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號

台商求生術〉企業大廠選擇加碼台灣

面對台灣五缺困境 程泰、和大如何逆境求勝?

文 / 林鳳琪   攝影 / 蘇義傑   2019-06-29

面對台灣五缺困境  程泰、和大如何逆境求勝?

程泰集團董事長楊德華。



面對貿易戰坐困愁城,台商唯有找到新出路才能拚活路。加碼台灣成為選擇之一,但台灣五缺窘境未解,台商該如何找利基?程泰、和大的作法,或可幫助台商逆境求勝。

這陣子,急著分散產能的台商,猶如熱鍋上的螞蟻,選擇回到熟悉的台灣是最快的,但是「五缺」怎麼解決?

和大集團董事長沈國榮指著中科總部窗外說,方圓五公里,每坪要價近30萬元,光買地建廠,成本就要50多億。和大算是幸運的,因為提早布局,還有機會進駐每坪3.5萬元的嘉義大埔美。現在,就連二期,也全滿了,想去也沒地了。

第一太平戴維斯總經理黃瑞楠分析,土地成本過高,台灣製造將失去優勢,每坪20萬元已是上限。科技廠若能進駐科學園區,只租不買,可大幅降低設廠成本,但科學園區多已飽和,不見得有合適的廠房可以進駐。

健身器材龍頭廠喬山科技第二代女兒嚴雅芳則悠悠提起,喬山睽違24年後,近來想再次投資台灣,但光為了擴廠,要將「毗臨土地變更工業用地」,就耗時二年多。「這還不是最挑戰的,『人才』更難找,大家一聽到傳產,都不想來,」為因應缺工,喬山除了升級智慧倉儲與產線,也自己訓練智慧製造人才。

對「人才慌」恐懼,讓電子五哥英業達董事長卓桐華也大嘆,「Google也跑來湊熱鬧(Google加碼投資台灣,新北設總部擴大徵才),」雖然只是一句玩笑話,卻也點出卓桐華對於台灣「人力缺口」的焦慮。

缺電,更是揮不去的陰影。卓桐華以英業達過去在馬來西亞檳城經驗為例,「一次下大雨,檳城整個淹水停電,我們員工只好回家休息,但是英特爾還可以繼續生產,為什麼?因為人家的發電機是美國軍用的,一停電,馬上派軍艦送過來。」

他開玩笑說,「南科如果缺電,一定是把益通(英業達轉投資公司)的電停掉,去給台積電用,不可能是停台積電的電,給益通。」

面對貿易戰困境,台商又該如何逆境求生呢?

台商求生術1〉程泰:兩邊壓寶、橫向互補、產線升級

台灣CNC龍頭廠程泰集團的作法,值得參考。來到程泰位於嘉義大埔美廠房內,員工進進出出忙著趕工,一台高5公尺,重達200噸的龍門加工機,是美國航太客戶訂購。廠區另一邊,好幾台中型工具機,也已打包妥當,等著出貨。

「我們這個新廠,是業界少數可生產大型龍門加工機,技術門檻較高,主要針對飛機、軌道等製造業客戶設計,」70多歲的董事長楊德華現身工廠,腳步輕快。

楊德華去年接受國際媒體《彭博》採訪時便斷言,貿易戰不會善了,「本來每年外商投資大陸近2000億美元,現在縮小到幾百億了,」「他不是一刀斃命,而是打打停停,讓你有機會喘口氣,趕緊逃命。」

因此,他早就啟動回台,發展技術門檻較高的大型龍門加工機。去年底,嘉義大埔美一期啟用,楊德華又宣布加碼投資20億元擴建二期,打造高質化大型、航太與能源工具機,是集團未來5到10年發展重心。

嘉義陽光充足,他計劃在工廠屋頂做太陽能發電;引進豐田管理,優化流程,提高毛利;缺工部分,正跟鄰近的大學、技術學院談合作。

只是大陸市場仍占集團營收50%,蘇州仍繼續擴建新廠,否則大陸已開始對台灣機械課徵反傾銷稅,此外,「台灣跟美國沒有FTA,現在關稅4.4%,未來可能提高到15%,我們也在評估美國製造的可行性,」楊德華說,兩強爭鬥下,他必須兩邊壓寶。

台商求生術2〉和大:加碼縱向整合、智慧製造

和大董事長沈國榮除了主輪胎業華豐,產業縱向佈局,更積極在台打造無人工廠,克服人力成本挑戰。

「這一次,像溫水煮青蛙,會痛很久,而且看不到盡頭,」和大集團董事長沈國榮觀察,這一波反應快的,早就開始移動了。而供應鏈大遷徙,也已在各國造成搶地、搶人現象,「越南、緬甸、柬埔寨地價一日三市,泰國也傳出缺工。」

做為特斯拉電動車傳動齒輪與軸類主要供應商,沈國榮觀察,特斯拉雖然也去大陸設廠,但關鍵技術仍留在美國,關鍵零組件,也只給台灣做,」和大因此很早就選擇兩地布局。但台灣人力成本與缺工問題,一直是揮之不去的陰影。

前幾年,沈國榮也曾考慮到東南亞設廠,後來想想,五年後,仍得面對升級與人力問題,「不如回台灣,直接升級智慧製造,一次到位。」

沈國榮打算加碼200億元在台灣擴充智慧產線,他算過,若以電動車一號零件生產線估算,一班需工28人,一日二班;但更換機械手臂後,一班只需六人,兩班僅12人,可省下近八成人力。傳統人力成本,每人每年約55萬元,換成機械手臂每台成本約100萬,取代一日二班人力,等於一年就能回本,第二年開始,免費服務,也不用調薪。

程泰與和大皆以轉型智慧製造,克服回台布局的人力挑戰。只要策略清楚,危機也是轉機!

關鍵字: 傳產經濟兩岸財經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