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號

印尼現場〉似大象走得慢,跨大步卻可天搖地動

東協最大國細火慢燉 跨進印尼緊盯三大挑戰

文 / 林讓均   攝影 / 賴永祥   2019-06-29

東協最大國細火慢燉  跨進印尼緊盯三大挑戰


萬島之國印尼是東協最大國,2.68億人口的印尼被形容是大象,走得雖慢,但一跨起大步,卻會天搖地動!總統佐科威持續推動工業4.0等改革,可望吸納更多外資。

「大家看鏡頭,耶!」6月初,印尼過年「開齋節」最後一個假日,兩位蒙著頭巾的印尼婦人帶著7、8個孩子,在雅加達剛開通的捷運車廂上,請警察幫忙照相,一家子嘻鬧成一團。

一名路過的女性站務人員見狀莞爾一笑、對《遠見》記者表示,這裡已是終點Bundaran HI(飯店圓環站),但他們沒有下車,顯然要再玩回去。

「逛捷運、吹冷氣」已成為印尼首都雅加達的新全民運動。這條搶在今年4月總統大選前開通的捷運,只有13站、16公里,卻花了整整20年才蓋成。

6月中,雅加達第一條輕軌列車也開放民眾試乘,由印尼獨立建造的輕軌,全長5.8公里、共6站;而整個印尼第一條輕軌在蘇門答臘島上的巨港市,去年已正式啟用。

貿易戰轉單 促印尼產業升級

有「印尼歐巴馬」之稱的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2014年上任以來,努力基礎建設、拚經濟,績效也展現在外人投資金額(FDI)上。

外人投資印尼5年來都維持在300億美元的高水位;世界銀行的經商容易度總排名,印尼更從2013年第128名,躍升至第73名,等於佐柯威上任以來,躍升55名。

印尼已經和你想的不一樣。7月接任亞洲台商總會長、剛卸任印尼台商總會長的萊信企業董事長賴維信觀察,台商對印尼的印象總停留在「落後」「排華」;但事實上,佐科威上任後大興土木,包括打穿爪哇島的東西向高速公路、遍及各大島的道路橋樑與港口的基礎建設,遠勝過去70年的總和,進步看得見。

「不像越南大火熱炒,印尼是細火慢燉的市場,」賴維信比較,2.68億人口的印尼,比越南發展慢一點,但後勢看好。

中美貿易戰,讓中國製造提早畫下句點,動作慢的印尼逮到越級打怪的機會。

首先,轉單效應已出現。近來投資印尼的台商,最指標者莫過蘋果供應鏈、電子五哥之一「和碩」,已在靠近新加坡的印尼巴淡島上設廠,組裝網通產品。和碩董事長童子賢也曾對媒體透露,未來旗下的IC載板廠景碩、軟板廠復揚,都在評估巴淡島設廠的可能性,而印尼的投資地點也可能擴及至東爪哇省。

至於勞力密集型的傳產大咖,諸如寶成集團、聚陽實業,近來也不約而同加碼印尼。

在越南擁有15萬勞工的寶成執行長蔡佩君就示警,「越南已無便宜工資」,因此加碼印尼。而聚陽董事長周理平在印尼已有8個廠,計畫再開新廠,將印尼產能占比調升至整體的38%~40%,可望取代越南第一大生產基地的地位。

據了解,越南的平均月薪(含社福與加班費)約300美元(約9300元台幣);而印尼區域差異甚大,但平均月薪還離300美元有段距離。

全球大咖搶卡位 內需市場誘人

印尼是全球第四多的人口國,平均年齡只約29歲,為產業帶來豐沛勞動力。

尤其,印尼充沛的人口紅利,為勞力密集型產業提供強大奧援。

「印尼每年出生約500萬個新生兒,五年就生贏一個台灣!」駐印尼逾兩年半的駐印尼台北經濟貿易代表處大使陳忠指出,印尼是東協最多、全球第四的人口大國,年齡中位數約28歲、40%人口年齡低於24歲,除了可提供勞動力,同時是一個潛力十足的內需市場。

陳忠提醒,中美貿易戰後,各國業者加速卡位印尼,前三大外商投資國就是日、中、韓。剛開通的雅加達捷運雖有台灣工程團隊的貢獻,但由日商主設計、興建。而印尼首條高鐵、連接雅加達與萬隆的雅萬高鐵,則是中國一帶一路的指標項目。

再從雅加達望向西北角,西爪哇省的芝勒貢(Cilegon)是著名鋼鐵城,印尼國營克拉克陶鋼廠(Krakatau)和韓國鋼鐵龍頭浦項(Posco)合資的鋼鐵廠,正在此轟隆隆地鍛鍊印尼的工業大夢。

「蘊含龐大商機的印尼就像一隻大象,雖然走得慢,但一跨起大步,卻會天搖地動!」陳忠觀察,佐科威下一個五年將推動工業4.0、e化政府、數位經濟,並打造在地產業鏈,可望提升印尼投資環境。

貿易戰驅使產業鏈焦急地向印尼敲門,而印尼內部則悄悄產生聚落位移。

「印尼號稱萬島之國,由17000多個島嶼組成,但65%人口都聚集在爪哇島上,」雅加達台灣貿易中心主任廖俊生指著牆上地圖,找出狀似一葉扁舟漂浮於印度洋的爪哇島,表示印尼人口高度集中於爪哇島西邊、以首都雅加達為政經發展中心。

他表示,雅加達市超過1000萬人口,而由雅加達、茂物、德波、坦格朗、勿加泗組成的大雅加達區,以各城簡寫合稱為JABODETABEK,就聚集了3000萬人口。此區政經活動頻繁、品牌商聚集,帶動汽機車零配件、鞋業等聚落,產業鏈最完整,但工資也居全印尼之冠。

