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號

越南現場〉訂單、資金蜂湧而至,「塞港」成常態

越南廣簽FTA磁吸產能 投資爆量當心熱過頭

文 / 邱莉燕   攝影 / 陳之俊   2019-06-29

越南廣簽FTA磁吸產能 投資爆量當心熱過頭


今年1月到5月,越南外資投資金額就比去年同期成長近七成,多達88個國家和地區前仆後繼抵達,各工業區迎來無數的考察團,資金如潮水般席捲越南,但也出現不少後遺症,值得關注。

人人見過塞車,但可曾見過「塞港」嗎?越南最大碼頭胡志明市卡萊港(Cat Lai),自今年5月中美貿易戰升級後,就爆發了「大塞港」。

貨物上下比龜速還慢,一輛輛貨櫃車堵在臨港的馬路上,炎熱天氣更令司機心煩意亂。除了塞貨櫃車,船也會塞,百條船隻被迫擁堵在港口外面進不來。

越南港口為何突然熱起來?背後原因是一大批規避中美貿易戰的中國製造業者,從中國轉單到越南生產。越南是轉單受益最多的國家。

貿易戰無止無休,導致中國對美出口嚴重衰退,但越南恰恰相反驟升。越南統計總局調查顯示,今年1~5月越南對美國出口226億美元,成長28%,遠高於其他國家。

提到可恨的塞港現象,越南台幹、昱台國際物流越南代表趙立超抱怨說:「卡萊港本來就很擁擠了,中美貿易戰讓情況變得更惡劣。」

縱有怨言,昱台的生意卻明顯變好。這家國際物流公司扎根胡志明市已經25年,25年來營運平淡,自2018年貿易戰開打,情況完全改觀,業績一路往上衝,今年前4個月增加了約3、4倍的貨量。「貿易戰打得愈激烈,我們愈受益,」趙立超私下開玩笑說。

從外商投資,也可看出越南熱絡的狀況。今年1~5月外資投資金額高達167.4億美元,比去年同期成長69.1%,創下3年新高。多達88個國家和地區前仆後繼來到越南投資,依照投資金額排名,第一名是香港,其次是韓國、新加坡,中國大陸排第四,日本第五。

越南僑務委員簡智明判斷,港資和星資以投資不動產居多,陸資則是設廠,生產輸美產品。

「外資如洪水」 考察團絡繹不絕

「很多台商轉移產能來越南,陸商來得更多,」同時是和鼎隆建築董事長、專門幫企業在南越蓋廠辦的簡智明說,以前他的客戶以台商居多,現在大陸客戶成為第二主力。

投資越南的大時代來臨,也在房地產釋放出蝴蝶效應。

來到「越南王」富美鑫的Midtown建案,位於西貢河與湄公河的支流交會處,第四期正在銷售。5月26日一開賣,兩房房型立馬賣完,三房八成售罄,一部分買家是工廠台幹及陸幹,攜家赴任。

「越南起來,我們一定會起來,」富美鑫副總裁兼發言人夏立言表示,來越南的投資者變多,對住宅開發商自然有正面效應。

越南「接收」大陸搬遷的工廠與產能,一波又一波,走一趟工業區最有感。

車子從平陽省政府行政中心一路往北開,途經美福工業區、寶鵬工業區到跨省的平福工業區,貨櫃車平均每隔1分鐘駛過眼前。凡有空地,一定挖土機和推土機集聚大興土木,蓋得如火如荼。

越南最大工業區開發商、工業投資及發展總公司(Becamex),近年來總是門庭若市,考察團絡繹不絕。在這裡工作10年的台灣代表黃瓊玉,幾乎每天接待3、4團、至少10家企業以上,感覺「蜂擁而來的外資,如同洪水一樣快把人淹沒。」

