未來20年都將高掛郭紹儀辦公室牆上。

關鍵字: 傳產國際財經經濟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