廖俊生觀察,隨著投資增多,產業正往爪哇島東側移動,像是景里汶(Cirebon)、三寶瓏(Semarang)、泗水(Surabaya),成為設廠的新興據點,「2019年,雅加達省的最低工資約39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8600元),但愈往東移,就可能少一條(100萬印尼盾),甚至少一半!」

挑戰1〉勞動力雖多,但找人才難

入境隨俗、每天穿Batik(印尼傳統蠟染花色)襯衫的廖俊生提醒,印尼87%人口信仰回教,來此設廠、做生意,一定要順應民情,重新學管理。例如回教徒一天祈禱五次,最好設專門祈禱室。

嫁到印尼17年的台灣人賴珩佳,出版《那些你未必知道的印尼》一書,被視為是印尼入門書。「在印尼找人容易,但找人才,好難!」夫家是印尼知名鋼鐵集團,賴珩佳觀察營運現場必須有更多「細節管理」。

賴珩佳舉例,公司雖針對每座機台寫出一本厚厚的SOP手冊,讓員工按表操做,但總有缺漏之處,這時華人員工可能會發揮創意,自行摸索解決之道;但印尼員工卻會直接停掉機器,「手冊上沒寫該怎麼做啊!」往往得等請原廠來整修、再把解方寫進SOP裡,整條產線才得以重啟。

前進印尼前必須了解,印尼產業界普遍面臨供應鏈與技術斷層,急需人才教育。

「客戶常叫我幫他訓練員工,我乾脆自己出來開學校!」耕耘印尼近30年的印昌國際董事長高應昌,原本從事工具機貿易、開設鍛造工廠,2016年又創立「福爾摩沙技術中心」,幫廠商訓練人才。

實地到雅加達一個小時車程外的福爾摩沙技術中心,約450坪二層樓的空間,放著從台灣運來的各式CNC車床與自動控制設備。他花了8000萬台幣打造這個學習廠房,去年完訓100位種子教師,今年7月底又要迎來另一批。

他是這麼打算盤的:如果一位老師一年教20位學生、一教20年,那每訓練100位教師,就能影響4萬個學生。一旦這些學生慣用台灣機器,等他們進入產業界,將帶來多大的採購商機。

目前在印尼有約1600個高工與技術學校,但大多沒有機台實作,福爾摩沙開創出印尼獨家、雙方政府對接的產學合作方案,替CP值相對高的台灣工具機業者培養當地人才。自嘲黑手辦教育的高應昌,還打算另置土地、籌設技職學校。

挑戰2〉避免宗教、工會挑起對立

從福爾摩沙學校所在地坦格朗往西開車半小時,來到西蘭縣(Serang),全球最大氣門嘴廠六暉,占地7甲的印尼廠就座落於此,該廠產能九成內銷印尼。

一進六暉廠區就望見大大紅字「PASTI」立在道旁。「PASTI就是印尼文的『確定』,提醒員工要精準!」落腳印尼26年、9年前幫六暉在印尼購地建廠,之後出任印尼總經理的邱忠烈說,印尼員工好相處,但就怕生活中的「差不多」態度帶進工作。

他指出,印尼人對許多事隨和以待,兼容300個種族、六大宗教,但仍對宗教、政治極其敏感,尤其近期又因總統大選挑起排華情緒。

「就怕有理說不清,要搶在第一時間處理,否則容易擴大事端!」陳忠回憶,有一回印尼過年除夕,接獲台商緊急來電,表示有村民檢舉公司商標褻瀆印尼國旗。原來,該公司商標是紅白兩色組成,跟印尼國旗如出一轍。陳忠聞訊,即刻要台商準備簡報,對警方說明企業歷史,這才順利過關。

此外,在印尼五個人就能組成工會,且工會屬一條龍運作,個別企業的工會往往再往上,與區域級、中央級的工會串聯。除了工會,村里勢力也大。2015年到印尼建廠的橡膠業龍頭建大輪胎,近五年來發生不下十次圍廠事件,都是因為村里地頭帶著村民來抗議「為什麼不用我」。

「已盡量聘雇當地人,但有些技術人才,他們就給不出來啊!」後來,建大印尼副總曾勝敦將求才海報,張貼在村長辦公室,此舉有「拜碼頭」的禮數,同時將徵才過程透明化,讓對方知所進退。

挑戰3〉不只做工廠,還要拚市場

台商來印尼若只是為了躲貿易戰、做外銷,那有如「坐在寶山上而不自知」。中國信託商銀印尼子行總經理黃豐志分析,印尼GDP六成靠內需、四成才是進出口,所以台商最好有內、外的雙面布局。

像建大印尼廠,初期以外銷為主軸,近年已拉高內需占比至六成,未來三年有機會調高至八成。

找出市場需求,永遠是營銷的第一步。曾勝敦觀察,印尼人慣常以摩托車搬運重物,農村地區還得上山下海。因此,建大7月在印尼上市的新型機車輪胎,就標榜兩大特色:載重力多25%、抗穿刺性多37%,期待在這個一年銷量600萬輛摩托車的東協最大國中,打響「KENDA」品牌。

黃豐志也提醒,想賺印尼盾、做進出口生意,得留意匯率風險。尤其中美貿易戰開打,亞幣全面走跌,印尼盾也從去年元月兌1美元約13000元,一度下殺至15200元。他分析,隨著佐科威改革紅利發酵、投資環境國際化,匯率可望趨於穩定。

想要跨進印尼這個東協最大國,門檻不低,得先扛住上述三大挑戰。

關鍵字: 國際財經傳產經濟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