「平陽省現在很多工業區已經沒地了,我們來不及開發,」黃瓊玉不禁大呼,工業園區開發的速度趕不上這些考察團公司搶地的速度。

投資熱潮,正在全越南延燒。

北越環繞首都河內的北寧、北江、海防、海陽與河南各省,皆見台灣製造大廠啟動新產能。其實電子零組件供應鏈尚不完整的越南,能迎來這麼多台灣高科技廠,是少見的現象。

包括電子五哥中的鴻海、仁寶,顯示器大廠瑞軒、網通業的啟碁、正文、智易,還有神達旗下工業電腦品牌神基、國巨旗下被動元件廠奇力新。健身器材大廠喬山在北寧順成工業區的生產線,亦於4月23日動土。

在越南蓋過數百個廠辦的和鼎隆建築董事長簡智明(右),關心女兒簡子沄負責的大陸客戶新廠進度,陸商現是該建築公司的第二主力客戶。

北科技南傳產 台商布局聲勢大

再看到「南越金三角」的胡志明市、平陽省與同奈省,台商轉移產能同樣聲勢浩大。

最新動土的是6月6日,台灣耳機大廠安普新的寶鵬工業區新廠。由安普新基地再往前200公尺,是另一家戶外家具台廠維信,早一個月開挖地基。

另,世界最大花園工具製造廠慶璉集團、世界最大燈飾廠貿錦、亞洲第一大家具製造集團台昇和輪胎大廠建大工業等,先後以快速度新起爐灶。

新建廠房從北一路開到南,把越南變成一個大工地。「越南有我最夢寐以求的工廠,」也擴大越南投資的建大工業總裁楊銀明說,建大越南廠目前僅次於大陸昆山廠,但明年產能會從4000條急拉到2萬條,超越昆山廠,「因為中美貿易戰,很多輸往美國的輪胎,要撥給建大越南廠製造。」

為何大家紛紛投向越南?主因是「越南簽了很多FTA,」瑞軒科技董事長吳春發點出背後關鍵。

越南在中南半島諸國中獨樹一幟,與很多國家和地區均簽署了雙邊跟多邊貿易協議,不管是日本主導的CPTPP(跨太平洋伙伴全面進步協定),還是RCEP(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係協定),並與歐盟與九個國家簽訂FTA,又是東協成員國,產品輸美輸大陸銷東南亞,關稅皆有優惠。

但當這麼多國家與企業同時瘋狂湧進越南時,卻也令這個國家拉起了警報。

「後遺症已經出現,」平陽省台灣商會會長吳俊瑩觀察,越南的基礎建設其實無法負荷,社會資源也有限。

人口近億的越南,近期已出現缺工;勞工薪資調漲了7%,高於政府規定的5%;工業區更一地難求,地價至少漲了三成,有些地方甚至一倍。

有大陸企業進軍越南,急著搶地搶產能,直接開出高價併購越南在地台商。

在越南經營11年、生產貨架和手推車的天佑總經理謝佑昌,察覺到自己成了越南投資過熱的「受災戶」。由於轉單效應,天佑產能滿載,計劃擴廠,找好一塊土地準備談價格時,發現跟去年土地均價1平米50~60美元相比,現在已經翻倍至120美元,「未蒙其利,先受其害」,但也只好忍痛買下去。

原產地證明的取得門檻也變高。這份文件對外銷美國至關重要,有了它,才可以免去加徵25%的關稅。謝佑昌拿出原物料用表,註明清楚原物料在當地採購的比例,以前只要40%,如今攀升到70%。

大陸同業驟增,他們善用削價手段打擊對手。從事板材加工的越南台商、金巨大二代陳柏璇也深受其苦。以木板貼皮為例,10年前的材積報價0.3美元,去年變成0.22美元,日前又降到0.18美元,「我們的毛利從10%跌到不到5%,」陳柏璇說。

工人的流動率也無預警飆高。陳柏璇廠內拼花部門本來有110位工人,1月底過完越南農曆新年,剩90人。

儘管如此,越南這條新出路,還是最安全。投資越南熱潮,短期內仍不會消停。

關鍵字: 國際財經傳產經濟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